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六章 接风夜宴

银几两 | 发布时间:2021-11-25 | 阅读次数:29991

霍云希迅速也瞅见了他们,轻移款款朝这边回来,但又似略有畏惧,并没有靠得太近,只远远超过的躬身施了一礼,娓娓道来道:“没见过神将大人。”但是大半日光景,她便已褪尽了前天的困窘之貌,经过精心细致的梳扮,罗裙碧簪,身姿婀娜,给本就国色天香的面容更添几分殊色,叫人移不过半日光景,她便已褪去了昨天的窘迫之貌,经过精心的梳扮,罗裙碧簪,身姿绰约,给本就国色天香的面容更添几分殊色,叫人移不开眼。。...

霍云希很快也瞧见了他们,莲步款款朝这边过来,但又似有所忌惮,并未靠得太近,只远远的欠身施了一礼,娓娓道:“见过神将大人。”

不过半日光景,她便已褪去了昨天的窘迫之貌,经过精心的梳扮,罗裙碧簪,身姿绰约,给本就国色天香的面容更添几分殊色,叫人移不开眼。

面对此般佳人,沈重黎却不甚解风情,依旧神色淡淡,“不必多礼。”

“昨日事态匆忙,还未来得及谢过大人相救之恩。”说这话时,霍云希露出个温婉笑容,大方得体,似比那满园景致还引人入胜。

沈重黎波澜不惊,回了句“无须客气”,随后同她告了辞,先走了一步。

平安见两人不过两个来回就没了下文,颇有些无趣,正要跟着离开,却被霍云希叫住:

“平安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她身上还穿着属于她的外衫,昨日里不小心沾染上的山匪血迹仍在上面,也难怪会被一眼识出。

“是啊,又见面了。”若不是被迫,她宁可不见这个面。

霍云希一哂,“昨日我便让姑娘同我们一道回来,姑娘要是听了,也不至于徒生许多麻烦。”

一番话下来,倒显得平安像个不知分寸的人,不比她大度识礼。

平安哑然失笑,也不知现下人都走了,她这般攀比作态与谁看,回说道:“我倒不怕麻烦,就怕麻烦到霍小姐,毕竟之后恐还要继续同霍小姐一块儿上路呢。”

讲完,她也没心思去瞧对方反应,兀自走了开。

回到先前的院子,平安第一件事便是换身衣裳。

自重生以来,她几乎不曾好生收拾过自己,一来是这世道女子地位不高,如强抢民女这等腌臜之事宛若家常便饭,于没有背景的普通百姓而言,样貌出众反而百害而无一利;二来是她左脸上还有个时隐时现的骇人印记,被常人看见总会生些事端,她便干脆顺势在脸上画上胎记扮丑,一举两得。

再就是她如今身份不似从前,邋遢点便邋遢点,已讲究不了太多。

瞧屋子里各类物件一应俱全,平安也不客气,从楎椸上随意挑了件崭新的衣裙换了上,随后坐到铜镜前,正打算重新将胎记补上,早早不见踪影的玄乌忽地从窗外飞了进来,见惯了她平常的不修边幅,一见到她这模样,惊为天人般直围着她打转道:“姑娘,你这样穿可真好看。”

平安唇角微弯,哪能瞧不出它是在为刚才弃她而逃的行径讨好自己,可夸赞的话有几分真心暂且不论,听在耳里至少叫人舒心,一时起了逗弄心思,“有多好看?”

“简直就是他们说的天女下凡,倾国倾城,风华绝世,闭月羞花……”小家伙绞尽脑汁,把平生学来的溢美之词一股脑都吐了出来。

平安听得心情大好,手上动作也快了几分,不一会儿工夫,只见镜里人左脸上就多出了块与之前无异的红斑。

傍晚,禹城城主寻来别院,说是在府中设了宴,想给众人接风洗尘。

神使别院无庖厨,见他来得应时,神武骑就未却他盛情。

平安与霍云希同在受邀之列,也跟着一起前往。

等出了别院,平安方知,原与别院一墙之隔的恰好正是城主府邸,来去不过几步路脚程。

抵达姜府后,因男女不可同席,她们二人不得不与一行人分了开,被安排至用帘幕隔开的女眷行列。

姜家女眷寥寥无几,一眼看去,除去两个像是妾室的风韵妇人,就只剩下一名年轻小姐。

那小姐约莫与平安差不多年纪,生得娇柔秀丽,容色虽比不上霍云希精致,但两靥天然一段愁绪,别有一番我见犹怜的风情。

姜小姐似极为怕生,见到来客非但没有起身迎接,还格外低了低头,掩藏面容。

对她此番行径,姜家人像是司空见惯,其中一紫衣夫人解释道:“我们小姐她自来胆小,无礼之处还请两位贵客勿怪。”

霍云希微微一笑,说了句“无妨”,方安坐下来。

许是见霍云希气度不凡,那妇人当即起了攀交心思,开口询问起她家世。

霍云希倒也不藏掖,大方地自报家门。

一听是列阳霍家,妇人顷刻眼前一亮,语气中不由多了几分讨好之意:“原是霍家小姐,难怪生得这般天人之姿。”

听多了这类恭维夸赞,霍云希已是波澜不惊,莞尔道:“夫人谬赞了。”

两人又闲谈了一阵,妇人忽而将目光转至平安,虽瞧平安姿容平常,但想到既能与霍云希同行,身份定也不简单,不禁问道:“不知这位姑娘是哪家千金?”

闻言,霍云希眸中闪过一丝玩味,端直了身子,自觉留出容二人交流的空档。

平安正夹了筷子吃食送进嘴里,听到问话,也不急着回答,只等细细咀嚼咽下后才漫不经心道:“我不过是个乡野女子,可称不上‘千金’二字。”

这般举动,尽显轻慢无礼,倒是应实她口中所说的乡野之气。

妇人心理有了谱,便不多与她寒暄,又将注意力落回了霍云希身上。

外间杯酒言欢,里头女眷自也要照顾周到。

席间,一名女婢端了壶酒进来,一一为她们斟满,闻着浓郁的酒香,紫衣妇人欢喜若狂,“这可是老爷的陈年珍藏,二位姑娘当真是有口福了。”

霍云希本不喜饮酒,闻言也不好当众拂了主人家面子,便端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小口,不想,这酒闻着虽烈,喝进嘴里却不辣嗓子,反倒有丝丝甘甜直浸心田,令人回味无穷。

意识到此,她不再露怯,难得豪爽地一饮而尽。

其他人见状,都也喝了起来,唯有平安只瞧了眼杯中清冽,便搁在一旁,动也未动。

紫衣妇人连喝下几杯后,发觉平安无所动作,又对她开了口:“姑娘为何不喝?”

“我不喜欢喝酒。”原因简单,不喜欢便不喝。

只是语气委实嚣张了些,直叫问话人脸色有些不好看。

霍云希见状,出声打圆场道:“我这位朋友就是这般脾气,夫人切莫往心里。”

此话一出,两相对比,更显得大家小姐的知书达理。

妇人神色稍缓,这才将尴尬的气氛揭了过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