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四章偃月仙宗

笺月 | 发布时间:2021-11-24 13:49:32 | 阅读次数:2807

宗门二技能现场回去的时候,其他人都是自行选择回宗,仅有颜清是被宗主和玉流仙子轮流护着,用幻影移形的法术,瞬间移动回宗门的。这法术仅有金丹以上的人才能用,颜清是沾了光才使得用凡人之躯体验感受一回。从她圈了偃月仙宗到现在的,她师父还未和她曾说一句话,始终不发一从她圈了偃月仙宗到现在,她师父还未和她说过一句话,一直不发一言,让颜清觉得很是紧张,师父这样冷酷,看来日后修仙的日子需格外谨慎才是。。...

宗门大招现场回来的时候,其他人都是自行回宗,只有颜清是被宗主和玉流仙子轮流护着,用幻影移形的法术,瞬移回宗门的。这法术只有金丹以上的人才能用,颜清是沾了光才得以用凡人之躯体验一回。

从她圈了偃月仙宗到现在,她师父还未和她说过一句话,一直不发一言,让颜清觉得很是紧张,师父这样冷酷,看来日后修仙的日子需格外谨慎才是。

掠过山门后,她们直接入了大殿,并未在外停留,本以为接下来就是拜师之礼了,结果玉流仙子吩咐弟子先带她下去梳洗。

颜清自然不敢有异议,好在此时众人还未归来,宗内的弟子还不知道颜清的身份,因此领命带她梳洗的师兄絮絮叨叨的说:“你怎么是跟玉流长老还有宗主一起回来的,还弄的这样脏?”

如果只是普通的脏污,使个净身诀便可,但颜清为了保命,这几个月一直穿着这脏兮兮的衣服,头发也没洗过,只敢在没人的湖里洗洗身体,此刻知道能梳洗自己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都不说话,我叫雁书,你叫什么?”雁书师兄看着眉清目秀,却颇有碎嘴婆的架势,颜清庆幸自己此时正在装聋作哑,不必回应他的絮叨。

“玉流长老吩咐了,带你去玉清池,你可真有福气,玉清池可是宝地,宗门中只有长老和为门中做了贡献的弟子才能泡的,泡一次可以增一年的修为灵气,就是凡人,泡一次也能洗筋伐髓。”毕竟是四大宗门之一,自然有许多小宗门望尘莫及的优势。

很好,她就喜欢雁书这种,不用问就为人答疑解惑的性格,想来玉流仙子特意安排雁书来照顾颜清,便是了解他的特性。

洗经伐髓。她听娘亲提过,原本还以为只有洗髓丹一途,没想到偃月仙宗有此宝地,免了她的烦恼。

“小师弟,你可要做好准备哦!这洗经伐髓之痛可是难熬的很,资质越差越难熬,不过你既是宗主亲自带回来的,应当资质不差……?”雁书目瞪口呆,他是谁,他在哪?

谁能告诉他,为何好好的小师弟,洗去脏污竟然变成了小师妹?

还没从这打击中缓过来,又见小师妹,从净身池出来跳进了玉清池,而且还眨着眼满脸疑惑,面上看不出一丝痛苦。

“你你你……”雁书失言了,他大受打击,想当年,他为宗门打败前来挑战的中级宗门弟子,得了玉清池一次体验的机会,可是疼的死去活来,不过自此他修炼的速度快了不少,感觉身体都轻盈了不少。

颜清用心感受着玉清池,发现除了温暖了些,与那净身池的池水无甚区别,便也懒得多泡,遂起身准备回大殿找师父。

“你不泡了?真的没有感觉吗?不痛?”雁书觉得自己的认知出了大问题,难不成这玉清池真的不是每个人都痛?可是不对啊?即使是长老们那般修为,进了玉清池,也是承受不住的,他时常伺候左右,再清楚不过了。

纵然神经大条如雁书也发现了颜清的异样,似乎没有听到小师妹回应过他,难不成,小师妹是哑巴?天哪!雁书的八卦之魂燃烧起来,按理来说,聋哑之人是万万不可能进入修仙门派的,可是小师妹是宗主和玉流长老亲自带回来的,今天他算是长了见识了,小师妹这人就不能以常理度之。

雁书替她捏了个净身诀,烘干了衣服头发,忙带着她回大殿,净身诀是小法术,所有修士都会的基本法诀,只是此时颜清还是个不懂法术的凡人。忍着一肚子疑问,雁书也不敢耽误小师妹的事,目前看来,小师妹不是他这种平凡弟子能比的。

“所以你打算让他住灵越峰?他虽是掌门首徒,可是独得一峰这也说不过去啊!”玉流觉得掌门师姐可能是昏了头了。

“他身份特殊,自然不能和别的弟子同住,再说他一个小子,与本座同住多少会不自在,我就这一个徒弟,宠着点怎么了?”

“不是不让你宠徒弟,方才你说要给他安排秘境修炼,要传他掌门功法我都没意见,再说你让丹堂长老,炼器堂长老,符堂长老一起为他炼制防身之物,我可有置喙?师姐,他还小,你不能操之过急,现在让他择峰独居是害了他,他若出点差池也需身边有长辈看护啊!”玉流仙子这番话终于让浮若沉思了起来。

而颜清,雁书把她送回这里便退下了,她站在这里,听到师父和师叔在说话也不便打扰,玉流她们当然知道门外站着颜清,可是她们当她听不见,便打算说完再安排她。

颜清默默在门外对手指,越听越觉得自己的选择十分明智,本以为师父是个冷面严师,没想到冷漠脸下的本质,是个这样的暖心肠,看来自己在偃月仙宗不会吃苦了。

哗的一声,殿门打开了,玉流仙子招手示意,颜清连忙跑进去。

衣服还是先前那件带着补丁的粗布麻衣,只是洗去脏污之后,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个女娃娃。

“你?竟是个小女娃!”玉流的反应比雁书强些,到底是长辈,很快便镇定下来。

颜清分明见自家师父眼中闪过喜色,只是此刻又恢复了宗主的冷漠脸,心想原来你是这样的师父。

“师姐,你的担心白费了,是个女娃娃,你可以抱着睡了。”玉流打趣道,她和浮若多年师姐妹,感情非同一般,也只有她知道自家掌门师姐就是个空架子,骨子里比谁都好说话,就是个傻白甜。

“胡说什么,怎么你羡慕啊?谁叫你家的臭徒弟是男娃的?”颜清发现师父真的很了不起,居然用冷漠脸说着逗逼话,而且毫不违和,如果不是她自制力好,此刻脸上的表情就崩了。

“别说这些了,拜师大典得等他们赶回来时再办,我先让人带她去安顿下来再说。”说完,似乎才想起来,她还不知道这孩子叫什么名字呢?

用纸笔问了颜清的名字,浮若嫌这名字不够贴合她掌门首徒的身份,便给她取了道号,曰“落月”。

颜清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名字不过是个称呼,师父喜欢便由着她吧!

这次领着自己的还是雁书,玉流觉得雁书办事还算牢靠,有他在落月也不至被欺负。

“落月师妹,真没想到,你竟然是掌门首徒,咱们先去领你的身份玉牌和你的弟子份例,还有带你认一下宗门中丹堂,练武场,炼器堂等等日后需要熟悉的场所。”

还是雁书一个人喋喋不休,落月不发一言,偶有路过的弟子,也只是好奇的看一眼落月,毕竟能让掌事弟子亲自领着入门的弟子,应当身份不凡。

一路上落月忍着心中的惊叹,这偃月仙宗的建筑辉煌大气,岂是她一介小山村出生的凡人能想象的。

整个偃月仙宗都在偃月山上,护山大阵将整个偃月山都笼罩其中。各峰都坐落着洞府宫殿,供偃月仙宗各堂长老分居。

雁书带着她去各峰转了转,各峰长老都知道落月身份,自然放他们通行无阻。很快转完了各峰。

又去了后山,见了护宗圣兽,得了圣兽的一缕神识,日后若是她在外受了重伤,可以得一次护住元神的机会,修仙之人,元神不灭,便算不得真正的身死。

来到外门执事堂,这里主管所有宗内弟子的杂事,比如发放份例,发放宗门任务等。

“吴长老,这是玉流长老吩咐的新晋内门弟子,你将她的份例给她吧!”雁书是内门掌事弟子,自然不需要像寻常弟子那样对执事堂长老毕恭毕敬。

一条长案,上面放着几摞玉简,案上一只紫金香炉,正冒着缕缕香烟,长案后坐着一名儒雅书生模样的长老。

他闻言放下手中玉简,指了指身后的柜台,那里的弟子已经将东西准备好了,雁书知道是自己先失礼惹吴长老不快了,遂也不好再计较他不搭理自己。

柜台后的执事堂弟子递过来一个白色类似锦缎的布袋子,将口扎紧便是荷包模样,落月自然知道那是乾坤袋也就是储物袋。

“这里面是十块上品灵石,一瓶清元丹,一册新弟子入门须知,一套偃月仙踪内门弟子法衣,一把上品法器。”现在还没有举行拜师大典,所以暂时还是按普通内门弟子的标准领份例。

领完份例又去领了两名杂役弟子和洞府钥匙(一面阵旗),杂役弟子便是些灵根较差,又想留在宗门的弟子,雁书为落月选的是两个十二岁左右的小丫头,修为却也有炼气二层,在杂役弟子中不算差了。

相比于雁书,两个小丫头倒是内敛了些,不过也很是活泼可爱,毕竟年纪尚小。一个叫红雪,一个叫白云,倒也很接地气。

他们这些修仙的人,大多杂事使个法诀就解决了,杂役弟子不过是帮着跑跑腿,料理些不必内门弟子亲子做的小事,外门弟子自然没有专门的杂役,住的也是几人一起的院子,像落月这种,入门就是独立洞府的,在内门弟子中都是特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