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二章世家

青衫吟 | 发布时间:2021-06-10 | 阅读次数:22705

青矜太爷一辈,传说这一脉但是李唐皇族后裔,青矜对此很是不信,虽然在唐朝都城长安是现在的的西安府,但在唐朝覆亡迄今已近五百载,史记方志皆不可以考,是族谱是穿凿附会大多,李姓作为天下第一大姓,此事更难考证。李老太爷曾任翰林院侍读学士,因个济世堂是陕西最大的药铺子,总号设在西安府,分店遍布陕西全省。。...

  云崖亭中,采药在石墩上铺上淡青色坐垫,青衿端坐其上,石桌上一壶清茶,一盘点心,好不自在!

  青衿看着亭外涛生云灭,徘徊俯仰,心头涌动!想起自己竟然重生在了武侠世界之中,估计今生再难回去,不禁悲从心来,唉……也算老天待自己不薄。

  济世堂是陕西最大的药铺子,总号设在西安府,分店遍布陕西全省。

  济世堂正是李家的产业,因此李家不但是华阴县首富,在西安府,乃至陕西省都算的是世家大族!

  李家发迹于李青衿太爷一辈,相传这一脉还是李唐皇族后裔,青衿对此很是不信,虽说唐朝都城长安就是现在的西安府,但唐朝覆灭至今已近五百载,史记方志皆不可考,就是族谱也是穿凿附会居多,李姓作为天下第一大姓,此事更难考证。

  李老太爷曾任翰林院侍读学士,后因个性刚正被贬为河南道监察御史,几年后辞官归隐,经常在各大书院讲学,在陕西一省颇有清名。

  之后以济世为名创办了一处药堂,隐有悬壶济世之意。

  但李老太爷不善经营,青衿爷爷少年得意,二十岁便有了举人功名在身,但此后十余年接连落第,不由得灰心丧气绝了科举的念头。

  趁着老太爷余荫犹在,接掌了济世堂,一心经营,不想李老爷子于经商一道颇有天赋,几十年间不但善名远扬,济世堂也成了陕西最大的药铺!

  只是李家人丁不旺,李老太爷只有老爷子一个独子,老爷子本来也有两子。但夭折了一个,便只剩青衿父亲一根独苗。

  到青衿这一代却颇有起色,已有兄弟四个,青衿是老幺,和老大李恒乃是嫡出,另外两个哥哥李贤、李鸣乃是妾室所生。

  青衿父亲也是科场不顺,只有秀才功名在身,倒是热衷于经商。

  青衿大哥李恒乃是嫡长子,但于读书上也没多少天分,现在也在学着打理药堂。倒是青衿的另外两名哥哥有些聪慧,但真正令老爷子老怀大慰的是青衿。

  曾夸奖青衿过目不忘,一遍成诵,天资之高,便是将来金榜题名不在话下。

  便是青衿自己也暗暗咂舌,即便有前世的积累,自己何时竟有了这般天分!

  青衿能习武也是一段奇事,话说青衿前世也是熟读百家,曾也看过几卷道藏,于网上下载了不少所谓的武功秘籍。

  还真就学了不少吐纳调息,行气走脉的法门。只是皆不得其法,入不了门径。

  不想一觉醒来,碰到所谓的重生,忐忑过后,随遇而安的性子让青衿很快冷静下来。

  无聊时,想前世有言:“初生婴儿,先天元气勃而不发,最是浓厚,随年岁增加慢慢散尽。若是能聚而不散,于自身益处极大。”

  于是便依前世所学法门,凝神调息,吐纳运气。

  后来还真感到体内一股热流涌动,时聚时散,不禁大喜,更是专心于此。

  后来生活不免枯燥,稍稍显露一二,聪慧之名不胫而走,两岁时老爷子做主便请来先生开了蒙。

  本来一切皆大欢喜,就有一点不好,身子骨挺结实,但从小身上不时发热发冷,脉象更是时快时慢!老爷子想起夭折的幼子,便是心惊不已。

  开着陕西省最大的药铺,老人在这方面人脉之广,自不必说。

  到处求医问药,但始终不见好转,好在三岁时有个游方郎中,云游到陕西,听说医术精深。

  老爷子此时已打算进京,托关系到太医院,请御医诊治一番。听到此消息也不在意,便顺嘴吩咐仆人快马请来。

  没想到此人果是不凡,号脉之时先是啧啧称奇,又仔仔细细给青衿检查了一番,越发惊讶,却也找到病根,却是内息散乱游串所致。

  郎中在李家住了一个月,传给青衿一套五禽戏,临走时与青衿言道:“本来看青衿于武道一途天赋绝佳,想收他做个弟子,但后来便绝了这种心思。

  先不说有意科举的世家子弟绝不肯拜一个游方郎中为师,以青衿的天资,若有意习武,自己稀松平常的武功,实是误人子弟。

  而且若想治好病,非得找一个内功精深之人从体内引导内息方可,他也是有心无力!”

  青衿也知是自己从小修习的吐纳导引法门惹得祸,内功修炼非比寻常,若无人时时提点,轻则小病一场,重则走火入魔!

  是以从两岁开始青衿便不敢再练,但吐纳呼吸已养成习惯,体内内息已成。加之年龄幼小,平时接触的都是丫头奴仆,没人给他讲些江湖轶事,问那些护院,他们也只是有一两手粗浅的外家功夫。

  青衿当时竟然不知这方世界还有内功存在。直到听了这郎中所言,才恍然大悟!

  不到半月,老爷子竟然请来一人,并介绍道:“这位是人称君子剑的华山派岳掌门”。

  青衿惊得目瞪口呆,不过当时以为只是巧合,并不确定这是在笑傲江湖之中,直到半个月后,一个自称令狐冲的十一二岁少年来给岳不群送信,青衿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

  岳不群毕竟内功高深,一眼就看出青衿的情况,脸上一丝惊色一闪而过,连忙给青衿号脉摸骨,半晌才长出一口气。

  想到当年收得令狐冲时,见他于剑法一途天资绝佳,曾感叹华山后继有人。不想今日见此幼童,虽刚刚三岁,内息却蓬勃欲出,若善加引导,于内功修习起步阶段却领先同辈。

  刚才听李老员外言,此子聪慧异常,有状元之才。虽有些夸大,但若引入我门下,有他们二人,只要给我时间,我华山派必能恢复元气,号令五岳,再现昔日荣光!

  唉……只是看李老员外的意思,必定是让他走科举仕途之路,上山习武怕是不愿,只有先问问李老员外的意思,不然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岳不群抚须道:“员外放心,只是此病非短时之功,尚需慢慢调养!”

  李老员外喜不自禁道:“无妨,无妨……!有劳岳掌门,不知……”

  岳不群慢慢斟酌道:“令公子年岁尚小,我可先把病症安抚下来,在家里修养两年,若是可以,两年后可随我上山修习几年武艺,不但能强身健体,也可除去病根,员外以为如何?”

  李老员外一愣,眉头微皱,片刻后叹了一口气拱手道:“青衿若是能随岳掌门修习几年武艺,治好此病,也是他的福气,如此就请岳掌门多多费心了!”

  岳不群不想李老员外如此便答应了,呵呵一笑道:“理应如此!”

  岳不群至此便住了下来,传了青衿华山玄门正宗的内功心法“抱元功”,青衿一遍成诵,晦涩之处讲解一遍便能领悟。

  更加难得的是幼童心智初开,心思活泼,难以静下心来,更别说领会此中的微言大义。

  青衿则不同,不但心智清明,悟性不凡,更能耐得住性子,岳不群越看越喜。

  况且岳不群心中还有一病,十年前,华山派内杠了几十年的气剑之辨,闹得同门之间,自相残杀,气宗以极其惨烈的代价赢得此局,华山派至此也一蹶不振。

  想起左肩斜伸右胸的一条两尺来长的伤疤,岳不群不禁心中一寒。

  那是十余年前那场争斗中,他被本门剑宗师叔一剑斩过,便昏死过去,那人以为他已身死,倘若在随手补上一剑!

  唉……想到这里,岳不群不禁长叹一声,气剑之争不可再有,气宗的正统地位也绝不可动摇。

  当初发现令狐冲于剑术一道天赋之高时,他欣喜过后,心里也有一丝忧虑,以令狐冲的剑法天分,会不会走上剑宗之途。

  若真如此,将来当他百年以后,令狐冲承其衣钵,那闹了几十年的气剑之争,会不会成了一个笑话。

  以气为尊的华山派,会不会走上剑宗的道路。

  他岳不群绝不允许如此,是以平时他对令狐冲内功修习严加督促,见了青衿,他心里松了一口气,若令狐冲真的不堪造就,他还有的选择!

  青衿不像别人初习内功时,温养出一丝丝内息慢慢炼化,增加功力。

  他此时体内内息厚重,不但难以调动,更不易炼化。

  岳不群便日日助他引导内息,教他走脉认穴,把内功修炼的种种关窍一一讲解清楚。

  期间又传了他一套名为“十八盘”的软功。如此足足待了一个半月功夫,青衿自己修习内功已是无碍。

  岳不群又写了一张药浴秘方,有固本培元之效,让他每天泡足两个时辰。安排好如何用膳,都是些大补元气之物,又与老爷子叮嘱一番,才告辞而去!

  青衿也曾提出学武之言,岳不群便只是呵呵一笑,与青衿言道时机未至,他年龄尚小,骨软筋弱,一些拳掌剑腿的外功,过早修炼,于身体不好,此时只能习练一些柔功。

  这也确是实言。岳不群嘱咐青衿勤修内功之余,“十八盘”也要不要放下,此乃软功,全身各处都能练到,到得高深处,不但身体的柔韧性更佳,更能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动作,为以后修习外功打牢根基!

  此后,青衿每日读书练功不缀,每日按时药浴,虽然里面有些药材颇为珍贵,但李家自是不缺!

  青衿勤修苦练,不到半年,便已炼化内息,练成抱元功第一层,体内真气不俗。更因每日药浴用的是华山派固本培元的秘方。吃的都是些大补元气之物,内功进境更是非凡!

  如此两年一晃而过,他“抱元功”进入第二层,岳不群来引他入门之时,才得偿所愿,拜入华山派!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