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2章 从不挑拨离间

无度 | 发布时间:2021-05-01 18:27:54 | 阅读次数:22663

车狂飙到医院,唐晓桀被送进急诊室,而杨心程则被安排好进了一个单人病房,在医生的要求下换了套病服坐在病床上。唐柏斳姿势慵散坐在一旁,护士毕恭毕敬为他倒了杯水后,才开唐柏斳姿势慵懒坐在一旁,护士毕恭毕敬为他倒了杯水后,才开始为杨心程上药。。...

车狂飙到医院,唐晓桀被送进急诊室,而杨心程则被安排进了一个单人病房,在医生的要求下换了套病服坐在病床上。

唐柏斳姿势慵懒坐在一旁,护士毕恭毕敬为他倒了杯水后,才开始为杨心程上药。

杨心程的裤腿被高高挽起,露出白皙匀称的小腿,顺上看去是被磨破皮翻出血红皮肉的膝盖,周圈一片青紫十分刺眼。

护士动作轻柔,但杨心程的伤口如同有数百只蚂蚁在啃咬。

杨心程使劲忍着不发声,小脸却白了一圈。

“疼就叫出来。”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杨心程一怔,看向声源处,对上他漆黑如墨的双眸。

她扯开一个微笑,点了点头没说话,怕一张口就忍不住呼痛,那多丢人。

等护士离开后,她快速将裤腿扯下,遮住小腿。她的脚背白皙脚趾圆润,微微蜷起让人心生怜惜。

唐柏斳注视两秒后生生挪开了目光。

感受到他的目光,杨心程有些尴尬,干咳几声后开口道:“大哥,谢谢你送我和晓桀进医院。”

四目相对,杨心程看不懂他眸中情绪,只觉眸色深深,便听他开口道:“应该的。”

“......”她一时无言,本就和他很少接触,加上平日里他就是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模样,让她心底里对他其实挺畏惧的。

想起躺在急诊室里的唐晓桀,她便翻身下床:“我去看看晓桀。”

不料还没站稳,就感受到膝盖传来的剧痛,疼得她“啊”地叫了一声,整个人倒向地面。

完了。杨心程闭紧双眼捂住脸,呼吸急促,吸进大量有着消毒水味的空气。

她重重撞在一个结实的接触面,没有想象中的刺痛,不禁疑惑睁眼,入目一片灰色高级面料。

她仰头看去,对上他低头的眸,不禁愣了下。

他双眸微眯,纤长浓密的睫毛如同一柄小扇子,缓缓扇在下眼脸,倒映出扇形的阴影,面无表情看不出他的心情如何。

“砰!”门被大力打开,惊醒了杨心程。

她猛地推开唐柏斳:“谢、谢谢大哥。”话落,就看向门口,看到站在门口一脸错愕的贵妇。

杨心程简直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这场景给谁看到也别给她的婆婆看到啊!

她的婆婆,刘萱——唐晓桀的生母,唐柏斳的继母。

刘萱的神情,在几秒之间,从错愕化为愤怒又全部收敛隐匿在淡笑中。

“心程,晓桀呢?”刘萱面上带笑,眸色却冷如冰看着杨心程。

杨心程不禁后背一凉:“晓桀在急诊室,检查结果还没出来。”

她顿了顿,又添上句:“妈,刚刚我没站稳,大哥刚好扶了我一下。”

刘萱面色不改点头没说话。

看她这神情,杨心程就知道她误会了,想继续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越描越黑,干脆不说了。

刘萱走向唐柏斳,在还有一米左右停下,面带感激道:“唐少,谢谢你肯出手相救。”

杨心程一脸懵地来回看向两人,这又是哪一出?

唐柏斳脊背挺拔站姿如松,却有种骨子里散发的矜贵慵懒,淡淡瞥了一眼刘萱:“都是一家人。”

刘萱微怔继而笑得更开心。

杨心程算是明白几分了,极有可能就是刘萱求助唐柏斳,唐柏斳才会赶到现场救出她和唐晓桀。

她犹豫几秒,说出心中所想:“唐思哲能做一次这种事情,就能做第二次,我们告诉父亲吧。”、

“不行!”刘萱分贝拔高几分,吓了杨心程一跳,就连唐柏斳也侧目看向她。

刘萱发觉自己的失态,讪笑几声:“你父亲本就生意繁忙,怎么好再给他添加麻烦?”

“......”杨心程乍一听觉得有点道理,但转念一想,不对啊,这儿子都出了这么大的事,身为父亲也是理应知道这些事情不是吗?

她看向唐柏斳,似乎看到他嘴角噙的淡淡嘲讽,再一眨眼却是毫无表情的冷面,似乎是她看错了。

场面一度寂静,有几分尴尬。

一道简洁的手机铃声打破安静地氛围,唐柏斳接通电话后谈了大约快两分钟就挂断了。

“公司有事,我先失陪。”唐柏斳理了理领带,神色染了几分严肃,似乎准备去见什么人。

“好的,唐少你去忙吧。”刘萱忙不迭开口道。

等唐柏斳离开后,刘萱神情一变,沉下脸瞪向杨心程:“就凭你也想勾引唐柏斳?” 

杨心程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急忙辩解道:“妈,你误会了!我没有......”

刘萱双手环臂,斜睨她打断她的话:“是不是误会我不清楚。”她顿了顿,眼神变得锐利:“但你必须要记住,你是谁的妻子!”

杨心程收到质疑和威胁,感觉受到莫大的侮辱,小脸瞬间变得苍白,放在身后的手紧握成拳,忍着心中翻腾的情绪。

“还有,要是你再不让晓桀碰你,我就立马告诉你的表叔。”

杨心程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窖,原来她一直生活在别人的视线中。

她轻笑一声,仰头看向刘萱,冷淡道:“妈,晓桀知道你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吗?”

唐晓桀特别看重个人隐私,如果让他知道了这些事情,绝对会大发雷霆。

知子莫若母,刘萱面上闪过一丝慌张,强作镇定道:“知道又怎么样,我这是关心他!”

她语气染了几分怒含着威胁:“你别在我儿子面前挑拨离间啊!”

原来她也会怕,杨心程冷笑一声“我从不挑拨离间,只讲述事实。”

“你!”刘萱脸色因怒微微泛红,扬手就往杨心程的脸上挥去。

“啪!”清脆的响声响起,杨心程半张脸麻了几秒后疼得有些发胀。

刘萱得意地看着她,掏出手帕擦拭手:“既然你管不住嘴,我就好好帮你管管。”

杨心程沉默地看着她几秒,嘲讽一笑:“我本来还担心晓桀不相信我说的话,现在这一巴掌反倒是很好的证据。”

刘萱气得扬手又要扇向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