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2章 品行不端

归隐青楼 | 发布时间:2021-06-10 17:03:45 | 阅读次数:6327

诶不对啊,我像是在哪儿没见过这个小丫头片子!突然间,邵扬眼中闪现出一抹精芒,仔细地的回忆,终于等到,他想出来了。他刚下火车的时候,就没见过这个女孩,当时候她身旁除了另外一个人他刚下火车的时候,就见过这个女孩,当时候她身旁还有另外一个人。。...

诶不对啊,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这个小丫头片子!

忽然,邵扬眼中闪过一抹精芒,仔细的回忆,终于,他想起来了。

他刚下火车的时候,就见过这个女孩,当时候她身旁还有另外一个人。

她们因为相貌出众,气质出尘,所以格外被邵扬注意。

难道我被跟踪了吗?

邵扬下意识的回头看去,一下子就看见了路边的那辆红色玛莎拉蒂。

从他离开火车站后,已经在好几个地方看见那辆车了。

邵扬细细回想,之前的二十年都在村子里渡过,也没有和村子里的任何人结仇,那自然不可能在燕京这么大的城市有仇家啊!

邵扬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她们为何跟踪他。

索性,邵扬什么都不想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呀!这位美女唇红耳厚,人中深阔,双眸叶开,事业线极其饱满,典型的旺夫之相啊!”

邵扬绕着慕容雪转了两圈,连连咋舌,尤其盯着慕容雪的屁股看,“这么圆润的屁股,将来一定能生个大胖小子!”

“谁要是能把你娶回家,那真是老天爷眷顾啊!”

此言一出,围观众人捧腹大笑,只觉得邵扬有趣。

这个混蛋!竟敢调戏我!

慕容雪又气又羞,耳根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堂堂慕容家的二小姐,千金之躯,受万人追捧,无数人心目当中的女神。

此刻却被邵扬当众调戏!

“你到底是看病的,还是算命的?”慕容雪恶狠狠的说道,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看病是本职工作,算命也会一点吧。”邵扬面带微笑的回答道。

你们跟踪了我一路,当然要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我刚才看你挺懂脉象,那你给我把把脉。”慕容雪说着就伸出右手。

“把脉一次五十!”邵扬说道。

“可以!但丑话说在前头,你是乱把脉,胡说的话,我可饶不了你!”慕容雪扬起小拳头,故作凶狠。

殊不知她自以为凶狠的表情,落在众人的眼中,简直可爱到爆。

答应的这么爽快,看来五十块要少了啊!

邵扬暗暗后悔,将三根手指放在慕容雪的手腕上。

把脉对于一个中医来说,那就是基本功,邵扬很轻松的就把出了慕容雪的脉相。

但是很快,邵扬的脸色就变了。

见况,慕容雪洋洋得意,常规脉象二十七种,怪脉七种,我通过特殊的呼吸方式,故意改变脉象,看你还能怎么办!

围观众人见邵扬和慕容雪都沉默了,一个个凑上前来,想看个究竟。

“我说,都这么久了,你到底看出什么来了没有啊?”慕容雪催促道。

小丫头片子,这种雕虫小技还想和我斗!

邵扬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七怪脉又为七死脉,分为釜沸脉、鱼翔脉、弹石脉、解索脉、屋漏脉、虾游脉、雀啄脉。”

“但凡出现这七种脉象当中的任何一种,那便是脏气将绝、胃气衰竭,可你倒好,脉象始终在鱼翔脉和弹石脉之间转换!”

“没听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围观的都是普通人,对中医知之甚少,更没听说过什么七死脉。

邵扬咧嘴一笑,“说的直白一点,那就是她通过特殊的方法刻意变化自己的脉搏!”

这都能被他看出来?

慕容雪大惊失色,她这套变脉的方法连那些行医十多年的老中医都把不出来,顶多说句‘脉象紊乱’。

可邵扬看起来二十出头,不仅准确无误的说出了七死脉,还能看穿她使用了特殊的变脉之法。

单单凭借这一点,就能证明邵扬的本事。

慕容雪对邵扬刮目相看,却依旧不喜欢邵扬。

“算你厉害,五十给你!”慕容雪掏出五十块,递给邵扬,气鼓鼓的转身想走。

“小美女,别急着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邵扬美滋滋的收下五十块。

“有话快说!”慕容雪不耐烦道。

邵扬说道:“美女啊,我观你面色红润,胸口隐隐有一股中气爆发,只怕是最近要来亲戚了,可得管住自己的嘴,不然你到时候再来找我看病,可不是只收五十块这么少了。”

邵扬的话刚刚说完,慕容雪只感觉下面有一股热浪涌出,于是夹紧双腿向路边的玛莎拉蒂跑去。

死邵扬,坏邵扬,等你到了慕容家,看我怎么报复你!

慕容雪脸颊通红,生怕被人看出异样。

另外一边,围观众人听的云里雾里,纳闷道:“小伙,你说的是啥意思?我们怎么都听不明白呢?”

“说的直白一点,就是她要来姨妈了,我叮嘱她忌嘴,别乱吃东西。”邵扬笑着解释道。

众人闻言恍然大悟,看着慕容雪那跑步的姿势和通红的脸颊,显然是被邵扬给说中了。

一时间,众人看向邵扬的眼神都变了。

原本他们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围过来,没想到真的在街头遇见了一个有点本事的中医。

“神医,那你帮我瞧瞧。”

“我最近总是失眠多梦,你也帮我瞧瞧。”

“我的手脚一直冰凉,去了好多医院都没用,你能治吗?”

围观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俨然认可了邵扬的实力。

“排好队,一个个来哈!”邵扬忙的不亦乐乎,给他们一个个看病。

时间飞逝,一晃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终于,邵扬诊断完最后一个病人,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

“城里的人,钱真好赚!”邵扬摸了摸鼓起来的口袋,很是自豪。

就刚才三四个小时,瞬间赚了七百八十块。

这要是在村里,至少得花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赚到!

马路边,慕容雪回家收拾了一趟,换了身衣服,重新回到车上。

而慕容冰正接听着电话,一脸严肃。

“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慕容雪诧异道。

“刚才医院打来电话,说是爷爷病危,刚做完手术转入了ICU,只怕没多少时间了。”慕容冰冷峻的脸上夹杂着一丝不舍和悲伤。

只不过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爷爷前些日子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会这么快!”慕容雪大吃一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