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4章 我就是要让她恨我

宫小妹 | 发布时间:2021-06-10 12:30:19 | 阅读次数:18045

说着,祖钺后转身欲走,却被云伊给叫住了。她脸上仍有错愕,试探性的张口:“我饿了。”明白饿了,是有活一直这样的动力了,祖钺一直到这一刻才算吐出了口气。“等着。”一个小她脸上尚有愕然,试探的开口:“我饿了。”。...

说完,祖钺转身欲走,却被云伊给叫住了。

她脸上尚有愕然,试探的开口:“我饿了。”

知道饿了,就是有活下去的动力了,祖钺直到这一刻才算是吐出了一口气。

“等着。”

一个小时后,佣人小心翼翼的把云伊请到了餐厅,那里已经摆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各个菜系都有,琳琅满目,饶是云伊饿了也一时不知道该从哪个菜下手。

“我自己吃的吗?”她看向佣人。

佣人忙点头,“是先生特意吩咐的,云小姐如果有哪里不满意,或是想吃什么,我立刻通知厨房去做。”

“不用了,这些就够了。”

云伊颔首,安静的开始吃饭。

她饭量本来就小,就算一个菜只夹两筷子,一桌菜吃下来也饱了,吃了饭又喝了几杯茶解解腻,云伊一瞬间觉得有些迷茫,发了会儿楞后开始思考祖钺丢给她的问题。

已经得到在别墅内自由活动的权利,被关了两天的云伊打算在别墅离逛逛。

“这个别墅有花园吗?”她起身,礼貌的问佣人。

“有有有,云小姐你从正门出去右转,顺着葡萄花架走就能看到小花园。”佣人很喜欢礼貌又温和的云伊,一时多了几句嘴:“不过云小姐要是看到个坐着轮椅的老太太,最好避开。”

坐着轮椅的老太太?云伊没有多想,道谢后点点头,按照佣人说的找到了小花园,结果刚进去,还真的看到个坐着轮椅的老太太,一个人自言自语的。

听到身后的声响,老太太转头,看到云伊后咧嘴笑了,冲着她连连招手:“乖宝宝,快来妈妈这里,你爸爸等会儿就回来了,给你带好多好吃的好玩的,妈妈明天和爸爸一起带你出去玩好不好啊?”

云伊楞了一下,一时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把佣人叮嘱的话也给忘了,不受控制的朝着老太太走了过去。

云伊生命里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珍惜和妈妈一起生活的时光,以至于妈妈去世后,她每天抱着妈妈的枕头后悔哭泣。

爸爸虽然对她和弟弟无微不至,可到底给不了妈妈的温柔似水的关爱。

她和弟弟极其的缺乏母爱。

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云伊不自觉的想到,如果妈妈还活着的话,应该也这么大了,会念叨着和爸爸带她和小尚去哪里玩……

“您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云伊蹲下/身子,和老太太平视。

老太太没有回答云伊的问题,兀自一个人笑着,随手从藤架上摘的花,就要往云伊的头发上插,裂开的嘴角溢出一点点的口水,她晃着手:“好看,好看,妈妈给你插上花,好看。”

看她的样子,云伊才恍然大悟,她应该是精神有些不正常。

也不知道是被她嘴里一连声的妈妈给催的,还是太想念自己的妈妈,云伊心酸的不行,忙低头凑过去,让老太太歪歪扭扭的把花插到了她头上,抬起来甜甜一笑:“真好看,谢谢您。”

“嘿嘿,嘿嘿嘿……”老太太笑的更乐呵了。

“谁准你来这儿的!”

就在气氛正温馨的时候,云伊的背后忽然爆出一声低斥,祖钺冷着脸迈步到老太太跟前,审视老太太片刻后冷眼看向云伊。

“你在干什么。”

云伊愕然,不明白祖钺为什么一副防贼的表情:“我能干什么,我只是在陪她说话而已,你就忽然……”

“不需要。”祖钺打断云伊没有说完的话,“没有人告诉你,看到我妈妈要避开吗。”

这下,云伊更惊讶了,看了看老太太,又看向祖钺,怎么也不敢想象,这个精神不正常的老太太居然是祖钺的母亲。

不过两人的眉眼轮廓确实有些像。

“有人提醒我了,不过我看你妈妈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很可怜,所以我走过来和她说几句话,完全没有别的意思。”云伊以为祖钺是怕别人嘲笑他母亲,忙开口解释自己的来意。

却不想,这句话正触了祖钺的逆鳞。

他神色霎时冰冷如霜,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怨恨:“可怜?你有什么资格说她可怜,如果不是你……”

祖钺抿唇,吞下没有说完的话,冷冷说道:“云伊,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只是我圈养的宠物、以后的情人,我妈不是你这种低贱的女人可以接近的,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滚!”

尽管被祖钺强迫了,但这么严重侮辱的话,却是他第一次说。

云伊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屈辱的感觉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她脑海里盘旋着‘宠物’、‘情人’、‘低贱’、这三个词,让她耳鸣到什么也听不下去,转身跑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祖钺的手紧紧攥起,调整好情绪后蹲到轮椅前,牵住了他母亲的手。

祖钺的母亲嘴里焦急的喊着“回来”,手一下下的捞着云伊的背影,好像那样就会把她拽回来了一样。

“妈,你放心,我没有一刻忘记,哪怕你现在忘了,我也会替你记着……”

“先生。”一个身穿正装,带着金丝框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不知道从哪走了出来,微微躬身:“你让我查的事,已经有结果了。”

来人是祖钺的助理,武勋。

祖钺调整好情绪起身,招手叫来佣人嘱咐她送自己母亲回去后,带着武勋进了书房。

“说吧。”祖钺坐到老板椅上,揉着发涨的额角:“云伊亲生父亲的产业是不是被云父吞并了。”

武勋颔首:“是的,因为隔了太多年很多已经无迹可寻,不过还好有些蛛丝马迹,在云伊和云尚被收留后,云父就秘密收并了他们亲生父亲的产业,这一件事,云伊恐怕不知道。”

“她不知道的事多了。”祖钺嗤笑,“她以为我看着她弟弟死,见死不救。”

“……”武勋撩起眼皮快速的扫了一眼祖钺:“先生没有解释吗?”

“为什么要解释,我就是要她恨我。”

“可您到底是想要救云尚的,只不过是没来得及。”武勋犹豫的说道。

祖钺睁开眼睛,目若含霜:“我要救云尚,也是为了折磨他,用他来威胁云伊,你以为我是为了做好事吗。”

“先生说的是。”武勋恭敬道:“那么下一步该怎么做?”

“放着,看云伊要怎么做。”祖钺眯眼,手指捻动。

只是和她有过一次,可他的手指尖却总是萦绕着她柔软的胴体触觉,让他的心总是不合时宜的跑神。

真是个有魔力的女人。

却说云伊被祖钺赶走后,她饱受屈辱的回到房间,一头闷在床上,耳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祖钺的话。

“混蛋!王八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