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3章 男人心海底针

无度 | 发布时间:2021-05-01 | 阅读次数:20822

“都给我住手!”门口传来几道雄浑的男声。刘萱的手停在半空中,看向门口的人猛然把手收了回家去。唐父头发半百,西装革履,威仪十足,身旁还跟了个男助理,提着公文包。“在医院动刘萱的手停在半空中,看向门口的人猛地把手收了回去。。...

“住手!”门口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

刘萱的手停在半空中,看向门口的人猛地把手收了回去。

唐父头发半百,西装革履,威严十足,身旁还跟了个男助理,提着公文包。

“在医院动手,成何体统!你是要让外人看我们家的笑话?”

一旁的助理将门关上后,唐父一脸肃穆,环视一圈众人,沉声道:“思哲人没了,尸首在太平间。”

什么?杨心程震惊看着唐父,这才过了多久,唐思哲人就没了?

唐父添了句:“听说你和柏斳有些交情,他现在在处理要事,我不方便联络,彻查思哲的事情,就由你告知柏斳了。”

敢情这是将刘萱和她的对话,都听了个遍。

杨心程看了眼刘萱,却见她面色微白,眼神还有些慌乱。

察觉到她的眼神,刘萱第一个反应是躲避,继而又恼怒地瞪了她一眼。

杨心程收回视线看向唐父,疑惑道:“那您......”

唐父面无表情道:“我马上要去S市谈一个大项目。”

杨心程一阵心寒,都到这个地步了,无缘无故离世的亲儿子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大项目。

她压下心中的情绪,点头应道:“好的,爸,我会告诉唐少的。”

唐父对她的上道很满意:“那你现在就去吧,晓桀就由你妈照顾,要是柏斳需要帮忙,你可以迟些回医院。”

杨心程感觉到一道刺骨的目光打在身上,不用想肯定是刘萱。

她没看刘萱,直接下床:“好的。”话落,在众人的视线中,离开了病房。

此时华灯初上,马路上川流不息,杨心程看了下手机,晚上八点多,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唐柏斳。

“嘀铃铃!”单车的刹车铃由远至近响起,杨心程反应过来后猛地往后一退,不料身后快速刮过一阵风,带着一声陌生人的咒骂声。

她才发现自己和单车堪堪一个拳头距离,就要相撞,吓得背后冷汗淋漓。

“嘟嘟!”马路边停放的一辆特斯拉打了双闪。

杨心程被亮光刺到,适应几秒后,看着贴着反光贴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唐柏斳棱角分明的精致脸庞。

“大哥。”她有些惊喜喊道,还真是巧了!

她小步跑了上去:“我刚想打电话给你呢!”

她的杏眸睁大水汪汪,双颊泛粉,樱桃小嘴一张一合,风微拂,乌黑长发随之飘扬,清纯的诱人。

唐柏斳眸色微暗:“上车讲,风大,冷。”

杨心程愣了下:“好。”她绕过车,条件反射想打开副驾驶的座位,却又觉得不太好,打开了后座车门,钻进了车。

唐柏斳的面色微凉,从照后镜瞥了眼她,薄唇微抿,却没说什么。

车内暖洋洋,放着悠扬的爵士乐,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烟草混着淡淡男士香水味。

杨心程一时有些拘谨,酝酿几秒后开口道:“大哥,你知道唐思哲的事吗?”

“嗯 。”车窗上升一半,唐柏斳点燃一根雪茄,骨节分明的手指间烟雾袅袅,有几分魅惑人心的美。

“爸让我转告你,要彻查此事。”话落,她舒了口气,总算是把唐父交代的事情完成了。

“嗯。”唐柏斳依旧惜字如金。

窗外繁华城市的灯光如昼,照进车内,明暗交错的光线将他的本就深邃的轮廓,又勾勒得更为精致。

饶是看多了帅哥的杨心程,也有几秒挪不开眼。

实在是不得不承认,唐柏斳不仅有非凡的能力,还有一副难得的好皮囊。

“好看吗?”微哑的男声响起,打断她的思绪。

杨心程面上一热,有些窘迫:“好看,那个,大哥,我先下车回家了。”话落,就准备打开车门。

“同路。”此话一出,杨心程懵了下,唐柏斳已经搬出唐家自己买了别墅住,基本很少回唐家,虽然他的房间每天都安排有人打扫干净。

但她不想问那么多,犹豫几秒后便应道:“那就麻烦大哥了。”

唐柏斳的面色更冷,似有人得罪他一般,掐灭烟后,豪车开进车流快速而平稳行驶。

她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也不敢问,只好小心翼翼瞥他两眼,触及他的视线又快速收回来。

“你很怕我。”他用的是肯定句。

杨心程斟酌了下才说道:“大哥你霸气侧漏,普通人心生畏惧都是正常的。”而她,就是普通人之一。

唐柏斳不回复了,反倒是薄唇抿得更紧,几乎是一条直线。

真是男人心海底针。

她为了避免又做出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干脆闭上眼省得自己乱看。

车内暖极了又不陡,困意很快袭向她。

等她再度醒来时,身上盖了件灰色西装,是唐柏斳的,再看窗外,到了唐家大门口。

而唐柏斳坐在驾驶座上,穿着白衬衫,上头的几颗扣子解开,姿势慵懒抽着烟,头颅微扬的弧度将他的颈部线条很好显露出来,竟有几分性感。

也不知道他等了多久,杨心程有几分感动。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扭头看来,双眸不带任何情感,明明一脸性冷淡的表情,却在结合精致的锁骨,和衣衫里若隐若现的结实肌肉的情况下,给杨心程的视觉带来很大的冲击力。

“......”非礼勿视,她生生收回视线,规规矩矩看着膝头。

车内响起几不可闻的叹息,继而是微冷的男声:“下车。”

他打开车门,冷风灌进车内,杨心程打了个哆嗦,抱着西装,也开门下车。

冷风中她簌簌发抖,整个人都被风吹得思绪凌乱。

“衣服穿上。”似乎是见她没有反应,他干脆将她怀里的西装抽了出来,披在她的身上。

暖意席卷背部,杨心程恢复几丝清明,感激地看着唐柏斳:“大哥没想到你这么贴心。”

话落,又觉得不妥,立马改口道:“大哥一直那么贴心。”

唐柏斳冷哼一声,直接走在她前面迈大步伐,很快拉出差距。

得,以后不会说话就闭嘴吧。杨心程一边心中懊恼自己的蠢,一边小跑跟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