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1章 惊悚

一代妖孤 | 发布时间:2021-11-26 00:29:32 | 阅读次数:15725

死虾一样躺在床上足足老半天,姜暖终于等到选择接受了现实:她再次穿越了。望着迎面而来飘下去的土渣,再也没有再顾悲冬伤秋,一个纵步从床上跳下去。倒杯水给自己压惊,姜暖就上下打量起房间。房间很简约,不,也许用破旧更加最合适。十平方左右的房间,除了一张双人床,仅有一个掉漆看着迎面飘下来的土渣,再也顾不得悲冬伤秋,一个纵步从床上跳下来。。...

死鱼一样躺在床上整整半天,姜暖终于接受了现实:她穿越了。

看着迎面飘下来的土渣,再也顾不得悲冬伤秋,一个纵步从床上跳下来。

倒杯水给自己压惊,姜暖开始打量起房间。

房间很简洁,不,或许用简陋更为合适。

十平方左右的房间,除了一张双人床,只有一个掉漆的木箱、一个补了半条腿的桌子。

桌子上放了一个竹杯和破了边的大海碗。

“什么情况?这家怎么混到这地步的?”姜暖喃喃自语,下意识的用食指点了点下巴。

姜暖感觉自己去支教的山区都比这里好很多。

即使知道这不是现代,这堪称艰苦的环境还是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别人穿越都有金手指,不知道穿越大神可不可以施舍给我一个。”姜暖暗自嘀咕,“我不贪心,一汪水质好的井加两三亩地就行了。”

姜暖的话刚说完,就感觉脑海中多了什么,集中精神冥想后,发现多了一处小空间。

空间真的很小,三亩地、一口井加一间茅草屋,地上的土黑的流油,以姜暖老辣的眼光判断,这地比施了各种有机肥的土地还要肥沃十倍。

随口嘀咕的姜暖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又掐了掐自己的脸,“这是……真的?”

“进去!”心念一动,姜暖出现在空间。

“出去!”念头刚致,她又出现在房间。

她像一个刚得到玩具的孩童,乐此不疲的在空间和房间穿梭。

十几次之后,姜暖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确认之后,姜暖整理一下衣冠,双手合十,郑重、认真又虔诚地在空间向虚空拜了三拜,“谢谢大神给的机缘,姜暖一定好好利用。”

刚说完话,姜暖立刻感觉到一只无形的手抚摸自己的脑袋。

轻轻的,暖暖的,仿佛春风一般。

恍惚中,她好像听到一声轻笑。

“大……大神?”姜暖紧张的说话都磕巴了。

这句话说完,她感觉自己的额头被点了一下。

“谢……谢谢大神,有没有什么事我能为您做?”姜暖说完,忐忑地看着虚空,没有一丝底气。

她真想做些什么感谢大神给自己的机缘,不仅给了这个空间,还给了第二次生命。

但,她有自知自明,她一个小小的凡人,一个蝼蚁,能做的很有限。

寂静,良久的寂静。

姜暖自己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突然,从天空飘下一张泛着淡淡金光的纸。

姜暖接过纸,就看到泛着金光的纸面上游云惊龙的四个大字:行善积德!

“行善、积德,”姜暖重复一遍,朝虚空拜了拜,“姜暖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大神。”

她的话刚说完,金黄色的纸张化成点点金光,洒落在井里,须臾,空间回归平静。

姜暖等了好久,没发觉任何反应,猜测到大神已经离开,失落地离开空间。

心里虽不舍,却也知道大神已经厚待她,不该奢求更多。

平复心情后,她推开房间门。

初春的天有些凉,午后的太阳却照得人暖洋洋的,依旧有些沮丧的姜暖沐浴暖阳,心情都变得明快很多。

躺床上半天,全身都僵硬了,她甩了甩胳膊踢了踢腿。

突然,一道温柔的女声响起,“娘,你起来怎么不叫儿媳侍候?”

姜暖僵硬地转过头,眼睛闪了闪,咬着牙开口,“老,老大媳妇,你来了。”

“娘,你今天怎么有些奇怪,”黄王氏顿了顿,忐忑地看了一眼姜暖,“是不是儿媳哪里做的不好?惹了娘生气?”

“没有,你做的很好,”姜暖心虚地摇头,随即,小心地试探,“为何这样说?”

“娘,”王氏抿了抿嘴,“你平时没有,没有这么和善。”

说完这句话,王氏立刻脸色大变,全身的血色迅速退却,变得惨白。

她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婆婆,最恨别人说她坏话,自己居然当面说。

想到自己即将被休回娘家,王氏顿觉天塌下来了,眼泪不自觉的汩汩下流。

“你别哭啊,”姜暖最害怕别人哭,有些无措,“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你别害怕。”

姜暖自觉惹人哭,说话的声音很轻柔,还笨拙的用自己的手帮王氏擦泪。

她以为这样能安抚好人,却不想黄王氏更加害怕,全身都颤抖起来。

跟待宰的鸡崽似的,浑身哆嗦成一团,却强忍着害怕不敢有一点动作。

姜暖想继续安慰,突然,一道泼辣的女声响起,“大嫂,你是不是又惹娘生气了?还不快向娘赔罪?娘那么辛苦为全家操持,咱家能吃饱饭全是娘的功劳,你就不能体谅娘一些?”

说着,妇人走到院子里,心疼地看着姜暖,“娘,就知道大嫂是个不成事的,怎么能让娘披头散发出来,咱们先回屋,儿媳帮娘把头发梳好!”

“不,不用了,”姜暖轻咳一声,故作冷淡地开口,“你们忙你们的,别管我,发髻梳太久勒的头皮疼,我散开头发松松头皮。”

“娘,你一个人行吗?”泼辣妇人纠结地看着姜暖。

“老二媳妇,老,老婆子说的话不管用了是不是?”姜暖说完,特意给了她一个凌厉的眼神。

感受到姜暖的怒气,谢氏眼神瑟缩一下,连忙摇头,“没有,绝对没有,是儿媳错了,儿媳这就走。”

谢氏忙不迭的离开院子,走的时候,还不忘把眼睛哭肿的王氏拉走。

两人走后,姜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总算应付过去了。

姜暖只有原身浅薄的记忆,能认清特别亲近之人,再多的就没有记忆。原身的性格她并不清楚,但从两位儿媳的表现可以推测出原身的脾气并不好。

这个也正常,古代大部分的婆婆都是磋磨儿媳妇的极品,这点,她虽有心里准备,却很难适应。

而她之所以躺床上半天没回神,就是因为早上被两妯娌那声娘吓得。

她一个单身贵族,突然被两个面色暗黄浑身沧桑看起来比自己还老的妇人叫娘,心里那种惊悚,不是语言能形容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