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一 幽云帝都

少耕 | 发布时间:2021-06-10 10:44:47 | 阅读次数:18062

觉九鼎所载的天道下九流之学,于进一步巩固周室江山,教化民众万民大有裨益,无意将之大力弘扬于世。但他生平精于政务却不擅传道立德树人,便就将这项宏任交于博学多才的姜尚。姜尚欣然同意选择接受了周公旦的委任,在王公贵族之中挑选出了九名青年才俊,并将天道下九流分而授之。这九西周初,武王早殁,成文年幼,便由周公旦和丞相姜尚辅政。相传姜尚乃道庭始祖原始天尊座下弟子,道学精深,修为天人。姜尚辅政,曾与周公旦共参九鼎。周公发觉九鼎所载的天道九流之学,于巩固周室江山,教化万民大有裨益,有意将之弘扬于世。但他生平精于政务却不擅布道育人,于是就将这项宏任交于博学多才的姜尚。。...

  楔子

  大禹定九州,收天下精金制九鼎,以昭神威。相传大禹集天下智慧于一身,并将之分为天道九流,是为谋论、兵略、山河志、阴阳道、武技、药典、农赋、精锻和韶乐。大禹为将一身的天道神通传世,就将天道九流的精要铭于九鼎,是故后世方有夺九鼎而定天下的说法!

  西周初,武王早殁,成文年幼,便由周公旦和丞相姜尚辅政。相传姜尚乃道庭始祖原始天尊座下弟子,道学精深,修为天人。姜尚辅政,曾与周公旦共参九鼎。周公发觉九鼎所载的天道九流之学,于巩固周室江山,教化万民大有裨益,有意将之弘扬于世。但他生平精于政务却不擅布道育人,于是就将这项宏任交于博学多才的姜尚。

  姜尚欣然接受了周公旦的委任,在王公贵族之中挑选了九名青年才俊,并将天道九流分而授之。这九人每人专攻一术,数年之后各有大成,并成为捍卫周室天下的顶梁之才!

  相传姜尚羽化飞仙之前,曾在九鼎铭文之中参悟了一个惊天秘密。他也是凭此秘密,一举得道飞升。姜尚深知这个惊天秘密有违天道常伦,不能泄露于世,但是又不甘心多年苦研的秘密随着自己消散于世,再三思量之后,他穷其毕生才智,制作了一柄玄门法器——九鼎山河鉴!并将那个惊天秘密藏于法器之中,后将这九鼎山河鉴封于东海蓬莱仙岛的玄机洞中。

  姜尚得道飞升之夜,曾将座下九大弟子传昭于身前,按每人所学之技授予相匹的天道九流印符一枚,并告诫他们将印符好生收藏,等到机缘聚会之日,九符合一,将有更天易地之玄通!嘱咐完九符之事,姜尚又吩咐一些辅政传道之事,并要每个弟子立誓效忠周室,慈悲行世,不得持技逞能,好杀无度!

  九大弟子耳领授意之后,便俯身跪拜。随后,只听盘座床榻的姜尚一声长笑,宛若凤鸣龙啸,行空遏云,良久方息。笑声停后,斗室之内再无声息。众弟子惊骇莫名,连连叩首,足有七七四十九下方停。众弟子磕完头,见师父容貌如生,端坐榻上,纹丝不动。有胆大的上前一探鼻息,才知师父业已仙去,且身躯极轻,犹如蝉脱。

  后来,九大弟子的后人曾在周王室势微的时刻,集合九道符印,试图通过九符合一来扭转周王室的倾颓之势。只是九符合一却没有产生任何神奇的事情,令那些对九符合一寄予重大希望的弟子后人大失所望。纵使如此,他们也不敢怀疑祖师爷姜尚留下的天道九流符印的某种未知力量,他们只能哀叹或许是机缘未到的缘故。九符合一虽然没有丝毫扭转局势的作用,继而又有人提出既然祖师爷是在九鼎铭文中发现很多惊天秘密,他们又何不去在这些秘密的源头寻找解救天下局势的办法?

  于是,他们秘密地说服周王,潜入搁放九鼎的王室禁地,参阅九鼎铭文。只是当他们找到九鼎时,发现九鼎上很多紧要处的铭文都已被人用惊人的指力抹除了。他们只得败兴而归。

  风云变幻,不知不觉过了很多年。在一代一代的王朝变迁中,天道九流的九大门人弟子或有衰落或有兴盛,但是凭着祖上传承下来的渊深智慧,还是都得以延续下来,并形成九大派势,流散九州。

  后来,专司谋论的轩辕家族联合兵略和山河志的家族后人在朝廷朝纲败坏,盗匪四起,民不聊生之际扯旗而起,以风卷残云之势摧枯拉朽,推翻旧王朝,建立新帝国!轩辕氏身登皇位,而兵略和山河志的后人因为建国有功,也都封侯拜将,荣耀一时。

  卷一

  第一节幽云帝都

  寒夜冷月,云淡星稀。

  一道幽魅似的身影宛如疾风,穿梭在幽云帝都的皇宫内。此人一袭墨色的雨衣罩住全身,双眼隐在雨衣的帽子下,奕奕有神。他看着前面一座庞大的建筑静卧在寒夜中,悬挂的八角宫灯晕出的昏红灯光将整座建筑堂皇富丽的气派隐约出来。他忽然在那座大房子的百步外停了下来,静静地凝视着这座毫无守备的大房子。停了片刻,他微微一笑,迈步便朝着大屋子走去。在距离房屋五十步的地方,房屋上原本寂然无声的风铃忽然齐刷刷地响起,清脆细碎的铃声在阒然冷寂的夜中分外刺耳惊心。

  来人微微皱眉,冷冷自语道:“阴阳幻线!”

  此时,一道冷厉的声音喝问道:“何人胆敢夜闯皇帝寝宫?”来人抬头一看,但见月光之下,一位鹤氅飘然的老道卓然独立屋顶之上,大有临空御风之势,宛若仙人降世。来人微微一笑,淡然道:“原来是阴阳道的逍遥真君亲临,难怪这寝宫外围会布下阴阳幻线阵,想必也是真君亲为的吧?”

  这老道正是如今阴阳道无极阁的掌门人逍遥真君。闻言,逍遥真君不由得心头暗惊:“此人非但能认出本尊,还识破了本尊亲自布在皇帝寝宫外以防刺客暗袭的阴阳幻线阵,看来实非等闲之辈,本尊可不得大意了。”逍遥真君握紧手中的悟兮剑,呵呵笑道:“阁下虽然道出本尊名号,但恕本尊眼拙,却不识得阁下”,忽然他又语气一转,淡淡说道,“不过知与不知,此刻都显得毫无意义了,因为阁下夜闯寝宫,已然死罪!”语气虽然平淡,但透出的杀气却能瞬间凝固这冷夜的寒气。

  来人摇摇头,说道:“山人自号瀛州客,深夜造访,只为面圣,有大事相商,还请真君代为通告。”

  逍遥真君冷笑道:“什么瀛州客,本尊行走江湖数十载,闻所未闻!有何事不能白天再说,非得等到此刻?我怕你是另有居心吧?”

  瀛州客面对逍遥真君地咄咄相逼,倒是异常地镇定自如,只听他接着道:“真君不曾听闻山人名号实乃正常,因为山人常年飘游海外,绝少涉足中土,是以真君不识得山人。不过真君的大号山人纵使在海外亦是常有听闻。”听到这,逍遥真君心中微微得意,一开始的敌意也消减了许多。“只是山人要与皇帝面议之事关系重大,未免白天人多嘴杂,故而山人特地深夜来访,只为求一份宽心。”瀛州客缓缓说道。

  “逍遥先生,让他进来吧。”这时,寝宫内传出一道浑厚的男音,虽然语气温和,却自有一股不容拂逆的威严。

  逍遥真君从屋顶飘然而下,冲着屋内回复道:“是,皇上。”然后转身对着瀛州客做势道,“请吧!”然后亲自领着瀛州客走进寝宫。

  穿过寝宫内的层层帷幔,瀛州客看见一个身材瘦硬,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端坐在龙榻之上,那股君临天下的气魄令瀛州客这样目空一切的人也不竟为之折服。逍遥真君冲着那男子也就是当今圣上微微鞠躬,道:“贫道已为圣上将人带来了。”

  瀛州客气色不改,温言拜道:“东海山人瀛州客参见皇上。”

  皇上点点头,摆手道:“二位先生皆非朝中官员,不用拘于俗礼,请坐!”二人顺势坐在下首。

  皇上看着瀛州客,道:“先生远道而来,不知有何指教?”

  瀛州客却看着逍遥真君笑而不语。逍遥真君知他意思,倒也洒脱磊落,起身便欲告辞。皇上举手示意逍遥真君坐下,笑道:“瀛州先生尽可放心,朕和逍遥先生乃刎颈之交,所以朕觉得信得过逍遥先生,还请先生放心讲话。”

  瀛州客笑道:“也罢。反正真人也是天道九流的传人,听听也好。”皇上和逍遥真君一听此人要讲与自家门派有关的事,都打起了精神。

  只听瀛州客接着说道:“想必皇上和真人都知道你们天道九流的祖师爷姜尚羽化成仙前说过有关天道九流九枚印符合一后,若机缘得到,会开启一个惊天秘密的事吧?”

  皇上虽然心中惊奇此人怎会知道天道九流这样机密的事情,但是面上不动声色地答道:“这段往事我的确有听先皇提过。但不知先生咋提此事意欲何为?”

  瀛州客笑着反问道:“难道皇上直到现在也不想知道九符合一究竟会有怎样的秘密?”逍遥真君冷笑道:“既然阁下知道这么多天道九流的机密往事,难道会不知道天道九流的先辈曾经已有过九符合一的尝试?但是却没有产生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

  瀛州客摇摇头,道:“姜公虽然说九符合一会揭开一个惊天秘密,但是他却隐蔽了合一后如何去揭开这个秘密,直致你们的先人都误以为是九符合一,那个惊天秘密便会自动显现。”

  皇上皱眉道:“莫非先生知道如何在九符合一后去揭开这个惊天秘密?”

  瀛州客微微一笑,不急不徐地说道:“姜公曾说,若机缘聚会,当能在九符合一时揭开这个秘密,那么山人想告诉皇上,如今山人就是这个机缘!”

  逍遥真君和皇上对视一眼,传达着彼此的半信半疑。见状,只听瀛州客接着道:“九符合一确实可以揭开一个惊天秘密,只是秘密并非藏在九符之中,九符合一只是打开这个秘密所在之处的钥匙!”“钥匙?”皇上和逍遥真君同时惊呼道。瀛州客的脸上现出神秘的笑容,只是他的脸隐在雨衣的帽子里,让人看不真切。瀛州客道:“正是!如果要想打开这个秘密,就得依仗九符合一。而这个秘密就是长生不老秘诀和得道飞升的道法!”

  皇上和逍遥真君听了这话,再与从先辈那里听到有关祖师爷姜尚羽化成仙的传闻相印合,不由得有三分信了。但是长生不老和得道成仙的事毕竟太过缥缈无据,若仅以传闻印证,他们恐怕连自己都无法说服去相信,更别说是一个陌生海客的侃侃之言。

  瀛州客似是看出了皇上和逍遥真君心中的疑虑,淡然说道:“皇上和真人莫非不信山人之言?”

  逍遥真君道:“此事太过虚缈,仅凭阁下的三言两语,怎能令人相信?”此时,瀛州客从座位上起身站定,一字一字吐道:“就凭山人乃姜氏后人!”

  闻言,皇上同样起身道:“听闻当年田氏谋反,将你们姜氏赶下齐国的王位。大批姜氏王族被杀,但是也有一小部分东逃而去,然后隐逸沧海,莫非先生先人就是那批幸存者?”听人说起自己家族当年的屈辱历史,瀛州客的身躯不由得轻颤一下,喉咙里滚出沉闷的笑声,只见他点点头,说道:“皇上猜得没错!山人那些大难不死的先辈逃出时,除了粮食,携带最多的就是先祖姜公升仙前的遗物,那些遗物被当做整个家族祈求平安的神祗而被完好的保存下来。这些遗物多是先祖姜公的笔录简,有幸的是我在一份手扎里发现了那个惊天的秘密!就是先祖姜公从九鼎中参出长生秘诀和成仙道法的事!只是先祖觉得此二法有违天道常伦,不宜泄露于世,所以他才没有传授给任何人。但是他又不想如此神妙的奇法随他而终,便穷其一身渊学铸就了一柄叫做九鼎山河鉴的玄门神器,然后将长生秘诀和成仙道法封印其中,只是这柄九鼎山河鉴被先祖藏在了东海仙岛蓬莱。不过这蓬莱仙岛的具体位置,山人至今也没找到。”说完,他从怀中掏出两卷乌黑的竹简,递于皇上和逍遥真君。

  逍遥真君接过竹简,细细打量一番,发现果为上了年代的古物,和他珍藏的姜公亲书的竹简形色相近,料来是真品无疑,然后打开一看,字也确是姜公所书。简中的内容和瀛州客刚刚说得一致。这么一来,对瀛州客所言之事也就信了七八分。

  皇上将竹简看后又还给瀛州客,沉声道:“这么说来九符合一就是打开九鼎山河鉴的封印的钥匙?”

  瀛州客点头道:“这书简中虽未名言,但看印合当年先祖姜公对他九大弟子临终遗言来看,料来该是如此!”

  皇上点点头,沉声笑道:“先生今夜到访,告诉朕这么大的秘密,莫非是想让朕帮你去揭开这个秘密?”瀛州客低声笑着回应道:“不是帮山人我,而是皇上帮自己。山人只是希望到时能依托皇上恩泽,得以一睹先祖仙学。”

  皇上看着逍遥真君和瀛州客,摇头哀叹道:“要凑齐九符,此事甚难呀!”逍遥真君常伴皇上身侧,对皇上的脾气甚是了解,知他口中越是说难,其实心中越是想办到。而他自己作为一名修道之人,得道升仙自然是平生最大又是最不敢去想的梦想,而现在他竟有了一个能破梦成真的机会,他焉能放过?只见他起身说道:“皇上不必为难,贫道甘愿为皇上分担一二!”瀛州客上前道:“山人虽然不才,也愿携手真人,做好这件事。”

  皇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点头道:“如今九符之中,武技、药典、精煅、农赋和韶乐五门的印符稍稍有些麻烦,还需二位亲自去办。但是天道九流几十代的渊源颇深,我不希望此事做得太过张扬!”

  逍遥真君笑道:“皇上请放心,贫道理会的来。”皇上沉声笑道:“如此最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