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3章 野猪牙

长生 | 发布时间:2021-06-10 | 阅读次数:9206

“哇,这座象牙小船真的是很美啊,不论是整体做工但是材质也可以说都了能达到以假以假乱真的程度了。”苏浩重新审视着李波地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作以假以假乱真?”李波脸色猛然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以假乱真?”李波脸色猛地一变,愤愤的说道。。...

“哇,这座象牙小船真的是很美啊,无论是做工还是材质可以说都已经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了。”苏浩审视着李波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以假乱真?”李波脸色猛地一变,愤愤的说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说你这东西是假的。”

“苏浩,说话得有证据的,你凭啥说李少送的东西是假的啊?”刘庆兰刻薄的问道。

苏浩不紧不慢的拿起那艘象牙小船,审视了两眼之后,双手猛地一用力,那具精美无比的象牙雕刻品,瞬间变成了一堆垃圾。

“苏浩,你个败家玩意儿,赔我的象牙。”刘庆兰边责骂着苏浩边心疼的去拢那些废料。

“妈,一个假的,你那么心疼干嘛?”苏浩淡淡的说道。

“苏兄弟,你一再说我送的象牙小船是假的,有证据吗?”李波怒不可遏的质问道,只要苏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苏浩冷冷的指着那堆被自己弄碎的废料,语气冰冷的说道:“这些还不够吗?”

李波盛世凌人的态度在看到那堆废料的时候,也多了几分不解疑惑之色。苏浩瞥了他一眼,轻叹了声气,继而说道:“猛犸象在冰河时代的时候已经都灭绝了,现在残存的猛犸象牙只不过是化石,而猛犸象牙的化石则是坚韧无比的,那用猛犸象牙做的雕刻品,怎么会被我轻轻一用力,就变成了一堆垃圾呢?”

李波额头上渗出一层冷汗,双拳不由自主的握的咯咯作响。

“那照你这么说,不是象牙是什么?”刘庆兰心有不甘的问道。

“从材质上看,应该是野猪牙。”

“野猪?”众人不可思议的异口同声道。

李波气的双拳紧握,脸色通红,本来想借此机会讨好陈宝国的,这下可好,偷鸡不成蚀把米,在人家寿辰之日送野猪牙,未免也太侮辱人了,这让陈家怎么看他?但又转念一想,要不是苏浩从中作梗,他也不会受如此大辱。于是他便把愤怒的目光投向了苏浩,双眼透出一股凛冽的寒意,势要跟苏浩不两立。

“好了,好了,古玩玉器这行老有看走眼的时候,况且人家李少有这份心就好了。”陈宝国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也不想跟李家过不去,于是忙帮李波打了个圆场道。

“那李兄下次买礼物可要当心了啊,别再被骗了。”苏浩戏谑的说道。

“多谢苏兄弟提醒。”李波咬牙切齿的说道。

两人相视一眼,周边杀气凛冽,似乎要摧毁这空间的一切。

就在这紧张的气氛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的时候,陈宝国的电话突然响了,在接过电话之后,他原本阴沉着的脸色突然变得明朗了起来。

“什么事啊,这么开心?”刘庆兰试探性的问道。

“龙阳集团决定不告我们侵权了,并且要给予我们最大限度的帮助。”陈宝国手舞足蹈的说着。

“哎呀,谢天谢地,这是有贵人相助啊。”刘庆兰扫视了一圈,突然把目光锁定在了李波身上。

苏浩淡淡一笑,心中一番鄙夷之情荡漾开来。

“李少啊,你老实跟伯母说,这事情是不是你在背后帮忙啊。”刘庆兰极尽讨好的说道。

李波刚刚被苏浩弄得脸面尽失,现在刘庆兰把这么好的事硬塞到他身上,他当然得接住了。

“伯父公司的事情,我听说之后,就让我爸今天早上去龙阳集团了。”

“我就猜是你,你可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呢。”刘庆兰那高兴劲,就差喊李波女婿了。

“举手之劳,小事一桩。”

“你跟你爸爸打个电话,我要跟他当面道谢。”陈宝国高兴的说道。

“都是小事,用不着的。”李波嘴上说着用不着,手却很诚实的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李云龙的电话。

一遍彩铃过后,电话接通了,李波故意提高嗓门的喊道:“爸,我替陈伯伯谢谢你帮他公司,摆平了问题啊。”

李云龙一脸懵逼的说道:“你小子说什么呢?”

“你今天早上不是去龙阳集团了吗,我让你帮忙办的那件事,搞定了吧?”李波一怔,随即便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于是便压低了声音问道,虽然脸上挂着笑容,泰然自若,但是内心却慌得一批。

“甭提了,人家龙阳集团的负责人就没见我,没办法谁让人家的靠山是唐家呢。”

李波一听这话完全懵逼了,竟然不是父亲做的?为了保住最后一丝面子,李波故意提高嗓门道:“那我就替陈伯伯谢谢你了,没啥事,我就先挂了,晚上我回家吃饭。”

苏浩看着李波像吃了苍蝇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刘庆兰看到他这样子,大声呵斥道:“你笑什么,没大没小。”

“没事,替爸爸高兴。”苏浩强装淡定的说道。

李波冷眼扫过众人,脑海中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既然不是爸爸帮陈家摆平的这件事,那么在场的哪个有这么大的本事?难道是苏浩?他就是一个上门女婿窝囊废,绝对不可能。可是除了他,还会有谁呢?

“李少啊,你怎么挂电话挂那么快啊,我们还没有亲口跟他说声谢谢呢。”刘庆兰有些责怪的说道。

“我爸爸不喜欢太高调,况且都是一点小事,用不着了。”

“伯父伯母,青青,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李波怕再待下去露馅,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李波走出酒店后,对刚刚苏浩的所作所为感到十分的气愤,他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于是便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徐师傅,你晚上带着丧龙,屠虎,还有五十名门人,在皇后街等我。”

电话那头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是,少爷。”

“苏浩,你什么意思?人家李少帮咱们陈家这么大一个忙,你就这样让人家下不来台?”刘庆兰鼻眼不顺的斥责苏浩道。

“妈,您怎么就那么肯定爸公司的事情,是李波帮的忙呢?”

“不是他是你啊?”

苏浩无心跟她争吵下去,以他现在的身份就算他承认这件事是他做的,也会沦为陈家的笑柄,索性两手一推,随你们怎么想好了。包厢的气氛一度十分紧张,就在这时,陈青青的电话响了,陈青青是市医院的一名医生,电话是主任打来的,告诉她负责的病床病人出事了。

“苏浩,快送我去医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