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一章拜师

青衫吟 | 发布时间:2021-06-10 10:44:46 | 阅读次数:29881

  东方泛起鱼肚白,天光尚有些暗淡,华阴县城东一处高大宅院内已是人声鼎沸,这处院子前后五进,房屋数百间,其间亭台楼阁,长廊如带,粉墙碧瓦,参差环抱,院后带有一方花园。即富丽堂皇,又...

  东方泛起鱼肚白,天光尚有些暗淡,华阴县城东一处高大宅院内已是人声鼎沸,这处院子前后五进,房屋数百间,其间亭台楼阁,长廊如带,粉墙碧瓦,参差环抱,院后带有一方花园。即富丽堂皇,又清幽雅致,正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铁钩银划的题着“李府”两个大字。显然这户人家,不但富甲一方,更是书香门第!

  其时已是初春时节,虽谈不上寒冷,却有几分凉意,青衿起了身,洗漱完毕,穿过游廊,行至后花园,一路上不断有仆从丫头施礼问好,青衿微微点头,便就行过。虽是幼龄,但青衿身形矫捷,虽只是踱步前行,但一动一静间,均极有气势法度!

  花园内亭台水榭,曲折萦纡,一花一木,一水一石,莫不清雅别致。一阵风呼啸而过,卷起了不少败叶泥沙,竟让人有几分寒意,但这童儿丝毫不觉,仍是悠闲踱步!

  花园右侧有一个小小的演武场,只有几丈方圆,乃是两年前专门开辟出的,只是可惜了那几株海棠!

  青衿行至演武场,静立片刻,缓缓调和内息,片刻间便神完气足,那丝睡意也无影无踪。只见他忽而单足立地,另一足朝天一蹬,忽而身子便如折断似得,朝地下跌去;忽而两手着地,双肘弯曲,身子半翻;忽而又是头顶着地,两手一分,双腿伸成一字形。

  他动作舒缓,做的极其缓慢,身体柔若无骨,随意弯折,如此一连做了十八个动作,毫不停歇,便又重头做起,足足三遍,才缓缓起身,长吐一口气,这套“十八盘”软功,今天算是完成了!

  他脚下不停,缓步来到左近一方小亭,里面有石桌石凳,摆了软榻,榻上放着淡青色坐垫。

  青衿盘膝坐上,五心向天,将杂念一一排除,他心中无悲无喜,轻吸几口气,理顺内息,内功口诀在心头浮现,引导真气,按“抱元功”的修练之法运转开来!

  “抱元功”是华山嫡传内功心法,乃是玄门正宗,能调和五行,温养脏腑,滋润身心,最是中正平和。

  只是修炼进境缓慢,讲究循环渐进,厚积薄发。习武之初,乃是最为上层的筑基功法之一!

  青衿三岁时蒙岳不群传授此功,至今已愈两年,两年来他竟日苦修,隐隐感到突破契机就在近日。

  青衿运功不停,全身真气如涓涓细流,绵绵密密,顺着抱元功行功之法在经脉穿行不止。渐渐臻至物我两忘之境,浑身真气自发自动,顺着经脉来回游转不停,他心中波澜不惊,真气一遍又一遍的运转不休,越来越快,渐渐全身上下内息鼓荡不止,如海潮一般冲刷着各处穴窍。

  忽而丹田又一道真气升起,两股真气合而为一,在周身上下奔行激荡。青衿一瞬间神明通达,“抱元功”的第二层口诀在心中流过,浑身真气忽而一变,顺着第二层的运功路线运转开来,将淤塞的一处处经脉穴窍一一冲开,沿着经脉,周而复始,运转不休。

  青衿一时间只觉得眼前先是白茫茫一片,而后大放光明,口内津液自生,泊泊入喉,满口香甜!

  他蓦的睁开双眼,一双眸子精光乱闪,此刻他只觉神轻气明,五官敏锐,周围飞花落叶皆有所感!

  他虽是幼童,此刻竟隐隐有了几分出尘之意!

  青衿长身而起,脸上的喜色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清风拂过,任有衣袂飘飘荡荡,心中感慨万千,来到这方世界五年了,今日终于在武学一道,扎下了根基!他思绪飘飞,想起与岳不群的两年之约,看来这几日就可去华山拜师了!

  ……

  西岳华山,南连秦岭,北瞰黄渭,天下奇险,五岳第一!

  匆匆几日过去,此刻华山正气堂中,青衿施礼过后,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随岳不群来到后院祖师堂!

  入的堂内,青衿抬头打量,见梁间一块匾上写着“以气御剑”四个大字,堂上布置肃穆,两壁悬着一柄柄长剑,剑鞘黝黑,剑穗陈旧,料想是华山派前辈的佩剑,不禁想到:“拳出少林,剑出华山,果不虚言。自己既有此番机缘,定要不负此生!”

  岳不群在香案前跪下磕了四个头,祷祝道:“弟子岳不群,今日收录李青衿为徒,愿列代祖宗在天之灵庇,教青衿用功向学,洁身自爱,恪守本派门规,不让堕了华山派的声誉。”青衿听了,忙恭恭敬敬跟着跪下。

  岳不群站起身来,森然道:“青衿,你今日入我华山派门下,须得恪守门规,若有违反,按情节轻重处罚,罪大恶极者立斩不赦。

  本派立足武林数百年,武功上虽然也能和别派互争雄长,但一时的强弱胜败,殊不足道。真正要紧的是,本派弟子人人爱惜师门令誉,这一节你须好好记住了。”

  青衿恭恭敬敬道:“是,弟子有幸入得门墙,定谨记师父教训,不缀我华山声名!”

  岳不群微微额首道:“嗯……!还算伶俐,牢记得今日所言。令狐冲,背诵本派门规,好教青衿得知。”

  令狐冲闻言道了一声“是”,正身严色道:“李师弟,恭听戒律。本派首戒欺师灭祖,不敬尊长。二戒恃强欺弱,擅伤无辜。三戒**好色,调戏妇女。四戒同门嫉妒,自相残杀。五戒见利忘义,偷窃财物。六戒骄傲自大,得罪同道。七戒滥交匪类,勾结妖邪。这是华山七戒,本门弟子,一体遵行!”

  青衿正色道:“小弟谨记大师兄教诲,必严守我华山七戒,时时遵行,不敢违犯。”

  岳不群微笑道:“好了,就是这许多。你年龄尚小,本派不像别派那样,有许许多多清规戒律。你只须好好遵行这七戒,时时记得仁义为先,做个正人君子,师父师娘就欢喜得很了。”

  青衿恭敬道:“弟子谨记!”又向岳不群、宁中则叩头,向大师兄令狐冲和二师兄劳德诺作揖行礼!”

  岳不群哈哈一笑,青衫博带,右手摇着折扇,身形潇洒,来回踱了几步,捋了捋颏下五缕长须道:“本派虽说人丁稀少,但收徒却是严厉,你看门内有几十名弟子,但多在外门修行,能入得我派,资质自然不差,但我门下至今只有两位入室弟子,今后你便是为师三徒了,以后要认真修炼!”

  青衿知道此是告诉他机会来之不易,让他戒骄戒躁,便道:“是,弟子幸得师父收入门下,定不负所望!”

  岳不群点了点头,颇为满意道:“李老员外善名远播,于本派也是多有帮扶,你年龄幼小,从小锦衣玉食,怕是难以习惯山上的清苦日子,日常还需人照顾。为师便把紫竹院暂且拨给你用。但习武唯勤,最怕吃不得苦,你要牢记。”

  青衿躬身道:“弟子定谨记师父教诲,必不敢懈怠!

  青衿也松了一口气,不免有些自嘲道自个是关心则迷了。自己五岁幼龄,倘若独自于山上习武,老爷子怎能放心。

  况且自家祖上乃是翰林出身,诗书传家,若不是两年前那一场病,也不会同意自己上山习武。

  也是自己从小表现太过聪慧,两岁便给自己开了蒙,学而优则仕,古代风气如此,老爷子多半还一心指望自己将来金榜题名,来光耀李家门楣呢?

  看来多半是要请个先生来山上给自己授课了,唉……

  德诺,先带你师弟去紫竹院安顿!

  劳德诺躬身一礼道:“是,师父!”

  青衿朝岳不群也躬身一礼,又朝劳德诺抱拳道:“有劳师兄!”

  堂内几人见五岁小童煞有其事的抱拳,不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脸上都露出一丝笑意。连刚三岁的灵珊也比划起来,劳德诺也笑道:“师弟不必客气!”

  青衿也知惹人发笑,不过毕竟历练多年,也只装作不明所以!

  只听岳不群收敛笑容,正色道:嗯……不错!有礼有节,方是君子所为,德诺,去吧!

  ……

  “少爷,少爷!”一个眉目清秀的童儿小跑迎了过来,看他八九岁上下,一脸喜色!

  “采药,先随我去紫竹院!”青衿摆手道。

  采药闻言“哦”了一声,紧紧跟在身后!

  青衿笑着拱拱手道:“小弟初来乍到,以后还要师兄多多提点!”

  劳德诺也笑着拱手道:“师弟客气,师兄我入门只是比师弟早了两年而已,也是师父怜惜我年岁不小,于武功上没多大发展,勉强收入门墙,帮着料理些俗务!倒是师弟天资绝佳,如此年岁便被师父收入门下,来日成就不可限量!”

  师兄客气,师弟不敢当!

  两人又客气几句,就到了紫竹院,院子却是不小,青砖碧瓦,白墙院落,五间正房,两侧各有三间偏房。

  正房厢庑游廊,悉皆清雅别致,古色古香,院内遍植紫竹,山石草木点缀其间,鹅卵石铺就小路,自然和谐,劳德诺领着青衿转了几圈,便就告辞!

  此时世人对住宅还讲究:“市声不入耳,庸俗不至门,客至共坐,流水在左,青山当户!”此院也算的一方妙处!

  青衿挥手招来采药,吩咐几句,采药便小跑出去!闲着无事,把院子细细逛了一遍,十一间厢房挨个打开看了看,倒也干净,看来刚打扫过的,只是家具有些陈旧,不少都腐烂了。

  青衿不免叹了一口气,想想也是,从魔教十大长老两次围攻华山,到气剑之争,死的死,散的散。当年的玄门大派,五岳盟主,竟衰弱至此,不由让人扼腕叹息!

  岳不群十年经营,到现在才稍有起色。不然一个刚入门的弟子,即便是天资绝佳,有些关系,也万万不能独住一处院子!

  青衿见院子西北侧,有一方小门,门口一片紫竹上爬满了青色花藤,绿叶衬着紫红的花朵,清香娇嫩!

  门栓上有些地方已经长了白毛,看来已经很久没人来过。青衿寻了一干净处握着拔出门栓,心想以后定要换掉!

  打开小门,是一条鹅卵小道,行过数十丈,眼前豁然开朗,平坦宽豁,只见树木葱葱,花草遍地,一道清泉自山涧流下,积成一汪碧潭,泄于石隙之间,山崖之角,有一方小亭,上题“云崖亭”三字,铁钩银划,苍劲有力。

  亭子以紫檀为柱,白石为栏,雕梁画栋。俯身而视,清溪泄玉,石磴穿云。清幽绝奇之处不可言状,倒是一处习武读书的好地方!

  少爷,少爷……

  青衿听是采药,便知已把刘管家从迎客亭喊来!也不耽搁,匆匆往回走,倒是发现院后开了一隙,引来一道清泉,仅尺许,青石铺就,绕院而过,不禁暗想建造此院的也是个雅人!

  刘管家白面短须,鼻正额方,上前微微躬身道:“恭喜少爷,有岳掌门在,必定能把病根除了。只是山上日子清苦,习武又苦又累,少爷可怎么受的了!万幸过几年身子好了,就接少爷下山,到时凭少爷的才智,金榜题名不在话下,可比一介武夫来的金贵!”

  青衿知这次习武的机会来之不易,仗剑江湖乃是他心中向往,只能辜负老爷子的一片殷切期望了!

  此时也不便多说,便道:“是呀!刘伯不用担心,师父内功高深,便是习武吃些苦头,说不得几年功夫身体便能调理好了!”

  刘伯也道:“佛祖保佑,必定如此。老爷来前吩咐,这处院子尚可,但大部分家具摆设颇显陈旧,都要换掉,房子也要从新装修一遍!少爷有什么要求,可以给老奴说!”

  青衿点点头道:“就按老爷子的意思办!”心想这处院落果然是老爷子和岳不群通融来的!

  刘伯接着又微微躬身道:“是老奴安排不周,少爷今天只能暂且在派内膳堂用饭,若是不对口味,采药带了点心来,可将就用着!”

  青衿看到采药拎着一个食盒,不由叹道:“刘伯费心了,不用客气,你也是家里的老人,从小看着我长大,知道我从小胃口就好,听劳师兄说山上饭菜也是不错!”

  刘伯又缓缓道:“如此老奴就放心了,明天做药膳的王师傅就来,还有他媳妇王氏,以前是老太太的通房丫头,既烧的一手好菜,料理家务也是一把好手。本来想把你那俩丫头明月、彩霞也叫上来,不过老爷说现在你刚上山,等过一段时间安顿下了再说。苏先生也同意来山上给你授课,不过要等到这边收拾妥当了!

  青衿很无奈的点了点头,心中也不知什么滋味,很想说“我上山是来学武的,不是来享受的。”

  唉……被岳不群发现会不会认为我贪图安逸,算了,毕竟老爷子是为自己好,况且能好好享受,谁也不愿过清苦的日子,自己以后勤学苦练就是!

  便道:“这里就麻烦刘伯了,听老爷子的就行!

  刘伯又说了其他几件事务,青衿一一听着,让刘伯酌情安排!

  终于把刘伯送下山,青衿长呼了一口气,终于要进入江湖了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