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3章 五步蛇

桑小小 | 发布时间:2021-05-04 18:44:21 | 阅读次数:2861

噗——轰——响声起,便抬头一看一座山,哦也不是,一个人呈抛物线飞了回去。叶挽歌没来及跑,胸口就了中了一掌,她随后口吐鲜血,然后规模庞大的身躯居然飞回去了两米远,轰的一声倒叶挽歌没来得及跑,胸口就已经中了一掌,她先是口吐鲜血,接着庞大的身躯竟然飞出去了两米远,轰然倒在了地上。。...

噗——

轰——

响声起,便只见一座山,哦不是,一个人呈抛物线飞了出去。

叶挽歌没来得及跑,胸口就已经中了一掌,她先是口吐鲜血,接着庞大的身躯竟然飞出去了两米远,轰然倒在了地上。

“下不为例!”秦非夜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叶挽歌,褐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宽容,说罢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袍袖一甩,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叶挽歌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看着寂寥的天空,思绪有些恍惚起来。

她这个吨位还能打飞这么远,皇叔,好厉害啊!

秦景司站在原地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活该!”

“秦景司,闭嘴。”叶挽歌低喝一声,抬起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你是什么东西敢叫本皇子闭嘴?叶挽歌,你竟然还敢咬皇叔?你可知皇叔有洁癖,从不与旁人触碰,你竟压了皇叔在先,又咬了他在后,皇叔只是伤了你真是可惜!”秦景司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挽歌,随即恶狠狠警告道,“我告诉你,你若不主动取消婚约,本皇子叫你日后不得安宁!”

“诶,七皇子,你能帮我喊个太医吗?我胸口疼。”叶挽歌捂着胸口,有些有气无力的说着。

“你装什么死?你肉这么厚,皇叔打你一下又不会死。”秦景司不以为然在叶挽歌身侧踱步着,“你瞧瞧你,连一向冷静自持的皇叔都对你恶言相向,如果我是你,我早就去死了,蠢钝如猪,又长得这么丑,真不知道你怎么还有脸活着!”

就是这句话!

叶挽歌倏地睁开眼眸,声音冷然,“七皇子,你不喜欢叶挽歌却又无法取消婚约,便只剩下用言语羞辱这样下三滥的本事了吗?真是……可笑至极。”

秦景司淬不及反的撞上了叶挽歌冷冽的眸光。

他心中一骇,硬着头皮道,“本皇子不过是道出事实罢了,哪里算得上是羞辱!你自己如何自己不知道吗?你扪心自问你哪里配得上本皇子?”

叶挽歌猛然坐起身子来,怒骂道,“叶挽歌吃你家米了?人姑娘胖成什么样关你屁事?你即便不喜欢叶挽歌,也不需要那样侮辱她!你可知,就因为你昨日宴会上的辱骂,她才会做出这种蠢事,你可知,她已经……”

“你胡说八道什么她,你不就是叶挽歌!”秦景司后退一步,心里有些发虚。

叶挽歌看着秦景司那张脸,剩下的话愣是再也骂不出口,她移开目光,眼角余光突然瞟到了一条毒蛇从花丛中钻了出来,那蛇通体黑色,舌头是三角形,正吐着猩红的信子,缓缓爬向秦景司。

“喂,你别往后退了,你脚下有蛇。”叶挽歌好心提醒。

“你想让本皇子靠近你?本皇子才不会信你的鬼话,”秦景司不可一世的哼了一声。

叶挽歌笑了起来,“是吗?那你低头看看?不过低头之前,我警告你,待会不要乱叫,也不要乱动,否则惊动了那蛇,定然会立刻咬住你。”

秦景司不以为然的低下头,瞬间便看到了自己脚边有一条黑蛇,他大叫一声,下意识便要跑。

“我跟你说了别……”叶挽歌的话还未说完,便听到秦景司大喊一声,那蛇受了惊吓,已经一口咬住了秦景司的脚踝。

“……活该。”叶挽歌冷眼看着秦景司拼命的甩着自己的脚,“这蛇是五步蛇,一旦咬住了人绝不松嘴,你最好别动,再这么甩下去,加快血液流动,毒素会更快的流遍全身,不出十分钟,你就要毒发身亡了啊。”

“叶挽歌,你这个狠毒的女人!”秦景司跌坐在地上,脸上已经隐隐有些发黑了。

“哎哟,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啊。”叶挽歌捂着胸口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来,从地上捡了个树枝,一步步靠近秦景司。

“你别过来,救命!皇叔!救我!”秦景司睁大了眸子,大喊起来。

“景司,喊什么?”去而复返的秦非夜站在叶挽歌和秦景司身后的不远处,剑眉微微拧着。

叶挽歌闻言,转过身去,“皇叔,咱家可怜的小七被五步蛇咬了,正哭呢,你还不快来救他?”

“谁是你家的……不对,谁哭了?嘶……皇叔,我好疼啊!”秦景司抱着自己的腿,不敢妄动。

秦非夜快步上前,徒手便掐住了那五步蛇的三寸处,指间一个发力便掐断了蛇的脊椎骨,那蛇头部一软,松开了口,他反手一扔,将蛇远远丢开。

五步蛇奄奄一息的在地上蠕动着,叶挽歌扔出手中树枝,径直插中它的七寸处,一击毙命。

秦非夜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方才,是想救他?”

“她分明是想趁机杀了我!皇叔,她明知有蛇,还等蛇靠近了才跟我说,简直居心叵测!”秦景司恶狠狠的瞪了叶挽歌一眼。

“不要说话。”秦非夜在秦景司胸口的几处大穴点了点,便低头查看他脚踝上的伤口,“此乃五步蛇,毒性强烈,不可妄动。”

“嗯!”秦景司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此处,不该有五步蛇。”秦非夜说这话时,看向了叶挽歌。

“你看我做什么?你不会怀疑是我把五步蛇带进来的吧?”叶挽歌一脸无辜。

秦非夜扫了叶挽歌一眼,不置可否。

“皇叔,肯定就是这个女人要害死我!她这是求而不得就要毁了我!否则,本皇子的庭院每日都有人打理,怎么可能会有毒蛇出没?”

叶挽歌翻了翻叶眼,眸光落在秦景司鞋底沾着的一片花瓣上,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异样,又很快压了下去,“七皇子可是我亲爱的未婚夫,我怎么会害你?不如问问,是不是你风头太盛,碍了什么人的眼?”

秦非夜顺着叶挽歌的视线望去,神色一动,剑眉微拧,“这七莲花,从何而来?”

“我不知,不是我,我不知道,你别瞎冤枉人啊!”叶挽歌否认四连。

“皇叔,我的腿,没有知觉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