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3章 彼此折磨

不加糖 | 发布时间:2021-02-23 22:52:45 | 阅读次数:11777

京城有四少,以冷厉南领头,排在第二的是顾成川。顾家但是比不了冷家家大业大,可却也有几分势力,特别是顾成川的父亲,虽出生于商家,却京城从无败绩的大律师,他的名号顾家虽然比不了冷家家大业大,可却也有几分势力,尤其是顾成川的父亲,虽出生商家,却是京城从无败绩的大律师,他的名号,可谓家喻户晓。。...

京城有四少,以冷厉南为首,排名第二的就是顾成川。

顾家虽然比不了冷家家大业大,可却也有几分势力,尤其是顾成川的父亲,虽出生商家,却是京城从无败绩的大律师,他的名号,可谓家喻户晓。

“大哥?”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冷厉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在狱中的这些日子,她没少来探望他,可是,冷厉南却是第一次来。

“怎么?不欢迎我?”冷厉南顿了顿,风轻云淡地笑了笑,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我陪我老婆来接你。”

言下之意,无非他是为了云念离来的,口中的‘老婆’两个字却分外刺耳。

顾成川眯了眯眼,他已经看到了云念离脖子上隐隐约约的痕迹,虽然她刻意带了丝巾,可是却还是难以掩盖脖子上的淤青。

“成川,你别听他……”

她小心翼翼地开了口,却看到顾成川的眸光正看着自己的脖子。

莫名地有些不自在,往后缩了缩,恰好被身后的冷厉南一把抱住,她看他,这就是他的羞辱么?

云念离越来越看不透这个人了。

……

顾家别墅坐落在云雾缭绕的山里,车子缓缓开上山,云念离无比尴尬地坐在车子的副驾驶座上,身边的人一个是她所爱,一个是爱她的,可如今,却都好像一场闹剧,让她沉陷在噩梦当中。

她很快就下了车,唯唯诺诺地跟在冷厉南身后,往屋子里走。

进门处站了个人。

“哟,我说,嫂子,你也好意思跟着回来?”顾晴儿冷声问。

一年前云念离嫁入冷家之前,她还挺喜欢这个嫂子的,可是,自从顾成川锒铛入狱之后,她对自己这个嫂子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你少说两句!”顾成川冷声斥责。

云念离觉得好笑,自己是以冷厉南妻子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的,他一句话不肯帮自己说,倒是别人表现得有点忍无可忍。

“哼,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要不是她……”话没说完,被冷厉南打断了。

“吵够了么?进屋,外公等着呢!”

顾晴儿和顾成川是亲兄妹,她维护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这话,当着冷厉南的面说的确有些不合适。

男人冷声斥责一句之后,拽着云念离匆匆进屋。

她有些不安地跟着他的脚步,很快,就看到了顾家老爷子,冷厉南的外公。

“厉南来了?”老爷子眼睛不好,低声询问旁边的管家李可。

李可点点头,泛着冷然的眸光望着这边的几个人。

“爷爷!”叫他的人是顾成川,老爷子听到他的声音,激动万分:“成川,是成川回来了!”

顾成川走上前去:“嗯,今天堂哥堂嫂一块去接我,这不,刚出来就来看看您!”

他非常有礼貌,口中的‘堂嫂’不单刺痛了他的心,也刺痛了云念离的心。

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和冷厉南,不会再有人知道,当初她无所不用其极嫁给冷厉南的背后,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救出顾成川。

他对她而言,是一辈子,注定要亏欠那个人。

“念离也来了?”老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漫无目的地寻找着云念离。

她笑了笑:“是的,外公!”

“呵,依我看,有些人就是脸皮厚,人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还有脸来?”这话是顾晴儿说的,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站在了云念离身后的不远处。

听了这话,老爷子不免皱起了眉头。

顾成川也表现出几分不悦。

倒是冷厉南,依旧冷冷地站在旁边,灼灼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爷爷,要不是云念离我哥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吗?我们顾家不欢迎她这种贱人!要不是她水性杨花到处惹事,我哥也不会再监狱里吃了一年的牢房!”顾晴儿咬着牙,没完没了地说着。

可是,这次,冷厉南面色多出了几分冰冷。

眸光像是要将面前的人看穿了一样,他睨了顾晴儿一眼:“说够了么?”

顾晴儿没料到自家大哥竟然会帮云念离说话,一时间有点迟疑。

按理说,冷厉南不喜欢自己的妻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现在他竟然公然站出帮她说话?

大家都有些不明所以。

唯独云念离心知肚明,在她还是他妻子身份时候,侮辱她就是侮辱冷厉南,所以他帮她说话,无非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

“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乖乖去房间里呆着!”他不由分说地开了口。

“表哥,我……”

顾晴儿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要不,我现在把你嫁出去?”冷厉南继续问。

半个月前,顾晴儿的母亲就想将她嫁给京城四少里的花花公子杨朔,顾晴儿死活不肯,找到冷厉南帮忙,这才侥幸逃脱一劫,没想到现在他竟然用这事威胁她?

她顿了顿,面上泛起苍白。

“我走,我走就是了……”她终于咬咬牙,不得不转身往楼上走。

云念离有些不安地站在原处,正欲开口问候顾家老爷子,却听到了冷厉南的话音:“外公,我这次来,是想告诉您,我和念离准备离婚!”

他这话刚一出口,她僵住了。

昨天,他强行占有了她,今天就要离婚?

也好,至少是解脱,至少她不会太痛苦。

心里虽然这样想,面上却免不得流露出了几分失落,泪水也不受控制的要往外涌,她贝齿死死地咬着薄唇。

“砰——”

听到这话,老爷子重重地将手中的小茶杯摔在了地上,面色冰冷:“你……你再说一遍……”

周围连用顾成川在内的几个人都怔住了,匆匆忙忙跑上去,一把扶住了老爷子。

云念离看着冷厉南。

该说的话,言尽于此,她终于还是决定松手了。

“哥,你明知道爷爷心脏不好,你说这些话什么意思?”顾成川有点忍无可忍了,见家里的佣人慌慌张张去拿药,这才冷声和冷厉南争执。

冷厉南看了看他,笑。

“这是我和她的事情,离婚是我们双方自愿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他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