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1章 敢动我老婆

雪花鸡翅 | 发布时间:2021-04-07 18:10:14 | 阅读次数:8071

“杨默,你这个废物,磨一磨噌噌噌在那干嘛,还不快来煎药。”洛诗语双手插着腰部,当着所有员工的面呵斥,一点儿都没给姐夫面子。“来了来了。”杨默再顾拭擦额头的汗水,快洛诗语双手插着腰部,当着所有员工的面呵斥,一点儿都没给姐夫面子。。...

“杨默,你这个废物,磨磨蹭蹭在那干嘛,还不快来煎药。”

洛诗语双手插着腰部,当着所有员工的面呵斥,一点儿都没给姐夫面子。

“来了来了。”

杨默顾不得擦拭额头的汗水,快步来到了火炉旁。

“煎完药赶紧去把药材收一下,我们店不养闲人。”洛诗语脸色不满。

“我马上就去。”杨默连连点头。

店里的工作人员鄙夷的看着杨默。

虽然杨默是中医馆老板洛雨寒的男人,但所有人都知道,洛雨寒并不喜欢杨默,他们只有夫妻之名而已。

而洛雨寒的妹妹洛诗语总是刁难杨默,想逼迫杨默退出医馆,以此有借口让他和姐姐离婚。

但不管她怎么刁难杨默,杨默总是一脸笑容,仿佛乐在其中,而且做事非常漂亮,这让洛诗语找不到借口。

突然,吵闹的医馆变得安静了许多,洛雨寒迅速走进店内,引来了不少人视线。

女子二十三岁,穿着白色的衬衫和蓝色的热裤,盈盈一握的腰肢,修长而又雪白的大腿,模样漂亮高贵,是那种让男人一见就心动的绝色美女。

但她阴沉着脸,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

杨默赶紧倒了杯水,凑到洛雨寒的身边:“雨寒,谁惹到你了,喝口水消消气。”

“不渴。”洛雨寒冷声道。

不少人偷笑,目光轻蔑。

“你出汗太多,快点喝了吧,不然容易缺水,这样对身体不好。”杨默脸上依然堆满了笑容。

“我说不渴就是不渴,你没长耳朵吗?”洛雨寒挥舞手臂,水杯落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玻璃渣四溅。

很多人肩膀抽/动,被吓得不轻。

洛雨寒想要迈步前行,但是被杨默抓住了手臂,女子转头看向杨默,道:“想动手吗?”

杨默用脚将那些玻璃渣子扫在一块儿,笑道:“小心一点,玻璃渣多,别割伤了脚。”

人群目光鄙夷,舔狗做到了这种份上,真是丢了他们男人的脸。

“你就一点都不生气?”洛雨寒寒声道。

“老婆不就是用来疼的吗,我对你生什么气。”杨默笑道。

洛雨寒脸色铁青,肚子里有一团火没法发泄。

她觉得自己都快要奔溃了,为什么会嫁给杨默这个废物。

去年,洛雨寒二十二岁生日那天,爷爷拖着重病之躯前来参加生日宴会,让自己和杨默成亲。

洛雨寒从小对爷爷特别尊敬,虽然没有见过杨默,但也同意和杨默闪婚。

她对杨默没任何感情,婚后一直不愿意让杨默碰自己,但是杨默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没有任何进取心,要不是她答应过爷爷,无论如何都要和杨默在一起,不然早就选择离婚。

洛雨寒直到现在都没法理解,结婚当天爷爷说的那句话,自己会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回想往事的洛雨寒心底发酸,不再理会杨默,朝着楼梯走去。

“雨寒,你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杨默追着洛雨寒的步伐。

洛雨寒消失在楼梯的拐角。

洛诗语挡在了杨默的身前,呵斥道:“杨默,你给我滚远点,别再烦我姐,你害她还不够惨吗?”

“我是关心雨寒,你知道谁欺负她吗?”杨默询问。

“告诉你又怎么样,你又能做什么?”

洛诗语双手抱在胸口,眼中厌恶之色更浓,道:“你要是真关心我姐,就快点和我姐离婚,别死皮赖脸待在我家。”

“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婚。”杨默满脸笑容。

“无耻!”

洛诗语气的脸色铁青,破骂一声,转身朝着楼梯走去。

周围人看向杨默的目光变得更是不屑,特别是一些女员工,觉得洛雨寒倒了八辈子的大霉,才会遇到杨默这不要脸的男人。

杨默并没有在意这些人的目光,转身走出医馆,拨打了一个电话:“老牛,帮我查一下我老婆今天下午去了什么地方,是谁惹了她。”

“没问题,药神。”

手机里传来了男子恭敬的声音。

会议上的老牛挂掉了电话,身边坐着十多位身家过千万的富豪。

老牛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他是落霞市的首富,手里有十多个公司,其中还有两个上市公司。

“会议取消。”

老牛简简单单的丢下一句话,匆忙离开,留下了一群傻眼的富豪。

“牛总,这可是关于二十亿的合同会议,为什么会突然取消。”秘书追了出来,眼中充满了不解。

“二十亿算个屁,你赶紧帮我办一件事,要是办不成,说不定我们公司都没了。”

老牛将杨默交代的事情告诉给秘书。

秘书内心震撼,不相信有人有这么大的能耐,但是她从未见过老牛如此严肃的样子,立刻明白事情严重性,几乎是狂奔而去。

老牛来到了地下车库,坐在法拉利驾驶位,喃喃道:“这位爷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实在是难以理解,鼎鼎大名的药神,为什么甘心当一个上门女婿,好像还受尽了白眼,要知道这个家伙曾经在西方世界,可谓是叱诧风云的存在。

“算了,这种大佬的思想境界,不是我这个屌丝能悟透的。”老牛嘀咕一声,踩下了油门。

十五分钟后,老牛将车停在医馆附近的十字路口,杨默快步走来,坐进了副驾驶位置。

“药神!这是山泰药物公司的监控录像,您要的东西都在视频里。”老牛将手机双手递给了杨默。

杨默接过手机,摁下了播放按钮,很快的,脸色变得极为阴沉。

如果有人看到杨默的表情,一定会惊讶到说不出话来,因为这和杨默在医馆里那副舔狗的样子,判若两人。

在视频中,洛雨寒和一位叫做高渊的男子正在谈合作。

对于这份合作,杨默也听到了一些风声,洛雨寒最近在进行医学研究,但是需要一大笔资金和药材。

两人原本融洽的谈合作,但突然之间,高渊对洛雨寒毛手毛脚,时不时摸着洛雨寒的大腿,洛雨寒几次拒绝无效后,气愤离开办公司。

杨默收起了手机,倚靠在背垫上,揉着眉心。

驾驶着法拉利的老牛,喉结滚动,吞了口唾沫,他知道,杨默已经到了愤怒的边缘。

他曾经见过一次杨默发怒,直到现在,有时都会梦到那次的场景被吓醒。

老牛可知道,杨默可不是什么人畜无害的懦夫,不仅仅权势滔天,而且手段极其残忍。

在西方世界有一个赫赫有名的家族,这个家族起源于黑暗的中世纪,庞大且贯穿各界。

这个家族三番五次招惹杨默,杨默终于忍无可忍,施展雷霆手段,仅仅是一夜之间,这个世界再也没有那个家族的消息。

而那个家族在全世界各国的成员,如同人间蒸发,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在各国的企业也是宣告破产。

从那以后,药神之名在西方世界的土豪圈中广为流传,让人闻之畏惧,有人说他是神秘的巫师,也有人说他是无情的屠夫,甚至有人说他是罪恶的吸血鬼。

不管别人怎么说,但是在这位身家过亿的老牛心中,杨默就是俯视大地的帝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