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一章三鬼斩清虚,乞丐得机缘

一抹流云.QD | 发布时间:2021-06-11 11:05:25 | 阅读次数:7548

三个月之久,垮了足足一个州的距离才将他重伤的牛鼻子尝一尝我的刑魂之法。”玉清虚慢眼的不甘心之色望着将自己被包围在中间的邙山三鬼,这三鬼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相同的颜色,大鬼脸色发青,二鬼脸色泛红,三鬼脸色泛黑,虽然他们都长着一双铜铃大眼,朝天鼻,獠牙...

  “桀桀!!!玉清虚,你现在已是强弩之末,识相点将那本你得自太古神魔战场的秘籍交出来,我邙山三鬼还能放你你魂魄转世,有来世重修的机会。”“吓吓吓!!!二鬼,那么多废话干什么,直接将这牛鼻子的魂魄抽出来,如果那秘籍不在他的身上,那么咱哥仨就天天折磨他的魂魄,吓吓吓!!!魂魄之痛可是肉身之痛的百倍啊,我不信这牛鼻子不说。”“吼吼吼!!!大鬼,二鬼,你们就知道空嘴说,看我三鬼的手段,我要这个让我们追了三个月之久,垮了整整一个州的距离才将他重伤的牛鼻子尝尝我的刑魂之法。”玉清虚慢眼的不甘之色看着将自己包围在中间的邙山三鬼,这三鬼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不同的颜色,大鬼脸色发青,二鬼脸色发红,三鬼脸色发黑,但是他们都长着一双铜铃大眼,朝天鼻,獠牙口,如果不算脸色,这三人就向三胞胎一样,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是三胞胎。伸手擦掉嘴角的鲜血,讥讽的说道:“哼!就凭你们这三个人不人鬼不鬼的肮脏的垃圾,也妄想抽我的魂?”“我堂堂三品宗门天道宗弟子岂是任你这等腌臜货能羞辱的,如今我虽然是跑不掉了,但是我就算是拼个魂飞魄散也要让你们付出代价。”当玉清虚完这话之后,脸色突然有惨白之色变的红润非常,然后就如同没事人一样迅速飞出邙山三鬼的包围圈。“喝!”随着玉清虚一声大喝,其身后出现了一头浑身红色三丈大小,腹生三足的飞禽,不过这飞禽不是实体乃是魂体。三足飞禽出现之后仰天一声长鸣,浑身羽毛抖动,飞落了一根尾翎,然后再玉清虚的操控之下飞向邙山三鬼,并且喷出滔天金炎,而他本人则是手执长剑,刺向邙山三鬼。“吼吼吼!玉清虚,你也就神通境的神魔,还没有达到法相境界,你还没有练成神魔之身,化身金乌神魔法相,就凭你这金乌之魂也敢放出来?看来你是真的想魂飞魄散了。”三鬼见玉清虚竟然放出孕养的金乌之魂来对付他们,不削的笑道。而这时大鬼也说道:“三鬼,放出魔神之魂,将他的金乌之魂缠住,我和二鬼将他的肉身斩杀。”“吼吼!!!大鬼,放心,我的黑狼魔神也不是吃素的,同为养魂境界,我还怕他不成。”说完之后三鬼便大吼一生,其身后跃出一头比金乌略小一些的黑色魔狼。黑狼出现之后同样张嘴喷出滔天黑雾,将金乌的金炎拦截住,但是在玉清虚近乎疯狂的反击之下,三鬼的黑雾正在慢慢的消融。而大鬼二鬼则是一人手持一把鬼头大刀,迎向玉清虚。在交战了几个回合之后,玉清虚脸色渐渐重新变得惨白,似是秘法时间将过,支持不了一会了,而他也是边战边退战场都已经转移了千多米了,他的金乌之魂也变得越加的虚幻。“桀桀桀!!!玉清虚,你差不多油尽灯枯了吧,那么我们也就不陪你完了,受死吧!”说完之后大鬼二鬼一前一后包夹住玉清虚,鬼头大刀迅速的砍向玉清虚。“扑哧!”随着大鬼二鬼的大刀落下,力竭的玉清虚被他么两个砍成了三段,鲜血四处挥洒,染红了一片草地,但是玉清虚那飞出去的头颅却诡异的笑了一下,然后吐出他人生中最后的一个字。“暴”随着“爆”字一落,他的金乌之魂陡然间发出耀眼的金光,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嗷唔!”“他娘的,玉清虚,活该你魂飞魄散,竟然玩自爆,呜呜!!大鬼二鬼,我的黑狼之魂受重伤了,没有个十几年的孕养是恢复不过来了。”“桀桀!!!三鬼别担心,我这有颗养魂丹,只需三年你便可痊愈,现在赶紧搜搜看,这玉清虚将得自太古神魔战场的秘籍房哪里了。”“吓吓!!!这活我喜欢,我来搜。”说完二鬼便急忙的走到玉清虚残破的尸体旁边,丝毫不闲地上淌满的鲜血,而且还将玉清虚的头颅捡了过来坐在上面,慢慢的在玉清虚的身体上搜索着。“诶!腰身没有,下半身也没有,唔....手指上没有乾坤戒,啊!找到了,有个乾坤护腕。”在翻查了下玉清虚身上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之后,二鬼高兴的将乾坤护腕拿起来走到大鬼二鬼旁边,将乾坤护腕之上玉清虚的魂印抹除,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这都是什么啊,源晶,衣物,吃的,宿营木屋,娘的,就是没有那部功法。”大鬼,三鬼,我们白追了三个月了,三鬼还白白受了重伤。“不对呀,我们是亲眼看到玉清虚拿到那部功法的,追杀他的途中他也没有机会将书藏在别处,我想想....”“糟了,该死的玉清虚,他的金乌之魂,问题就在他招出金乌之魂的时候。”“那金乌出现的时候竟然掉了一根尾翎,我当时也没太在意,想来是他斩去金乌之魂的一部分,然后慢慢的转移战场,这样他的金乌残魂就可以将那秘籍带走藏起来。”“妈的,他是死也不愿我们得到秘籍,现在他那残魂估计早就将秘籍藏起来了,我们怎么找啊!”“呜呜!!!我这回白受伤了,亏啊,亏啊!那可是太古神魔时期的修炼秘籍啊。”“诶,算了,也只有认栽了,咱回邙山吧!”当邙山三鬼离去之时,玉清虚那根火红的金乌尾翎正包裹着一个古朴的红色的戒指飞向远处,而此时尾翎离与邙山三鬼交战之地足足好几千米之远。终于,这根尾翎最后一丝威能消散之后青铜戒指无力的从空中掉了下去。“打他,打他,哼!臭乞丐,叫你偷吃我家大黑的饭。”在一处小镇之中,一处阴暗的胡同里,一个身穿绸缎的八九岁小男孩正气愤的让家丁鞭打着一个浑身褴褛,蜷缩成一团的小乞丐,而那小乞丐竟然只是发出一阵阵痛哼之声,却big没有出口求饶,或者放声大叫。而原因正是因为那孩子偷吃了他倒给后门看门狗的肉骨头。“少爷,差不多了吧,再打可就打死了,那样会被罚不少钱的。”正当那身穿绸缎的男孩兴奋的大叫的时候一名家丁转过身来一脸讨好似地说道。“唔!!好吧,来福,怎么会去吧,肉骨头被这臭乞丐偷吃了,我可怜的大黑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呢,肯定饿坏了,你们赶紧回去给它在弄些炖好的肉骨头。”“哎呀,小少爷,您可真有爱心,真善良,一只看门狗都让您如此关心。”“呵呵,是啊,是啊,咱小少爷那可是最善良,聪明的,而且还能抓住小偷,竟然没有将他送到镇府衙的牢里,真是善良啊!”嘭!随着一声清脆的关门声,那身穿绸缎的小孩与他的几个下人离去。那条昏暗的胡同里只剩下一个浑身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衣不蔽体的小乞丐。过了良久,似是适应了身上的疼痛,那小乞丐的身体舒展开来,转过身,仰面躺在地上仰望着天空被夕阳照红的云海。然后他布满血迹的右手竟然从那破烂衣服中掏出一大块肉骨头,肉骨头上有着非常厚实的肉。看到这肉骨头小乞丐嘿嘿的笑了几声,可是其眼神深处却蕴含着滔天的恨意。小乞丐缓缓的将肉骨头送到嘴边,吃力的撕下一块肉:“呵呵,今晚可以吃个半饱了,不过明天只有到镇外挖野菜吃了,今天可是被打的够呛啊!”“哎呦!”正当小乞丐啃着肉骨头的时候,他感觉左手被什么东西砸到了,疼的他痛叫一声。然后他便感觉到左手中有什么东西,于是满是鲜血的左手抓住手中的东西放在眼前看了一下。“原来是个戒指啊!看这颜色火红火红的,肯定不是金子做的,不值钱的东西。”“我,我草,这什么鬼东西,还会吸血,完了,完了,我王大魁这回真的死定了,我才九岁啊,还没有享受过荣华富贵,还是个处男啊,我,我不甘心啊!”正当王大魁充满不甘的等死的时候,那戒指竟然停止了吸血,于是王大魁好奇的看向原先黏住自己手心吸血的戒指。“嗡!”王大魁便感觉头一晕,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方圆百丈的空间,空间之中除了一本长宽一米左右的厚实书籍外什么也没有。“好奇之下,王大魁甚至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空间之中,他刚想着要到那书籍跟前看一下时,那书籍便一闪之下自动的来到了他的身旁。”这本书籍的书皮很硬,上面印有凸起来的五个奇怪的大字。“王大魁好奇的抚摸着这本硕大的书籍上的一个字说道:“我也不识字啊,给我本书有什么用啊。”“诶?怎么又要吸血啊!草!”在王大魁的惊骇中,他右手上流出来的鲜血被这硕大的书籍给吸收了进去,接着王大魁便感觉脑袋中轰的一声巨响,接着脑海中便多了什么东西,然后便晕了过去。而那火红的戒指则是在王大魁进入里面空间的时候掉落在地上,滚到了一处墙角的缝隙之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