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6章 他的人他自己去折磨

宫小妹 | 发布时间:2021-06-10 | 阅读次数:29655

云伊下意识的从他身上出来,尬尴的笑了笑。祖钺却一点也不在乎到把她拉回来自己怀抱,惹的她尬尴。“云伊经理,脚右脚踝了,就切记逞能,这不刚出来又要摔了?”声音并不大不小,办公居住祖钺却毫不在意到把她拉回自己怀抱,惹的她尴尬。。...

云伊下意识的从他身上起来,尴尬的笑了笑。

祖钺却毫不在意到把她拉回自己怀抱,惹的她尴尬。

“云伊经理,脚扭伤了,就不要逞强,这不刚起来又要摔了?”

声音不大不小,办公室里却还是能听得见,没错,他是故意的,如果不是他用力拽她的裙角....

她狠狠的瞪了祖钺一眼,装作是脚扭了的样子起身。

来者是祖钺的助理,一个眉目清秀,样子二十出头的女人,刚刚开会也见过。

“那个,我先出去了。”

她明显能感受到助理眼中的敌意,也对,祖钺那么高高在上的人,有多少人追捧都不为过,只是行事低调,在这儿也未掀起大的风声。

祖钺并未给她实权,办公室也只是个窄小还不算体面,他给云伊的职务是设计部经理,祖钺还是调查过她的。

没错,她自小爱设计,出国也是更好的学设计...只是事与愿违。

一切发生的不切实际让她也措手不及,晚上是祖钺为她准备的迎新宴,这场看似华丽的事情背后却是种种肮脏不堪的交易。

想起他在自己身上疯狂索取的情节,心便一凉。

“云伊,晚上我们一起去迎新宴吧?”

正在想入非非,一个浑厚的男声传了进来,她初入公司很多关系都还不知。

见她孤疑的眼神,男人解释道,“我们刚刚开会见过的,我是行政总监,元浩。”

简单的话语丝毫勾不起云伊的兴趣,不屑道转动手中的笔,没再理会他。

“你,跟总裁是什么关系。”

“喜欢总裁的人多了去也没见总裁对谁上过心。”

见云伊不搭理他,试图转移话题,只是这些问题却让她微微一愣。

祖钺跟她,是见不得人的地下情,哦不,连地下情都不算,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只有利用关系。

“总监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手上还有些事,就不跟总监叨扰了。”

温和的话气透着拒人千里的气息。

迎新宴?祖钺可真能装。

自己真的要帮他的公司设计产品吗?从小自己就想设计的都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不是被公司冠名,或者说,她如此抵制,是因为祖钺的阴晴不定。

云伊叹了口气,终究是合作关系,若不让他看到自己的利,又怎肯帮自己。

整理好衣角,看了眼楼上微弱的灯光,祖钺不去?

所谓迎新宴不过就是一堆高管堆在KTV,她跟他们又不熟。

放眼望去,终是没看到他的身影,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滋味,感觉怪怪的。

“云伊,欢迎加入公司,以后就是一伙人了,也不必跟我们客气。”

云伊皱着眉头看着向她敬酒的人—元浩,这场幼稚的迎新宴,就是高层的小聚。

周围皆是附和声,她不喜碰酒,却在诸多起哄下喝了一杯又一杯。

包厢内歌声震耳欲聋,灯光暧昧环绕,她只是礼貌的对他们笑笑,然后坐在一旁。

这些都是她要忍的,既然选择生存,总有些是要付出代价的。

就是因为歌声过大,让元浩有机可乘靠近她。

“今天是为了给你接风洗尘,公司有个规定,把桌上的酒喝完就算跟我们一伙了。”

元浩喝了少许酒,身上酒气比较重,话语中带着酒气,有些刺鼻,让她感到反胃。

云伊蹙眉,表情有点难看,敢情是来为难她的?

下意识的想逃走,又想起祖钺白天说的,让她死在他的公司,心中有些怨气,赌气拿起桌上的酒杯一杯杯下肚。

只是越喝越想到云家对自己的种种,心中藏着已久的情绪崩塌出来,泪不自觉的在流。

弟弟的仇,她一定会报,云家对她的所作所为她都会还回去。

感觉到有些头昏脑胀,眼睛开始有些迷离,醉意上头却还是紧绷着神经,自己的酒量真是越来越差了,指甲强硬的掐着自己的大腿想让自己时刻保持着清醒。

此时,元浩的手摸上她的大腿,酒精的缘故让她的脸分外的红,长发微垂,眼神迷离,眼角带着泪光,朱唇皓齿,此刻的她格外动人。

感觉到身体的接触,云伊下意识的往旁边坐了坐,“总监,你......”

元浩的动作其实很大,只是周围的高层豆视若无睹,似乎就是想看她笑话。

也对,想必突然有人跟他们平起平坐心中自然不是滋味。

“云伊,从了我,以后在公司,不会有人再为难你的。”

没人的管制让他更加肆无忌惮,引的云伊一阵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很不是滋味。

即便有残存的意志,身体却软弱无力,元浩扶起云伊就往门口走,心思可见。

云伊也是成年人,自然知道他要做的事情,只是刚刚一次性喝太多酒,嗓子哑的她叫不出来,绝望涌上心头,她总是这样手无寸铁,毫无还手之力。

与此同时,刚得知云伊被带走,心中莫名有些怒火,他的人,只能他莱折磨,轮不得别人。

莫名的算是给自己一个解释,怒不可遏的感到KTV,祖钺早就有几分猜到,所以暗中派了人看着包厢,得知她给灌酒,本该无动于衷的他,内心有些波澜,却还是纵然事情的发生。

“总...总裁。”

元浩房走到门口准备打车回去,就看到祖钺怒气冲冲的从车里出来。

盛气凌人的气场让任何人都有所畏惧。

“那个,我是看云伊喝醉了,想送她回去,没别的意思。”

元浩支支吾吾的开口解释,他在公司呆了三年,处事也都还行,有些时候祖钺也放过他,只是这次......

“放开她。”

毫无生气,死气沉沉的话语让元浩瞬间胆怯。

“我说,放开她。”字字句句冰冷,毫无面部表情。

他吓的尿都要出来,把云伊交到祖钺手中,本来的酒意也全然不见,“我,我没别的意思。”

祖钺不再理会他,给保镖一个眼神,随后就到了车里。

云伊似乎感受到他的怀抱,有种心安的感觉,眼睛微闭,刚刚已经崩了很久了,她也是人,身体逐渐发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