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二章少年多苦难,冷眼看世界

一抹流云.QD | 发布时间:2021-06-11 | 阅读次数:13156

过自己为什么要活着,他每日再重复着被镇上的小孩被欺负的生活,每日再重复着摇尾乞怜的模样向路人要吃的,每日都体会着饥饿与身上河道清淤带给的痛疼。就这样王大魁居然撑过了五年,而五年的时间他没见过了太多的幽暗,这让他年幼的心灵急速的逐渐成熟,九岁他了比许多十...

  王大魁原本也不是一个乞丐,六岁那年他也有父母,不过随着一场火灾葬送在了火海当中,所有房舍都毁于一旦,田地被镇上最大的一家地主随便找了个理由一个子儿都没花便归为己有。而王大魁从那时起便正式成为了这青阳小镇的一名小乞丐,六岁痛失父母,独自在这小镇上行乞为生。六岁那年王大魁并没有多少记忆,他只记得那场大火,他只记得自己叫王大魁。王大魁不知道自己活得那么苦,可是为什么每天还要挣扎着活下去,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要活着,他每天重复着被镇上的小孩欺负的生活,每天重复着摇尾乞怜的模样向路人要吃的,每天都感受着饥饿与身上清淤带来的疼痛。就这样王大魁竟然撑过了三年,而三年的时间他见过了太多的黑暗,这让他幼小的心灵飞速的成熟,九岁他已经比许多十三四岁的孩童还要成熟,当然是心理的成熟。迷迷糊糊中王大魁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见自己捡了一个会吸血的戒指,然后进了戒指里面又捡到一个会吸血的大书。当王大魁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在灰白之色的空间里面,这个空间足有百丈大小。“哦!天哪,赶紧让我醒来吧,我今天还没有去要饭呢,会饿肚子的,我不要再做梦了,万一永远醒不来了怎么办啊!我这辈子一直在受苦,还没有享过福呢。”王大魁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还在梦里那个空间,顿时不淡定的乱嚎了起来,也许只有大声的吼叫才能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嗯?这不是那本书吗?《大吞噬魔神真解》?”“不对啊,我不是不识字吗?而且大夏帝国的文字也不是这样的啊!”“诶!算了,既然识字了就打开看看吧!”在小声的嘀咕中王大魁吃力的将那长宽一米大小的书籍翻开。“筑体篇《吞噬魔拳》,还带图画的啊!”王大魁翻开书籍的第一页便看到在书籍最上方写着筑体篇《吞噬魔拳》,然后下面则画着一个无面小人,这个小人在做着一些稀奇古怪的动作,而每一个动作的下方都会有详细的注解。“天啊!难道这是一部修炼功法,是那些说书先生讲的修道士?要不然那枚戒指怎么会主动吸我的血,这书籍也是吸了我的血,我才能看懂的。”“是了,一定是修练功法,哇哈哈!!!我王大魁终于有出头之日的那一天了,咕咕....”“呃,就算是有修炼功法可是他现在不能当饭吃啊,好饿啊,如果能出去就好了。”正当王大魁兴奋不已的时候肚中传来“咕咕”的叫声,这声音一响,一股强烈的饥饿之感袭上全身。当王大魁脑中一想起出去的念头,他便感觉眼睛一花,然后便出现在了原先那个昏暗的胡同里。虽然现在日正当空,可是这胡同依然少有人至,因为这胡同是李员外家的后墙,与高财主家的后墙组成的一个胡同,是专门方便下人外出采购或者倒馊水而开的后门。所以王大魁会时不时的来这死胡同里碰碰运气,看有没有什么剩菜剩饭什么的倒出来,由于来的次数多了也就跟着两家的看门狗混熟了,所以拿点它们的吃食它们也不会乱叫或者咬他。而这次算王大魁倒霉,刚好碰见在后院玩耍的李家小少爷出来逗狗玩,刚好被他撞见王大魁拿着一大块肉骨头准备离开,所以就有了他被打的情形。在出来之后王大魁甩了下脑袋后确定自己是真的出来了,便左右看了下,发现没有人,顿时长舒了口气,万一被人发现自己凭空出现指不定会被人抓起来严刑拷打一番。“诶?那戒指到哪去了?”王大魁出来之后发现那火红饿戒指并不在自己身上,于是趴在地上东找西找起来。“喝!原来在这旮旯里面,差点找不到了,这可是个宝贝,不能丢了。”在终于找到戒指之后王大魁将戒指塞到自己束裤子的布腰带里边,用手拍了几下腹部然后脚步虚浮的向胡同外走。青阳镇,虽然仅仅只是大夏帝国的一个荒远小镇,但是却一点也不荒凉,相反,这青阳镇还十分的繁华,由此可见这大夏帝国有多么的繁荣。但是在繁荣昌盛的帝国也避免不了乞丐的存在。“大爷,赏小的一个铜板吧,我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小的一看您便知道您一定是的大富大贵之人,一定会长命百岁的。”王大魁此时在青阳镇的青阳街上吊在一个打扮阔绰,油光粉面的中年人后面一边说着好话一边向其讨要着铜板。“走开,走开,别打扰老子逛街的心情,再缠着我,小心我揍你丫的。”那中年人被青阳缠的不耐烦了,大手一挥便扔了一个铜板在王大魁的脸上。“哈哈,谢爷了,您一定好人有好报。”说完之后王大魁便一脸欣喜的捡起地上的一个铜板,紧紧的攥在手里,继续开始乞讨。王大魁在街上乞讨了半天,可是就讨到了一枚铜板,只够买一个馒头,根本吃不饱,无奈之下王大魁只好来到云来客栈的后门处。而此时正值中午时分,云来客栈的生意十分的好,几乎是座无虚位,这客人多了,其吃剩下的残羹剩饭也就多了,所以这运来客栈的后门也是其经常会来的地方之一。当王大魁来到客栈后门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六七个小乞丐,他们也都是无家可归的孤儿,为了生存而毫无尊严的苟活着,而王大魁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当然从他被李员外家下人殴打的时候一声不吭还有眼中闪过的寒芒,也许他内心的深处并不像他表露出的那样毫无尊严廉耻。王大魁见这里已经围了六七个小乞丐便知道自己来晚了,但是他依然快步走去,尽力向着最前方挤去。“哼!王大魁,你又想被打吗?竟然敢跟我们抢位置,去你的吧,滚一边去。”正当王大魁想要占据一个好点的位置,好在运来客栈小二将残根剩饭提出来时能够抢到好点的食物时,前方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一把掐住王大魁的脖子向后推了一下,然后一脚将他踹了出去。“不长记性的家伙,看你满身清淤伤痕,肯定是又被人打了,不好好躲一边养着,还敢过来抢位置。”虽然王大魁的骨架看似比较粗壮,可是常年的营养不良,也导致他的身体十分孱弱,所以他被那男孩轻松的两下就撂倒了。“哈哈!!!老大,你真厉害,上回你要收他做小弟,让他献点礼他都不肯,活该他只能捡我们挑剩的饭菜。”王大魁对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刚才也是自己被饿晕了,看见门口已经被人围住,心急之下也上前挤去,结果就被那小乞丐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乞丐给教训了。被那乞丐踹了一脚之后王大魁倒在地上吃痛的捂着腹部,艰难的喘了几口气,眼神阴冷的盯着那些背对着他的小乞丐们。“吱呀!”“哦!门开了,有东西吃了!”随着“吱呀”一声响起,运来客栈的后门被打开,而里面一个小二则是将盛放着剩菜的木桶放在门口,然后充满不削的吼道:“急什么急啊!别把桶弄倒了,否则有你们好看,快点的将这些剩菜清理干净,一会我再过来换桶。”说完之后那小二便捂着嘴巴赶紧的离开了。“嗯!好好吃啊,还是热的呢!”“唔!这块骨头上竟然还有一坨肉,真香!”“别抢,这半个满头是我先捞到的,上面沾了许多菜汤,味道比干馒头好多了。”王大魁看着那些争先恐后的争抢着实物小乞丐们,虽然他很饿,但是此时的他哪有力气争得过那些乞丐。他只有默默的走到那后门的墙角处,蜷缩着坐下,双手环抱着膝盖,下巴低着膝盖眼中满是冷漠之色默默的看着那些争抢着残羹剩饭的乞丐们,而他此时心里再次响起了自己时常会思考的问题。“我的生活中没有一天能吃的饱饱的,每天都在受着世人的冷眼嘲讽,喝骂,地位比之狗还不如,这样的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死了解脱算了。”“不,我不想死,为什么一想到死我就害怕呢,即使是受在多的苦难我都没有勇气去死,也许生存是每一个人的本能吧!”“也不对,我不怕死,我是不甘心,为什么那些人吃着山珍海味,而我只能看着,为什么那些人身着锦衣,而我则永远的衣不蔽体,为什么别人能过的比我好,比我开心?为什么别人能支配我的命运,想打我就打我,想杀我就杀我,连官府都不会过问一下?”“对了,那是因为别人有权有势有实力,而我则是一个什么也没有的瘦弱小乞丐而已。”“呵呵,怎么?很不甘心是吗?不甘心的话就跟着我崇黑虎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