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3章 再遇罪魁祸首

温宁 | 发布时间:2021-04-08 08:31:16 | 阅读次数:4581

不明白在外面晃悠了多久,一直到觉得有人回来拉她,孙仲薇才回过神来。看见了的是一家喧嚣的的酒吧,隐约能听到里面传来男女疯狂的的呐喊声,璀璨的灯光闪动而出。孙仲薇缄默的走入看见的是一家喧嚣的酒吧,隐约能听见里面传来男女疯狂的呐喊声,璀璨的灯光闪烁而出。。...

不知道在外面晃荡了多久,直到感觉有人过来拉她,孙仲薇才回过神来。

看见的是一家喧嚣的酒吧,隐约能听见里面传来男女疯狂的呐喊声,璀璨的灯光闪烁而出。

孙仲薇沉默的走进去,她现在需要这种嘈杂包围自己。

一杯杯酒灌下去,没多久孙仲薇已经醉的迷迷糊糊。

她不知道的是,有一双眼睛,在她进来时,就已经放在她身上。

郁邵庭坐在卡座的角落,手里端着一杯伏特加,周围似乎隔出了一片真空地带,离他最近的人也至少隔了一个人的距离,在喧闹的酒吧显得异类,可是男人自成一方的气势,让探究的目光望而却步。

“我说郁大律师,听说你昨天栽了啊。”有人打趣。

郁邵庭收回视线,淡淡扫了朋友一眼,不置可否道:“吃亏的可不只有我。”

那人见郁邵庭搭腔了,顿时来了兴趣,“你说你一个金牌律师,怎么想到接这么个小小的离婚案子,还被人给算计了,我听说昨天那女的被她老公直接拖出酒店的,啧啧,惨呐。”

“谁说的。”郁邵庭目光一沉,眼底有寒光闪过,视线不露痕迹的在孙仲薇身上检查了一圈。

“那么多人看见了的,还有人拍了视频传上网,点击上万,我跟你讲下面的评论真精彩,说什么的都有,那女人被骂惨了,不过你别担心,里面没有涉及你的……”

后面的话在男人越发冰寒的眸光中消失,那人噤声,识趣的不再说话。

这时后面却传来一声拍桌子的声音,伴随一声娇喝,“混蛋,原来就是你!”

众人一惊,不等反应过来,一直酒瓶子凌空飞来直接砸在桌子上,果盘和酒瓶呯哩哐啷撒了一地。

孙仲薇愤怒的瞪着那边的男人,一双眼睛黑亮得吓人。

虽然脑子已经被酒精弄得不甚清晰,但是心心念念的事情在耳边被人谈论,她只想上前撕了那个混蛋。

在众人愣神间,孙仲薇已经直直向郁邵庭冲了过去,沿路又撞倒了两桌的酒。

有人想要上前拦住,却被郁邵庭挡开。

郁邵庭冷着脸捉住冲上前的女人,两人挣动的厉害,他脸色难看,手上力道虽大,但一直注意着不伤到女人。

孙仲薇大叫,“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流氓,禽兽!”

跟着郁邵庭一起来的人倒抽一口冷气,心想这女人肯定完蛋了,然后就是眼睛闪闪发光的凑在一边看戏。

女人啊,从没见过郁律师和女人有牵扯呢。

郁邵庭冷冷的扫了眼看戏的人,无视孙仲薇的挣扎,直接把人打横抱起,大跨步离开酒吧。

孙仲薇觉得自己做了个怪梦,梦里一直在和野兽搏斗,可她被压制的很厉害,逃不了也没死,只能不停地挣扎。

费力挣开眼,随即感觉到的就是满身的酸痛,孙仲薇一怔,她真的跟野兽打了一架?

伸手揉腰,却触到旁边一具温热的身体。

首先撞进孙仲薇脑海中的是那可怕的一夜,丈夫唐明远神色阴冷的站在门口,盯着她从别的男人怀里起身。

不!

孙仲薇猛然从床上起身,一屁股跌在地上,摸起地上的衣服就盯着房门跑去。

她要赶紧离开!

“站住。”

冷漠的声音不期然在房间响起,并不是多么疾言厉色,那里面的命令意味却让孙仲薇再移不动脚步。

此时,昨晚发生的一切也在她脑海中浮现,她……她竟然再次跟那个害她到这个地步的混蛋上床了?!

床上郁邵庭起身转到孙仲薇面前,身上未着寸缕,精壮的身材在晨曦的沐浴下完美到极点。

这人竟然直接就这么走了过来,孙仲薇脸颊瞬间通红,一下退后好几步,“你!”

“怎么,吃完就跑?”

郁邵庭抱臂而站,靠在房门上,神情慵懒,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讽。

像是导火索被点燃,孙仲薇连着这几日的怨气一下爆发,指着他骂道:“你别贼喊捉贼,你把我害成这样还不满意吗?被占了便宜的是我,现在我老公要跟我离婚,你还想怎么样,混蛋!”

郁邵庭脸色冷下来,微微俯身朝孙仲薇逼近。

孙仲薇下意识想后退,但是强自忍住了,只身体后仰,瞪着眼睛与男人对视,身体因为气愤微微起伏。

然后她看见男人往她胸前扫了一眼,嘴里发出嗤笑,“要不是你趁我喝醉勾引我,你觉得你能爬上我的床?”

孙仲薇脸色发胀,更多的是恼怒,“谁勾引你了,是我喝醉了,我还没告你乘人之危引 诱良家妇女呢!”

“引 诱?”郁邵庭饶有意味的重复道,然后转身从桌子上抽出几张照片丢到孙仲薇身上。

“不管是当时的人证还是物证,都可证明我与你所说的罪名无关,相反你的行为给我造成很大困扰,我可以告你骚扰和诽谤,这位小姐,你确定我们走司法程序吗?”

孙仲薇一脸懵,男人的话却还在继续。

“另外,昨晚由于你的暴力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罪和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酒吧老板报经济损失严重,私下了结共计赔偿34.78万元,由于你当时撒泼没有自知力,所有损失由我垫付,目前你的债务人是我,若是已经清醒,请尽快还钱。”

孙仲薇脑子已经死机了,这是什么情况?

那张好看的薄唇开开合合,她就成了负债几十万元的人了?!

低头抓起照片看,只一眼孙仲薇脑袋就轰一声炸开。

照片上那个像八爪鱼一样缠在男人身上的人是她?!

孙仲薇脸色煞白,一张张翻下去,全部是她和这个男人纠缠的照片,从出酒吧到上车再到酒店开房,每一张都可以把她打下地狱。

想到那一晚,丈夫那么巧合的出现,孙仲薇脸色一下难看至极,抬头狠狠盯着男人。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若是想用这个威胁我,那么你就打错算盘了,在唐家我只是唐明远的老婆,公司的事我从不接触也没有话语权。”

她家只是普通家庭,这人这么处心积虑接近她,能为的只是婆家唐氏集团的利益。

孙仲薇话音一落,就看见男人脸色铁青,手动了动,似乎想上来掐住她的脖子。

她惧怕的往后退了一步,扯起嘴角冷笑道:“怎么,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别费心思了,说不定明天我就扫地出门了,你把我害成这样,我不会放过你的!”

郁邵庭觉得他不会再遇见比眼前更蠢的女人,心里一阵阵怒火烧起来,同样冷笑道:“你有没有一点正常的逻辑思维,这么漏洞百出的算计,你是眼瞎还是脑残。”

男人言语冷酷嘲讽,却奇异的让孙仲薇脑子冷静了一下。

是啊,若是真的想要利用她谋取利益,万万不会被捉奸在床才对,那样对他也并无好处。

孙仲薇静静想了这几天的事情,发现整件事的关键点是让她去酒店的闺蜜——戴云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