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2章 谢谢你救了我

媞媞默 | 发布时间:2021-05-03 13:06:26 | 阅读次数:12831

三天后,溏心风暴会馆。司家的人还未现场,宋菲菲就急不可耐的跟个花蝴蝶似得在人群中穿行,逢人就亮明自己司少未婚妻的身份,像是深怕别人不明白似得。“姐姐,昨天但是我大喜司家的人还未到场,宋菲菲就急不可耐的跟个花蝴蝶似得在人群中穿梭,逢人就亮明自己司少未婚妻的身份,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似得。。...

三天后,溏心会馆。

司家的人还未到场,宋菲菲就急不可耐的跟个花蝴蝶似得在人群中穿梭,逢人就亮明自己司少未婚妻的身份,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似得。

“姐姐,今天可是我大喜的日子,如果你一直冷着脸,爸爸看了会不高兴的。”

说着,宋菲菲妆容精致的脸上带着得意。

今天,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宋觅夏只配跟在她后面给她提裙子。

宋觅夏讥诮的看了她一眼:“有时候别人给你脸你就乖乖接着,千万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就像今天,知道的呢,当你是司少的未婚妻,不知道的……”

她美艳如画的红唇微微一勾:“还以为你是司家请来陪客的出台小姐呢。”

宋菲菲被她这话刺的脸上的面具差点裂了。

眼底的狠毒转了几转,立刻委屈起来:“姐姐,你怎么能这么……啊!”

她泫泫欲泣的说着,身体一歪,手里的红酒眼瞅着就要泼到宋觅夏的身上。

可宋觅夏是谁?

她轻松一躲,宋菲菲就猛地一个踉跄,若不是旁边有个柱子,她肯定就狼狈的摔在地上了。

“宋觅夏!”

咬牙切齿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宋承志大步过来扶住宋菲菲,压低的声音带着警告:“你给我老实点,要是出了岔子,我回去饶不了你。”

宋觅夏冷笑一声,这种冤枉和偏心她受的多了,倒觉得无所谓了。

“想让我老实,可以啊,找别人给她当伴娘啊。”

宋承志眼睛一瞪,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都想一巴掌搧过去了。

“爸,是我自己没站好,不怪姐姐的。”宋菲菲白莲花的解释着。

心里却是恨得厉害,她今天一定要让宋觅夏好看!

俩人一唱一和的,宋觅夏看了实在心烦,丢下一句‘我去洗手间’,就转身上了会所的二楼。

反正另一个正主还没来呢,她先养精蓄锐,待会儿再登场。

宋菲菲朝着角落看了一眼,立刻有个男人跟着宋觅夏上了二楼。

在进卫生间的时候,突然有人撞了她一下。

腰间传来针扎似得疼。

不等宋觅夏有所反应,一只大手迅速捂住她的口鼻,撞她的男人直接将她拉进旁边的包厢里。

宋觅夏被男人扔在沙发上,顿时摔得眼冒金星。

“宋大小姐,你不是想找人拍暧昧照片吗,我来帮你,保证让你舒服。”

脸面陌生的男人说着,直接上手扒她的礼裙,嘴里喷洒出来的恶臭味熏得宋觅夏差点背过气去。

但她立刻让自己冷静下来:“是谁让你来的?他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

对方既然知道她的身份,那肯定是有备而来。

“宋小姐,我可不在乎什么钱不钱的,我就想尝尝你的滋味儿。”

男人淫笑着,恶心的嘴脸让人作呕。

宋觅夏刚想一脚踹过去,可身体里突然涌起一阵无力感,夹杂着烫人的灼烧,轰的一下,瞬间席卷她的全身。

盘踞在身上的男人笑得更得意了:“你放心,待会儿我保证让你舒服。”

浑身发软的宋觅夏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狞笑猥琐的男人朝着自己压下来。

男人的手伸向她本就单薄的礼服,宋觅夏厌恶到了极致,却强拧出一抹乖巧配合的笑容来,“我……我自己来!”

她佯装着就要解自己的裙子,那男人笑得癫狂,“什么大小姐,也不过如此嘛……”

然而——

随着一声猪叫般的痛呼,男人突然捂着自己血流不止的下半身嚎叫连连。

似乎是耗尽了最后的力气,宋觅夏的手陡然一松,手里的刀片紧跟着飞了出去。

“你……你个贱人,啊——”那男人恼羞成怒,俨然一副要杀了宋觅夏为自己“兄弟”报仇的势头。

宋觅夏强撑着扶着门框便往外跑,仅余的理智容不得她多想,她得赶快找人救她!

……

“司少,宾客都已经到齐了,宋小姐也在楼下等着了。”

三楼的走廊,特助程坤跟着一个英挺俊美的男人从贵宾室出来,恭声汇报道。

男人身上有种浑然天成的优雅尊贵,加上那张完美无暇的几乎让人屏息凝神的脸,气场强大的仿佛能让天地都为之失去颜色。

“嗯。”

司北爵略一颔首,刚走到楼梯口,一个摇摇晃晃的纤影猛地撞了过来。

直直的撞了个满怀。

一张被汗水打湿的脸从司北爵的怀里仰起,宋觅夏的脸上有着不正常的潮红,身上的礼裙也被扯破了。

她紧紧的抓住男人的衣袖,声音艰难:“救、救救我。”

药效发作,身体里一浪高于一浪的滚烫几乎要将她的理智都焚烧殆尽了,宋觅夏几乎是死死咬牙撑着,才压制住即将要溢出唇齿的呻吟声。

“什么人,放开司少!”

程坤冲过去就要赶人。

可司北爵在看清怀里的那张脸时,墨玉般的瞳眸倏地深邃一片,就连周遭空气的温度也陡然下降,冷锐逼人。

毫无犹豫的伸手,将摇摇欲坠的女人护在怀里。

程坤左右脚一绊,差点把自己绊倒了。

惊恐的瞪大眼,一向不近女色的司少竟然把一个女人搂在怀里了?

“求、求你,救救我……”

宋觅夏的声音仿佛浸了媚水,理智被烧灼殆尽之前,她艰难的说:“只、只要你救我,我什么都答、答应你。”

“呵……”

司北爵轻笑一声。

就在程坤以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会被直接扔下楼的时候,司北爵弯腰,一个打横将怀里的女人抱起,“记住你说的话。”

意识烧光之前,宋觅夏只记得男人磁性的声音像是惑人的美酒。

等她再次醒,就发现身上扯坏的礼裙已经被换过了,清清凉凉的很是舒服。

她动了动,感觉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正要坐起来,就听磁性的男音响起:“醒了?”

抬头就撞进一双深邃如海的眸子,里面像是有一块巨大的磁石,能瞬间将人的魂魄都尽数吸去。

额……

虽然时机不太合适,但宋觅夏还是想说一句:

这男人长得简直让人合不拢腿。

“先生,谢谢你救了我。”

胳膊上还打着吊针,看来这男人是个正人君子。

司北爵挑挑眉,狭长的凤眸里掠过一束光:“先生?”

小不点这是不记得他了?

“嗯?”宋觅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你说过,只要我救了你,你什么都答应我。”

宋觅夏秀眉拧了拧,就见男人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站在她的床前:“除了以身相许,我不接受其他任何的报答。”

噗……

宋觅夏惊的口水差点喷出来。

长得挺好看的一人,怎么听着腔调像个傻子?

“先生,你可以提……”

话还没说完,贵宾室的房门就被人敲响了,外面传来程坤的声音:

“司少,时候不早了。”

程坤后面说了什么宋觅夏没听到,她的脑子已经完全被‘司少’两个字给占领了。

在这家会馆,还能有哪个司少?

“小姐考虑的怎么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