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1章 小三上门

桀骜…… | 发布时间:2021-02-24 | 阅读次数:8859

半夜,刚搬去公寓但是两天的孟雅倩又将迎来了第一位客人。房间一切一切从简,玻璃杯里的白开水是惟一招待客人的东西。师采萱一抬手从包里取出来一个信封,‘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诗房间一切从简,玻璃杯里的白开水是唯一待客的东西。。...

深夜,刚刚搬到公寓不过三天的孟诗婷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房间一切从简,玻璃杯里的白开水是唯一待客的东西。

师采萱抬手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

“诗婷,废话我也不跟你多说。既然你已经跟飞宇离婚,那这孩子也没有留下的必要。这是十万块钱,拿去当手术费吧。”

孟诗婷盯着那个信封看了看,半晌,脸上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来。

“十万块,这就是你偷走我婚姻和家庭之后给我的补偿?是不是我收了这钱,从今以后你就不会良心不安了?”

“……”孟诗婷一滞,语气却软了下去,做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来:“诗婷,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自己不能因为和我置气就不拿孩子当回事。先不说单亲妈妈有多辛苦,光是你们那个家庭状况也给不了孩子什么条件。倒不如收下,做个生意再找个人嫁了,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也不错,冷家……不是你该肖想的。”

师采萱说的对。

孟诗婷的家庭连小康都算不上。父母亲一辈子是工人,哥哥是个酒吧经理,弟弟刚上大学,还有退休在家的爷爷奶奶。一家人过着为了几毛钱要和菜贩讨价还价的日子。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三年前为了摆脱这样的生活,父亲选择和几个同乡建厂做生意,正是起色的时候,却被其中一名同乡卷走了所有资金,作为负责人的他背负了堪比十年房贷的债务。

也正是那时候,她选择和已经在大学期间谈了两年的冷飞宇结婚,拿了彩礼钱缓解了家里的危机,却也因为如此,哪怕她婚后终日小心谨慎的伺候公婆和丈夫,也从未给得到过婆婆的好脸色。

若是她尚在冷家,怀孕生子这样的事情完全不需要操心。而今年……她离婚了,害她离婚的罪魁祸首正坐在她对面拿着十万块钱让她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怎么样?想好了吗?”

师采萱说完,看着半晌未动的孟诗婷终于向着信封伸出了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

“既然你答应了,那么我们现在就……”

“啪——”黄色的信封狠狠的师采萱在她的脸上,红色的钞票四散飞扬,将她尚未出口的话直接堵了回去!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为了钱不择手段吗?!”孟诗婷冷冷的看着她,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师采萱!亏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抢走我的丈夫,破坏我的家庭,现在连我的孩子都要杀掉,你以为我会乖乖任你摆布吗?!”

“啪——”

师采萱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被自己扇了一巴掌倒在沙发上的人,冷声道:“这一巴掌,是你刚刚砸我的后果!你非要留着孩子,不就是看中了冷家的家产,想要给自己一分筹码吗?我告诉你,不可能!就算你把孩子生了下来,这孩子也是要被冷家带走养在我的名下的。冷家需要的是一个身份地位能够和飞宇相当的儿媳妇,你们婚姻三年又如何?不过是给他们家当了三年的白白帮佣罢了,谁又在乎呢?你口口声声的说是我破坏你的家庭,那么你离婚的时候,他们有一个人站在你这边的吗?!”

孟诗婷的心像是被狠狠地刺了一刀。

是,冷家没有一个人希望她留下来。曾经全心全意追了自己两年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丈夫亲手把离婚协议书递到自己面前,一向信任自己的公公在看到那份‘**证据’之后便坚信自己不贞再也不认自己是儿媳妇,更别说从不待见自己的婆婆更是恨不得自己彻底消失。

那是自己生活了三年的家啊,为什么却转眼成了地狱呢?

师采萱弯下了身子,双手撑在茶几上,凑近了孟诗婷:“我今天是来通知你的,不是跟你商量的。我也跟你说实话吧,阳阳是冷家的长孙,以后冷家的一切都注定是他的,我不会让一个没出世的孩子来夺走属于我孩子的东西。”

冷阳——是师采萱和冷天宇的孩子,三年前两人***,紧接着师采萱出国,在国外瞒着所有人将孩子生了下来。

“我从没想过让我的孩子去跟你的孩子抢东西,从我净身出户开始,冷家的任何东西我都不会要。”孟诗婷一字一句的说道,话语中的严肃丝毫没有作假。

师采萱最讨厌她这幅视金钱如粪土的高洁模样,恨不得直接上去撕下她的皮,只有看到她嫉妒和贪婪的一面才会觉得舒服。

——凭什么?凭什么这样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可以在自己面前露出这种表情?她不是一向胆小懦弱吗?为什么跪在地上哭泣着求自己留下孩子,或者拿着钱乖乖听话吗?

“是么?可是我不信!我亲耳听到公公说要将财产留给你的孩子!今日你要是不打掉这个孩子,我就让你和他一起消失——你,信不信?”师采萱的眼中渐渐染上一抹疯狂。

孟诗婷心中一悸,不敢相信的问道:“就为了所谓的财产,你一定要我的孩子偿命吗?!”

“是!”

“我不会同意的!”

“由不得你不同意!”师采萱说着,却是转身向着门口走去,不过一闪身的时间,再出现时,脸上已没了多余的表情,剩下的只有决绝。

公寓大门“砰”的一声用力关上,空气中似乎有回音颤了颤。

师采萱拎着一个白色的罐子重新站在了公寓的客厅中。

“你想做什么?”孟诗婷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师采萱手上的罐子让她没来由觉得危险。

“做什么?呵。”师采萱微扬起下巴,将手上的罐子抬了起来:“当然是……送你去死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