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二章 石龙道场的“长生诀”

悟明.QD | 发布时间:2021-02-24 | 阅读次数:16304

身不娶,一个人居住生活于城郊一所小庄院里,足不出户,由徒弟不定期遣人送去所需生活用品,整日埋头研玩道家秘不可以测的宝典《长生诀》。据历代传说,此书(远古黄帝之师广成子,以甲骨文写成,艰深难解,先贤中曾阅此书者,虽乏有智能天尊之辈,但若论规模威望,则首推由扬州第一高手‘推山手’石龙亲自创办的石龙武场。。...

  二石龙道场的“长生诀”

  此时由于天下不靖,贼盗四起,人人自危,这扬州首先兴旺前来就是城内的十多间武

  馆和道场。

  若论规模威望,则首推由扬州第一高手‘推山手’石龙亲自创办的石龙武场。

  近十年来,石龙已罕有到场馆治事,一切业务全交由弟子打理,但因武场挂的是他的

  名字,所以远近慕名而来者,仍是络绎于途。

  石龙的内外功均臻达第一流高手的境界,否则如何能数十年来盛名不衰。

  此人天性好道,独身不娶,一个人居住于城郊一所小庄院里,足不出户,由徒弟定期

  遣人送来所需生活用品,终日埋首研玩道家秘不可测的宝典《长生诀》。

  据历代相传,此书来自上古黄帝之师广成子,以甲骨文写成,深奥难解,先贤中曾阅

  此书者,虽不乏智能通天之辈,但从没有人能融会贯通,破译全书。全书共七千四百种字

  形,但只有三千多个字形算是被破译了出来。

  书内还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曾看过此书者的注译,但往往比原文更使人模不着头脑。

  犹幸书内有七副人形图,姿态无一相向,并以各项各样的符号例如红点,箭头等指引

  ,似在述说某种修炼的法门,但不谙其意者不练犹可,若勉强依其中某种符号催动内气,

  立时气血翻腾,随着更会走火入魔,危险之极。

  石龙与此书日夕相对足有三年,但仍是一无所得,就像宝藏摆在眼前,却苦无启门的

  钥匙。

  竖日,洛雪随同贞贞来到了石龙武场,只见武场确是人声鼎沸,正门大开,耳听院内

  呼喝之声不绝,却是一些在此学艺之人正在练武。

  这这武场护院见洛雪一身紫衣,腰间挂着的明显是把不可多得的宝剑,随行的丫鬟亦

  是有闭月羞花之貌,以为是哪个世家的公子。

  当下见礼,不敢多有得罪。“请问贵场主石龙在否,吾闻其武艺高深,更兼交游广阔

  ,特来请教一二。”洛雪见礼道。

  说着将手中准备好的拜帖交于护院之手,这护院却是慌忙不敢接收,连忙道:“这位

  公子,此事我等下人实在不敢做主,我们场主近年一心求道,已经不再理会江湖之事,却

  是不会见公子的,请您还是不要让小人如此是好!”这护院执礼甚恭,却怎么也不肯接下

  这拜帖,实在是怕管家怪罪。

  却没想到洛雪此时已是不耐,本来他就是一派之尊,来此拜见已经算是给足了面子,

  只因初来到此不了解深浅亦不好生事罢了。想自己也是有求于人,不好多有计较。

  思虑到此,洛雪也不多想,喝道“回去唤你们管事的来此,我在此等候!”说着大袖

  一挥,只见那护院顺势向内院飞去,待到惊醒却已是立于十丈开外。这护院眼见此等神功

  ,再不敢怠慢,连忙转身去寻管家去了。

  却说这护院转向屋内见到管家却是有些慌张见礼道“石管事,快,门外有人要见咱家

  场主!”

  只见这石管事年约四十上下面貌忠厚,正不慌不忙的陪着一旁老儒生喝着茶,这石管

  事见护院慌张,皱了皱眉头道“石忠,你不好好的看着院子,慌慌张张的来此何事,不知

  道场主不见外人?先来见过田先生!”

  这田先生却是叫田文,本是石龙的至交好友,此时却是在此做客。见了此事挥了挥手

  ,道了声“不用多礼”又道“不知何人来此见我石贤弟,可有拜帖?”

  这石忠见此,连忙承上拜帖,却道:“石管事,此人武功极高,方才我稍有阻拦,此

  人只一袖就将我退于十丈开外,实在是我生平仅见的高手,却不知见场主所为何事!”

  田文闻言抬头若有所思,想了想还是拆了拜帖,见其上所写“洛雪拜上”再无它言,

  不明何解,遂交于石管事之手,道:“既然人都已经在外相候,我等不见上一见总是不好

  。”说罢,不再多言,朝外迎去。这石管事见了手中拜帖,总觉另有深意,却也不甚了解

  ,便也迎了出去。

  武场门外众人见过礼后,田文言道:“不知这位洛雪兄弟要见我石贤弟有何事宜?”

  这田文见洛雪年约二十上下却是不好称其洛兄,但也不敢怠慢。

  “我之意,帖中已经有所言,诸兄不知,实为常情。今次来此,我只想见贵场主,言

  及一事。”原来洛雪来时,拜帖之字均为剑意所化,唯有内力通玄之士方能感受,这田文

  一儒士,却是怎么也无法明白,石管事虽然跟学石龙多年,内力亦有小成,却哪里能感受

  到此帖之异,略有所觉就已然难得。

  田文与石龙相交多年,闻得此言,略有不满,回道:“我与石场主亦属至交,不知何

  事,可否对我言及?”

  石管事见田文之言心中不愈,想及这田文虽是场主好友,却也不是武场之人,此事却

  怎么也不应代为做主,但也不好上前阻止。遂唤了石忠前来,让其通报石龙去了。

  洛雪见之,略有所觉,不为已甚,心中想到,只要在此等候,想那石龙总是要来的。

  遂回话,道:“非我不愿,实是田兄身为文士,不具武功,难以言及,抱歉!”说着一拱

  手,却不再言语,便立于门外,在此静候。

  田文闻及此言,脸色立变,看那石管事也不上前。恼怒道:“即如是,却是田某多事

  了,告辞!”说着就要拂袖而去。洛雪见此亦不关己事,也不在意。

  这时石管事却是上前拉住,低声耳语道:“田先生勿怪,此人来路不明,不好怠慢,

  田先生先请回屋稍后,代场主来了再向先生请罪!”田文闻言,遂拂袖而回。

  石管事见此,眼中却闪过一丝嘲讽,上前对洛雪拱手见礼道:“洛公子,今已有人去

  请场主,公子若是不耐,不妨到偏厅稍后片刻?”说罢却是看了看贞贞,原来贞贞此时初

  逢大变,昨夜亦是没有睡好,此时却是脸色有些苍白。

  洛雪回头见此,知道贞贞体弱,不便在此久立,便带着贞贞随石管事来了偏厅,石管

  事却是退了出去唤人上茶。

  洛雪坐于客位却见贞贞侍立在旁,便对着贞贞道:“贞贞,你初随于我,不知我的规

  矩,我这人也没什么规矩,你既已唤我公子,只要你不负于我,却是没那么多规矩,此时

  你身体柔弱,不便久立,你便坐于我侧。”心中却道“这贞贞此时跟随于我,却是不能没

  有武艺,待过了今日,亦应传些于她,亦好方便日后行走。”贞贞闻言,双颊微红,若若

  的坐于洛雪之侧。

  此时洛雪却是心中微动,原来那石管事知洛雪武艺不凡,怕其是来寻自己场主生事,

  便把武场弟子尽数唤于跟前,安排在偏厅外侧,以防不测。洛雪此时功力,飞雪落地亦可

  耳闻,岂能不知,笑了笑也不在意。贞贞坐于洛雪身侧,见了洛雪如此,脸色羞红,却是

  想到了它处。

  话说这石龙这日正端坐于屋内,手捧着道教盛典的“长生诀”,细细研究着。闻听有

  人叩门,连忙将书收于怀内,起身喊道:“进来吧!”却是知道自家仆人来了。

  “石忠啊,你今日来此何事?”石忠闻言,连忙上前,道:“回场主,今日有人前来

  拜见场主,来人武功高强,亦不知来历,我等不好怠慢,管事现已将来人迎入偏厅,此是

  拜帖!”

  石龙闻言,心中微感不安,只因如今身怀奇书“长生诀”,唯恐他人知道,惹祸上门

  。略一询问,这才把心放下,愿来是一二十上下的青年还带着丫鬟,料想常人若是生事,

  必不是孤身一人,就算武艺高强也不会带着丫鬟前来惹事,遂不在意.

  随手结果拜帖,看了去,这一眼看下可就不好,手中一抖,险些将帖掉于地上,心中

  却是一惊,只因这拜帖太过惊人,这“洛雪拜上”四字虽是铁划银钩却也不至于如此,只

  是这字一笔一划都仿若剑气纵横,剑意透纸而出,令人内息翻腾。只是这些的话也不至于

  如此,石龙运功再望去时,却是不见了那四字,聚目而看,剑意汇聚之下,一个剑字油然

  而出。

  此等近乎道的绝世武艺,却是令石龙哗然大惊,只一纸之地汇聚如此功力,怎能不惊

  。“其人现在哪里?”石龙一把抓过石忠,险些将石忠腕骨扭断。

  石忠连忙回话“现下正在偏厅等候场主到来!”心下却是郁闷“这话显然已是第二遍

  说起。”心中感叹“能让咱家场主如此失态,恐怕来人可真是个高手呢!”石龙听闻答话

  ,连忙就要向武场赶去.心中又是一阵不安回问石忠“此人来意如何?”石忠闻言回到“

  此人只说有事要向场主请教,却也不像生事的模样。”

  石龙顿挫思量,罢了,见一见又能这么样,也不见得对我不利,此人如此绝艺,却该

  请教一二。

  遂奔武场急奔而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