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一回 联邦立狼烟再起 上将军再度兴师

老班长Mr | 发布时间:2021-02-23 17:21:32 | 阅读次数:9136

生不知可否借我?”薛蒋哈哈大笑道:“还我以为丢一城池,原是丢本书!”便入书房抬出,说:“这《兵道》全卷尽皆在此,你自挑了去。”吴昱衡谢,又道:“先生为何闷闷不乐?”薛蒋轻叹道:“今联邦虽定,这南方意志联邦仍是虎视眈眈,西南各邦也皆有异心,欲图大是日薛思齐于府中饮茶,忽见一人摘帽而入,视之,这人姓吴,名昱衡,字麒,少时是薛思齐学生,但凡问其兵机阵法,皆对答如流,薛思齐素喜之。长门起兵之时,任为骑将军,人称有韩信孔明之谋虑,项燕许褚之勇健,为荣耀联邦五将之首。吴昱衡礼毕,说:“学生今晨忽想起学生的《兵道》仍少一卷,先生可否借我?”薛思齐大笑道:“还以为丢一城池,原是丢本书!”便入书房抬出,说:“这《兵道》全卷尽皆在此,你自挑了去。”吴昱衡谢,又道:“先生为何闷闷不乐?”薛思齐轻叹道:“今联邦虽定,这南方意志联邦仍是虎视眈眈,西南各邦也皆有异心,欲图大计,难!”吴昱衡见此,无言而退。。...

  却说这自薛思齐攻破科西嘉,建立荣耀联邦,自任第一执政,领三军大将军。联邦平定,兵甲日盛,智能之士得明君,联邦日渐强盛。

  是日薛思齐于府中饮茶,忽见一人摘帽而入,视之,这人姓吴,名昱衡,字麒,少时是薛思齐学生,但凡问其兵机阵法,皆对答如流,薛思齐素喜之。长门起兵之时,任为骑将军,人称有韩信孔明之谋虑,项燕许褚之勇健,为荣耀联邦五将之首。吴昱衡礼毕,说:“学生今晨忽想起学生的《兵道》仍少一卷,先生可否借我?”薛思齐大笑道:“还以为丢一城池,原是丢本书!”便入书房抬出,说:“这《兵道》全卷尽皆在此,你自挑了去。”吴昱衡谢,又道:“先生为何闷闷不乐?”薛思齐轻叹道:“今联邦虽定,这南方意志联邦仍是虎视眈眈,西南各邦也皆有异心,欲图大计,难!”吴昱衡见此,无言而退。

  却说这意志联邦迁都伦萨,便建皇宫,名曰寒瀮,皇帝谢全终日饮酒作乐,盈月不理政。驸马苓俊代丈人理事。苓俊原是荣耀联邦军中之臣,因恋吴昱衡之妹汶,吴昱衡知后大怒,怒骂道:“马夫敢近吾妹!”苓俊遂嫉恨吴昱衡,次年与汶一同南逃至意志联邦,谢全见汶,尤喜之,收为义女,成全两人婚事。苓俊早有图荣耀联邦之意,只是上将军彦潇念及大局,不愿冒险。是日听闻荣耀联邦已建立,掷杯骂曰:“彦潇这老匹夫!如今他们羽翼已丰,怎还图得?”便谓谢全道:“几次看见彦潇单骑出城,必有隐情!”谢全遂不喜彦潇。

  谢全是日正在堂上饮酒,苓俊侍候,待谢全已喝得酩酊大醉,上前一步说道:“岳父,今联邦心头大患,便是那北边的荣耀联邦,若不早图之,悔之晚矣!”谢全已大醉,哪能回答,唯口中哼声,苓俊乃传令左右,道:“皇帝已同意,即令蔡洋将军领兵攻打荣耀联邦。”

  蔡洋领了军令,心中思衬:“未听说有何风声,为何说打就打?”便问来使,来使拔剑说:“上将军有令,诸将无复言,即刻行事,违令者,斩!”蔡洋只得领了兵,悻悻而去。

  当日薛思齐正与卿牟益民议事,吴昱衡匆匆而入,薛思齐笑道:“吴麟可是又丢了兵书?”吴昱衡急道:“哪里有什么兵书,如今城池可真不保!”薛思齐站起,说:“你且说来。”吴昱衡道:“意志联邦大军五万,正向我军开来,蔡洋已领兵至南长门驻扎了!”牟益民站起,扶吴昱衡坐,道:“吴将军莫急,依我看,这来者不善,但不必惊慌,将军且喝口水先。”吴昱衡又站起,“哪有这闲心,大军压境,二位先生竟毫不慌张,难道已有破敌之策?”牟益民笑道:“未见敌军怎能有策?但我知这蔡洋也并非良将,他不敢冒进,必定要等大军集结完毕再倾巢而出,所以,喝口水又能耽误多久?”吴昱衡才坐,又问:“那接下来如何迎敌?”薛思齐说:“敌屯兵在南长门,必有取长门之心。明日你与王梓力将军各整点一万部队,随我去长门,让冉雨侬将军留守此处,以备不测。牟益民你与我一同去。”

  正说到此,阶下一人大喝道:“五万齑粉何足挂齿!不用两万,我只带三千去便够了!”

  第二回战长门蔡洋败兵袭敌营上将用计

  却说这阶下大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王梓力,王梓力字文台,生得脸盘宽阔,虎背熊腰,与薛思齐旧识,莫米诺会战之时,王梓力领二十精骑,来往冲突,面无惧色,当时薛思齐望左右曰:“文台真猛将也!联邦得此将,如同刘备得赵云,赵构得岳飞!”从此世人皆称其为“王子龙”。

  牟益民闻之,笑道:“王将军何故出此狂傲之言?”王梓力大叫:“我视这五万如草芥一般!哪还需要兄长用两万,我一骑把那蔡洋斩杀便是!”薛思齐叱道:“休得胡言!敌人兵精粮足,切不可轻敌,你且退下,明日出征。”王梓力仍想辩驳,薛思齐又道:“退下!”王梓力见兄发怒,慌忙退下。

  却说吴昱衡到营亲点步军八千,骑兵两千,正欲出营,却见营门前立一人,手执一杆长枪,挡住去路。吴昱衡视之,乃偏将军蔡彬,蔡彬本是蔡洋之弟,蔡洋妒其能,蔡彬只得逃至此,薛思齐喜之,册为偏将军。吴昱衡道:“蔡兄此来有何贵干?”蔡彬曰:“特请将军带吾出征!”吴昱衡道:“你可知此去当面之敌是谁?”蔡彬道:“乃是蔡洋。”吴昱衡叱道:“那你此去还会回来?”蔡彬大笑道:“蔡洋待我极薄,早未念及兄弟之情,何以是吾兄?薛将军待我确如兄弟一般,何以不效犬马之劳?将军若是不信,我愿第一个出阵,将蔡洋小儿拿下!”吴昱衡亦笑:“好一个忠勇之人!好!随我出征!”

  正是时蔡洋领兵已到南长门屯扎,却按兵不动,在河边扎下营寨。是日蔡洋正于河边巡走,忽见一飞骑赶上,视之,乃帐下谋士文正,文正字梓,原是独立联邦军中谋士,后败军之际,逃至南方,先后被谢全、苓俊收入府中为门客,今次出征,苓俊对其说:“蔡洋为人衷心但优柔寡断,你随他一同去以免误了军机。”文正于是随军至此。

  文正至蔡洋身边勒马,礼毕,问道:“将军已到此多日,何故不出?”蔡洋道:“后军未至,不敢冒进。”文正急曰:“对岸只有数千守兵,将军有何惧?若是再等几日给敌人可乘之机,使敌援兵进抵,悔之晚矣!望将军明察。”蔡洋摆手道:“不必多言,此去必要保万无一失,否则难以交代。”文正叹息而去。

  两日后薛思齐领军至长门关下搦战,蔡洋忙引军出。两阵对圆处,薛思齐匹马迎出,指蔡洋道:“我与汝君并无嫌隙,何故出兵伐我?”蔡洋自知理亏,便拔刀策马来,薛思齐身后吴昱衡挺枪拍马来迎,战不数合,吴昱衡诈败而走,蔡洋大笑道:“人说吴麟有万夫不当之勇,而今看来,徒有虚名罢了!”正说此时,忽见斜刺冲出一骑,正是蔡彬,蔡彬举枪大怒道:“老匹夫还记得我否!”蔡洋大惊,险些跌下马来,着使偏将王灵出阵迎敌,被蔡彬一枪刺于马下,吴昱衡此时掉头驱兵掩杀,蔡洋急带兵逃回河对岸。

  蔡洋回营后,忙诣文正道:“悔不听先生之言,如今计将安出?”文正笑道:“折些兵马何足惜哉!我有一计可败敌。”蔡洋曰:“愿闻其详。”文正道:“今敌虽胜,但我军仍数倍于敌军,如今不如即渡河去,引敌与我会战,将军再领一军至山上驻扎,会战始时,敌必将倾巢而出,将军自领精骑取下关隘,前后夹击,必能大败敌军。”蔡洋从之。每日命军士至关下骂战,但薛思齐闭关不出。

  数日后,长门关内粮草难继,牟益民谋曰:“将军可弃城而去,引敌入平原再以骠骑击之。”薛思齐道:“汝所言甚善,但我已有破敌良策。”便令吴昱衡领兵望西而走,留下旌旗,自己仍是闭关死守。

  蔡洋见敌仍不出战,心中焦急,诣文正道:“再如此拖下去,我军粮草已撑不了多少时日。”文正道:“将军可用箭向城楼疾射,逼敌出战。”蔡洋然其言,便领一万弓弩手至城下乱箭射去。连射半日,正午时分,薛思齐领兵出关,文正看毕,说:“敌人旌旗一个未差,必是倾巢而出。”薛思齐命王梓力出阵。敌阵中窜出一将,须已半白,大吼曰:“我乃左将军王冲!汝小儿快快回去!”王梓力以矛指之,骂曰:“我不欺老叟!”王冲大怒,拍马来迎,与王梓力战于一处,战至百合,王冲力尽,便向王梓力脸上虚晃一枪,夺路而逃,薛思齐趁势引兵左右掩杀,双方交兵一处。

  蔡洋在山上看见战事,便领兵向关隘冲去,刚欲行,忽闻背后人喊马嘶,望去正是蔡彬领兵劫了河对岸大营,营中火起,蔡洋大怒,便要冲去。忽然背后一声炸雷般吼:“蔡小儿哪走!”回视之,正是吴昱衡领骠骑数百赶到,蔡洋大惊,拨马而走。原来这吴昱衡领了薛思齐军令,至山后驻扎,只看敌寨火起便直出兵,蔡彬与其同行,吴昱衡扎营后,蔡彬便领精兵一千偷敌大营,蔡洋军见无旌旗,便只道是前线败军,放入营来,蔡彬入城便四处点火,吴昱衡见之,便即刻领兵杀出。

  蔡洋军见后寨被夺,皆无斗志,望南而逃,荣耀联邦军步步紧逼,薛思齐下令军士不得贪图盔甲兵器,将敌赶至河边,落水溺亡者不胜数。剩余军士狼狈上岸,却又遇蔡彬领军杀来,四散而逃。

  蔡洋冲出战阵时,身边仅剩亲卫数人,急急往南逃去,后方又有兵追来,为首一将正是吴昱衡,吴昱衡大叫:“老匹夫不是说我徒有虚名么!回马来我们决一死战!”蔡洋吓得肝胆俱裂,哪敢答话。少顷,却见前方有一支兵马望此处而来。蔡洋仰天大吼道:“天欲亡我也!”

  欲知来者是谁,且看下文分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