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一章 另一个神话

悟明.QD | 发布时间:2021-02-24 09:39:38 | 阅读次数:3649

点点头。一袭紫衣,一柄紫红色的剑,泛着青光,映的身影有些朦朦胧胧。洛雪一路向南离去。这是一个武林的神话,在无数的神话传说中,这依旧是个神话。为了能亲眼见到亲眼目睹这个神话,无数的江湖中人齐聚一堂天降峰脚下,更有诉不完的顶尖高手在向下攀延。紫宵山剑披散着,有些飞扬,却是发白如雪。走在秋雨朦胧的扬州街头,双眼。...

  一个人,一袭紫衣,一柄紫红色,却泛着青光的剑随意的挂在腰

  间,漫步在蒙蒙细雨中。雨不大,却显得很是萧瑟,满头青丝随意的

  披散着,有些飞扬,却是发白如雪。走在秋雨朦胧的扬州街头,双眼

  空洞,如若虚空,显然没有注意到这难得的秋景。思绪停留在不知何

  时的那个时间。

  “洛雪,你一定要回来,我等着你。”伊人如是说。洛雪漠然。

  “洛兄,你一定要回来,我们等着你。”朋友如是说。洛雪回望,点

  了点头。一袭紫衣,一柄紫红色的剑,泛着青光,映的身影有些朦胧

  。洛雪一路向南而去。这是一个武林的神话,在无数的神话传说中,

  这依然是个神话。为了能亲眼目睹这个神话,无数的江湖中人齐聚天

  降峰脚下,更有不尽的顶尖高手在向上攀延。紫宵山剑尊与飘渺峰宫

  主乐儿的交手,是每一个江湖中人都不敢错过的。北洛紫宵,剑的极

  端。南极飘渺,生与死的界限。从绵延而过的历史长河中,留下了不

  尽的传说。“乐儿,开始吧。”一道紫影山巅划过,直奔乐儿。“好

  。”乐儿恍若不见洛雪的身影,转身抬手,带着火焰般的小手直奔胸

  前印去,这时洛雪那紫色身影方于乐儿眼前闪现,于乐儿身后身后留

  下如虹办渐逝的紫影。乐儿的手正抵住了洛雪持剑的右手。北洛紫宵

  上燃着的魔炎瞬间转暗透影而出,直奔乐儿胸口。乐儿右手划过一道

  玄奥的轨迹挡住了剑影,左手却继续向前印去,确是飘渺无痕,洛雪

  左手迎上,两人身形一震,向后急退。洛雪持剑,身随剑动,向前,

  运起紫宵剑诀,一道紫红细线向乐儿刺去,只见虚空出现屡屡缝隙从

  身侧蔓延。纵情于一剑。乐儿双掌前迎,却不闪避,连拍数掌,身形

  向上如飞纵去,同时双手下划,娇声喝道:“魔灭!”只见虚空中一

  道红色光柱向洛雪而下,瞬间便迎住如线剑芒。虚空不断炸裂,洛雪

  催加内力,从红色光柱穿透而过,却在此时,虚空轰然断裂,电蛇急

  舞,从虚空塌陷处乍现,一道深邃幽暗的通道油然而出,正是洛雪穿

  透而入的地方。下一瞬间,这个世界哪里还有洛雪的身影,只有乐儿

  惊讶无比的看着那还有波动的空间闷闷的想着什么,众多武林人士亦

  是看着因虚空破碎而矮下数丈的天降峰发呆。万物俱静,不知道谁突

  然喊到:破碎虚空,剑尊破碎虚空了。众人才一片哗然。再看向乐儿

  的时候,却见其以向南而去,只留下一段武林难忘的神话。

  却说洛雪正是漫步雨中的这个紫衣人,此时却是大隋大业的扬州

  街头,至于洛雪怎么来到这里,却实是意外,破碎虚空是需要极大的

  力量的,洛雪本身力量却还是不够,只因他与乐儿力量相像,又相互

  对撞,巧合之下才破碎了虚空,只是这力量毕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

  本身所感悟的忘我境界又没到,所以划破的却不是高层空间,只是一

  个平行的却更稳固一些的空间而已,所以他才来到了这里。洛雪停住

  脚步,平静的表情,空洞的双眼望着天际,心中却是翻江倒海。他来

  到这里以有两日,询问之下才了解到这里是一个名叫大隋的国家,有

  着相对于自己世界很平凡的历史。本以为会到一个更加辽阔,绚丽的

  世界,有更高的追求,却没想到,这里却很自己的家乡一样,只是更

  加平凡,平淡,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是自己却怎么也感受不到自身

  意境了,唯有这一点时刻提醒着他确是已经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没有了意境,内力却没有流失,却也发生了变化,更加的凝实,控

  制更加精细,只是没有意境的存在再高明的武功也只是武功而已。洛

  雪思前想后。最终决定重新感悟,只因空间力场不同了,境界当然也就不

  适应了,洛雪如是想。遂抬步向前走去。如今正是大业九年,隋炀帝

  不顾国内危机四伏,第二次亲征高丽。沿途已有大批士卒逃亡。但此

  次隋军获得胜利,在平壤附近,隋朝的水军打败了高丽军队。高丽王

  大为恐惧,谴使请降。炀帝见国内农民起义烽烟四起,无心再战。班

  师回朝。

  正是乱世初来之时。回想着关于武道的信息,却只知道中原有个

  宁道奇,高丽有个傅釆林,突厥有个毕玄,号称三大宗师,应是顶尖

  高手,却也不知道身在何处。尚有四大阀主功力亦是深不可测,却也

  没有什么其他的信息,只是在这两天于酒楼听到而已。如今这扬州城

  倒是听说附近有个扬州第一高手的“推山手”石龙,应该去看看的,毕竟自身武功在这里是什么程度还是要了解的。思虑

  到此,不由的想找人问路,只是此时正下着蒙蒙细雨,路上无人,只

  好慢慢寻找,却也不急。走了片刻,正见南门的缮食档口中,一处卖

  包子的店面,一老汉拉着一少女与卖包子的说话。不由赶了上前拱了

  拱手,问道:“这位老人家,请问这扬州城是否有位叫石龙的人,住在哪里

  您是否知道?”这老汉到好,只顾着和那卖包子的说话,没注意到

  旁边有人,吓了一跳,回头刚要张嘴骂娘,看到洛雪一身打扮,却不是升斗小民可能得罪的,

  吓一哆嗦,慌忙捂嘴,又是一慌,紧忙想要还礼,却也不知该如何回礼,双手胡乱的拱了拱,张嘴道“这位。。。这位公子

  ,您。。您看我这记性,您刚,刚才说什么?”洛雪无奈,只好又说

  了一遍,这老汉这时才慌慌张张的说了起来,却结结巴巴怎么也说不清楚,

  洛雪不耐,目光却是看向那卖包子的,扫过旁边那少女,确是颇为柔弱

  。那卖包子的看洛雪衣着打扮,一身贵气,腰中却是挂着宝剑,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平民百姓,应是个有钱的主,方才就想上前搭话,却是怕洛雪恼其无礼,此时见洛雪目光扫来,连忙上前答话:“这位公

  子,那推山手”石龙可是我们扬州第一高手,他亲自创办的石龙武场

  就在不远。您看是否要小人带您过去?”眼神却是扫向洛雪腰间,洛

  雪哪里还不知道什么回事,随手抛给他一片金叶,却把那卖包子的乐

  的眉开眼笑,那老汉却是眼冒金光,捶胸顿足,双眼不停向洛雪扫去

  。这卖包子却是个叫老冯的,回身对那老汉道“你那闺女,我可是买下了

  ,回过头来,咱在签卖契,我这先给公子带路去了。”说着却望了望

  那少女,只见那少女却是双目含泪,面色苍白眼中却是透着哀怨。又道“我说你那闺女也是生的秀气,却是

  不怎么听话,给我做个小妾,不比跟你那破窝棚住着好多了,也不曾埋没了她,行了

  ,你管教不了,等我回来了再好好管教。”说着就要往前给洛雪引路

  去。这少女确是令人可怜,本名贞贞,母亲早丧,那老汉却是她的亲生父亲,每日可谓是无赌不欢,只因在赌场输了银子,没钱抵债,就想把她卖掉还钱。

  这贞贞此时却是心中悲戚,洛雪对此没什

  么感觉,正要抬步向前,却也想到身边没人使唤,也应找个清秀的丫鬟。遂回身问那老汉:

  “老先生,那姑娘可是你女儿?”老汉慌忙回到“正是,是小人的闺

  女”“我现下身边缺人,想买下她,可否?”那老汉一下子有些发愣,洛雪不得不再

  喊了一声,那老汉回过神来,“行,行,公子您要买下这丫头,可是

  这丫头的福分啊,只是这价钱?”那老冯却是心中恼怒,急瞪老汉,这老汉全做

  没有看见了,洛雪随手扔下五片金叶,这下可把那老汉乐坏了,

  连忙拉着闺女就洛雪见礼,“丫头,看见过公子,快,你以后就跟着

  公子了。”“贞贞见过公子!”那少女上前见礼,却是眼圈含泪,看上去楚楚动人。

  老汉回身迈出两步忽然又回过头来“丫头,以后跟了公子,享了富贵

  ,可千万不要忘了爹爹啊!”说着转身到是跑了起来,急急奔赌场

  去了。那老冯站在旁边心中气恼却也不敢吱唔。洛雪望着贞贞道

  “以后跟着我吧!”就转身让那卖包子的带路向前,这贞贞却是面色

  有些苍白的跟随而去。心里是有些喜意,毕竟洛雪可是要比那卖包子

  的老冯强得多了,但更多的却是对未来的茫然。

  洛雪回身看那贞贞,在细雨中瑟瑟发抖,心中有些怜爱,叫停了那老

  冯,叫其先带路找个客栈安排下,也不用他带路了,反正他也不是急这一时一刻。那冯却也乐得清闲,往旁边一拐,却是【有间客栈】,洛雪

  一乐,这名字确实起的不错。老冯带完路也就回了,也说不上是高兴

  啊还是该难受,毕竟到手的小妾让人拐跑了,自己还不敢吱声。看那

  紫衣公子,怎么看也不是他个小人物得罪的起的。洛雪带着贞贞就迈

  步而入,这客栈装饰到也雅致,“这位公子,您看看您是?”话没说

  完,洛雪随手又是一片金叶“来两间上房!”“好了,两位请跟我来

  ”说着就引两人奔二楼去了,这时贞贞却是不好意思的连忙上前拉了

  拉洛雪衣袖,不好意思的说道“公子,奴婢就不用您破费了吧,您看

  我”话没说话,洛雪就作势阻了她的话,道“跟着我,不用心疼钱的

  问题,我这却是不缺这些,一会叫店小二跑下腿给你再添几件衣裳!倒是跟着我怎么也不能委屈了你,

  不要再自称奴婢了,就叫贞贞就好了,要不我可不要你了”随手就抓

  除了一把金叶,却把那贞贞和小二吓了一跳,原来洛雪那学的上古奇

  术,号须弥禁法,能纳山川于戒,这金叶还有不少神兵利器,新奇宝

  贝都在手上拿戒指里装着呢,这洛雪在他那空间是北洛紫宵山的剑尊

  ,那好东西可是多的是了,金叶这等财务却是以山论的。贞贞不再说

  话,心中却颇为感动,向洛雪见礼,却是双眼微红。洛雪拉着她就上

  了楼。又吩咐那小二去给贞贞买衣裳去了。回身,进了房间,却见贞

  贞站在门口不好意思进来,就到“贞贞,进来坐,我有些事情却是要向你交代下的

  .”贞贞连忙进来,脸上却微微泛红,也不敢坐下。洛雪看了看到“

  叫你坐,你就坐吧,嗯?”贞贞这才坐在了洛雪对面,洛雪上下

  打量着贞贞,只见这贞贞确实一绝色少女,难得的是温柔娴静,问道

  “你可愿跟随于我,如是违心,我可以让你回去,你也不用惧怕于我

  ”这贞贞却是懵然抬头,望着洛雪,眼中透着不敢相信的色彩,口中却道“贞贞不敢如此,贞贞既然已经是公子买下的,万不敢负于公子!”洛雪点了点头,道:“我从不欺人,你若想走之时,可告知于我。我随时可以

  让你回去,我也只是再找个人就是了.”这贞贞听了这话起身,

  眼中满是悲伤,泪水却流了下来。思虑万千,猛然回身

  道:“公子,贞贞感念公子大恩,一生一世都是公子的人,绝不离开!”洛雪这时却

  放下心来,毕竟他是不愿带着个有其他心思的人一起的,身边的人必

  须是忠心于他的。洛雪到了声“好”遂让贞贞回了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去了。自己则盘坐于床上想着以后的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