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一章托孤

笺月 | 发布时间:2021-11-24 13:49:10 | 阅读次数:24674

炊烟袅袅升起来,远方的红霞,染的孤霞山分外朦朦胧胧。颜清照旧捧着书,坐在屋外的大树下,屋子里又传来一声声干咳,每咳一下都让她的心跟随一颤。娘亲的病越发重了,为了不让娘怕,她从来不他不在娘面前哭。“颜颜,去叫村长爷爷回来!”颜月忍着不适感,盼咐女儿,颜清照例捧着书,坐在屋外的大树下,屋子里又传来一声声咳嗽,每咳一下都让她的心跟着一颤。娘亲的病越来越重了,为了不让娘担心,她从来不在娘面前哭。。...

炊烟袅袅升起,远方的红霞,染的孤霞山格外朦胧。

颜清照例捧着书,坐在屋外的大树下,屋子里又传来一声声咳嗽,每咳一下都让她的心跟着一颤。娘亲的病越来越重了,为了不让娘担心,她从来不在娘面前哭。

“颜颜,去叫村长爷爷过来!”颜月忍着不适,吩咐女儿,她知道自己已经油尽灯枯了,这么多年为了女儿,她已经尽力在支撑了。

颜清仓惶起身,手中的书也掉了下去,眼泪蓄满了眼眶,她强忍着没有哭泣,赶忙回道:“娘亲,女儿这就去。”

村长家在村东头,平时,因为娘亲多病,都是村长爷爷照顾她,可以说村长爷爷是除了娘亲之外,她最亲的人。

“村长爷爷!”

“颜颜啊!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般着急跑来?”

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老人,颜清的泪一下憋不住了,累的村长爷爷慌忙给她擦眼泪,安慰她。

“爷爷,快,我娘亲在等您过去。”一边说一边拉着村长爷爷的手,恨不得爷爷能跟自己一起跑回去。

不出她所料,娘亲躺在床上,脸色比中午时更惨白了些,此时已经在很用力的呼吸,她知道娘亲还有话要说,便乖乖的跪在床前,看着娘亲把枕头下的银子掏出来,递给村长爷爷。

“荣伯......咳......我……”

村长爷爷红着眼眶,看着眼前这个苦命的女人,孩子还这么小,她却......

“阿月啊!你放心,伯伯都知道,你安心,你安心......”

颜月闻言,眼神转到颜清身上,她的女儿啊,已经这么大了,她不能再陪她了。

一滴泪落入枕头,颜月闭上了眼。

“娘!”

这是颜清说的最后一句话,她自那之后便不再开口,只是木木的发呆,看着她这样,村子里的所有人都心疼不已,村长爷爷料理完颜月的后事,便打算带着颜清启程,去颜月交代的所谓修仙门派。

颜月只说了青云山的大概位置,她也只是把颜清托付给村长,让村长送她去青云山,其他的都只告诉了颜清,这么多年,她早料到有这一天,所以早就把一切都交代了。

走了小半年,颜清已经从一个水灵的小姑娘变成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为了方便行路,颜清被打扮成了小童子模样。

村长爷爷年纪大了,腿脚不行,两人从孤霞村出发,每日只能行二三里,因为银钱不多,所以大多时候都是找破庙之类的地方留宿。

这一日,照例找破庙歇脚,却不想迎面走来一群带剑的修士,他们穿着统一的青色衣袍,腰上悬挂着玉牌,一个个面带骄傲,言语间好像是接到了什么任务,正打算去大展拳脚呢。

“老头,这小童卖与我如何?”突然一个刀眉吊眼梢的青年拦住颜清爷孙俩的去路。

村长爷爷吓地身子一抖,他早就在来的路上听说了,很多修士会买凡间的小童去炼药,实在是骇人听闻,可凡人如何和修士斗?

颜清连忙伸手扶住村长爷爷,怒视面前的那群修士。

“呦!这小童倒是个犟骨头呢!”

“哈啊哈!”

“子逐兄,何必同他们啰嗦,一个小童罢了,给那老头一颗下品灵石,将人带走便是!”

那些人,竟没有一个将他们当人,仿佛是买个猪仔一般,颜清清楚的看到他们眼中的轻蔑。

“仙人饶命啊!”村长爷爷扑通一下跪在他们面前,匍匐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求仙人放过我们爷孙,求仙人大发慈悲,饶了我的孙儿!”

颜清拼命去拉爷爷,可是爷爷还是坚持要给那群畜生磕头,因为看到村长爷爷磕头的样子,他们在笑,狂妄的笑。

“子逐,算了,何必为难他们,我们走吧!”一名面容平和的青年不忍地说到。

“走?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管我?你师父不过是个废物筑基长老,管的是膳房,我师父可是管刑罚的金丹长老,以后掂量清楚自己的分量再说话。”

其他人显然也是以那个子逐为首,颜清看向那个帮他们说话的修士,记住了他,她娘自小教她,要善恶分明,也要快意恩仇,有恩她自然会报,有仇她也不会轻易放过。

似乎也不想再耽误,子逐一挥手便将颜清摄到面前,扔了一颗下品灵石给村长爷爷,一副强买强卖的样子。

村长爷爷本就磕头磕的晕眩,又见那修士蛮不讲理地抓了颜清,大急之下扑向子逐,大喊道:“小老儿与你拼了,你放了我孙儿!”

“找死!”

“不要!”

“子逐住手!”

先前帮他们说话的青年,连忙阻止,可是还是晚了,子逐已经将村长爷爷击飞出去,颜清眼睁睁看着别人打伤村长爷爷,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可是娘亲不许她暴露,她该怎么办,她必须要反击。

几乎是本能的反应,颜清拔下头上的发簪,插入子逐的腹部,她够不到胸膛,否则必一击致命。

“怎么可能?”

子逐瞪大双眼,手捂着伤口,看着这平平无奇的小童,直直的倒下去,他不愿相信,一个俗世小童,凭何伤他?

颜清趁其他人都慌忙给子逐疗伤的当口,掉头跑到村长爷爷面前,她害怕极了,失去娘亲,她是已经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的,可是村长爷爷,如果村长爷爷有个三长两短,她一定和那个子逐不死不休。

“爷爷!”

“颜颜,你快跑!”

“不,爷爷,你跟颜颜一起走!”

“爷爷不行了,你快跑,一定要听你娘的吩咐,好好修仙!”

“你们一个都别想走!”一直附和子逐的那个修士,此时正将剑横在颜清脖子上。

子逐在外门弟子中一向都是领军人物,他师父是外门长老中修为最高的金丹长老。而这对俗世爷孙竟然将子逐伤成这样,他们回去定然无法交差,不如把他们抓回去,交给金长老泄愤。

万万没想到,尹上却突然拔剑将他的剑挑落,放下隐雾符,然后将颜清他们带到飞行法器上,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御器飞行了一段距离了。

他们飞到了一个坊市,尹上似乎灵力用尽了,路上他给村长爷爷喂了一颗疗伤的丹药,这才让村长爷爷没有立刻断气,不过这也无济于事,老人家已经不行了。

“爷爷!你不要说话,颜颜给你找药,一定能治好你的,你别丢下颜颜!”颜清已经不知所措,她没有办法,虽然娘亲教过她很多东西,可是不包括医术,她也没有钱,她没有办法救村长爷爷。

“傻孩子,爷爷已经老了,不要难过,能把你送到这里,爷爷答应你娘的事也算完成了,死也能瞑目了。”

颜清放下自己心中的骄傲,满怀希翼地跪在了尹上的面前,既然爷爷是被修士打伤的,那应该只有修士能救,只要恩人能救爷爷,她就是跪一千次一万次也愿意。

“求仙人救救我爷爷,我给您磕头!”说完也不待尹上反应,便砰砰磕起头来,直磕的自己头都流血了也不停。

尹上抬手扶起了颜清,用了灵力,她不能动弹。

“唉!你这小童,太执着了,老人家已经断了生机了,神仙难救,你还是好好安排他的后事吧!”尹上心中也有些遗憾,毕竟他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他们,可老人家还是活不了,而他也再也回不了青云门了。

“这是我娘留给我的,我现在没有合适的东西送给您,就拿它代替吧!”颜清听到尹上的话,也知不可强求,不管怎么说这是恩人,必须报答。

“不必,救你们是修道之人应做的。”尹上觉得这小童真特别,似乎心智成熟且坚定,就是有些执拗。

“仙人,请务必收下,将来有缘再见时,我必以宝器相换。”颜清不舍地看着这清音铃,这是娘亲给她的信物,但她决定此生不入青云门,她一定要为村长爷爷报仇的,可是仇人若是同门,她势必会被限制。

没错,那群修士她早就看出来是青云门弟子,因为她娘亲就是出自青云门。

清音铃本该是碧绿通幽,散着幽幽冷光的宝器,可是当年娘亲重伤之时,清音铃器灵舍身救了娘亲,自此宝器蒙尘,便成了凡器的模样。

但娘亲说过,这是青云门太上长老无崖亲手铸造,只要她带着清音铃,在青云山下摇动,师祖便会下山来接她,她的师祖可是青云门的太上长老啊!

“既如此,那我便却之不恭了,你可想好日后的去处了,不如跟着我,一起做个散修吧!”尹上觉得,与其让这孩子一个人颠沛流离,不如自己带着她修仙,自己已然炼气十层,再过几年应当可以筑基,若不是仗着自己修为比他们高,当时自己也不敢出手救人。

“我要完成娘亲遗愿,便不和您同路了,山水有相逢,他日再见,颜清定然会报仙人大恩。”颜清说完恭敬地给尹上鞠了一躬,然后便跪到村长爷爷床前,拉着他的手,陪他度过最后的生命时光。

一时间,房间里的三人都没有出声,村长爷爷面上带着笑容,轻轻握了握颜清的手,千言万语都汇成三个字“好孩子!”

临终前一直在说:“好孩子!”

颜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纵然她再早慧,可她尚且是个孩童,唯一的亲人也离她而去,她如何能自持。

尹上就是怕她一个孩子,没办法处理老人的后事,索性好人做到底,一直等事情了结了,才动身离开。

临走时,将身上为数不多的下品灵石分了几块给她,还有些普通的丹药符篆,至少可以给她些保命的本钱了。

颜清默默收下恩人的好意,心中暗暗发誓,他日定要报答恩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