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六章 那就解除婚约吧

吐泡泡的懒猫 | 发布时间:2021-11-24 | 阅读次数:1226

“报!”正这时,外面家仆来报,“老爷,有人送了这封书信回来。”他说着,将书信递到白展鹏面前。白展鹏再打开一看,脸登时黑了下去。许氏等人也都很好奇不己,到底是什么书信,能让白展鹏脸色大变。白锦悦凑过去的一看,扑哧一下乐出声来。她从白展鹏手中抽出来书他说着,将书信递到白展鹏面前。。...

“报!”

正在这时,外面小厮来报,“老爷,有人送了这封书信过来。”

他说着,将书信递到白展鹏面前。

白展鹏打开一看,脸顿时黑了下来。

林氏等人也都好奇不已,究竟是什么书信,能让白展鹏脸色大变。

白锦悦凑过去一看,扑哧一下乐出声来。

她从白展鹏手中抽出书信,“来的正好。”

见她这般模样,林氏等人更是好奇了。

“我的好爹爹啊,人都已经羞辱到我们将军府门前了,难道你还要我忍着?要忍你自己忍,我可不奉陪了。”

白锦悦说着转身来到案前,取了支笔,在那封信上写了什么。

而后,将那封书信重重地摔在宋怀安脸上,笑得恣意轻狂。

“宋公子,签了这封退婚书,就如你我所愿了。”

众人大骇,退婚书?

宋怀安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退婚书,为什么他一点都不知情?

他捡起来一看,果然如白锦悦所言。

双手死死地握着那封退婚书,骨节泛白,可见是多用力了。

白锦悦很是贴心地递上笔,道:“宋公子,请签字吧。”

宋怀安猛地抬头,死死地盯着白锦悦,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怒意。

怎么可以!

白锦悦不过是一个懦弱无能的草包,如今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与他退婚,让他下不来台!

他宋怀安何曾受过这等屈辱!

“白锦悦!这退婚书是怎么回事?”

白锦悦耸了耸肩,“宋公子搁这演戏呢?你早就存了要和我解除婚约的心思,这封退婚书难道不是你命人送来的?”

“不是我……”

“我不管是谁。”白锦悦冷冷地打断他,“签了它赶紧走!你不是最在乎名声吗?深更半夜还在我将军府,传出去也不好听。”

这是要下逐客令了。

林氏一把拉住黑脸的白展鹏,“老爷啊,您还不管管!这父母定下的婚约,岂能由她说毁就毁啊,那日后我们与宋国公还如何来往?”

听他提起宋国公,白展鹏的脸色这才稍稍好转了一些。

不错,若是因为这桩婚事,而和宋国公交恶,得不偿失!

“锦悦,你母亲说的不错,你未免有些太小题大做了……”

“父亲不必劝了!”白锦悦打断了白展鹏接下来的话。

目光在林氏身上转了一圈,随后笑道:“母亲这是担心二妹妹日后不好入宋国公府的门吧?你放心,凭着父亲和宋伯伯的关系,想来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母亲你手段向来厉害,二妹妹的前途定然是一片光明。”

“你胡说些什么呢!”

林氏气得火冒三丈,恨不能直接上去撕了白锦悦那张嘴,可她偏偏不能这样做!

白锦悦温良一笑,而后转向宋怀安,“宋公子这般犹豫,难不成是舍不得我?”

宋怀安咬牙,“无耻之言!”

脸皮竟这般厚!

“是啊!方才宋公子说了那么多无耻之言,已经让我很是难过了。若你当真舍不得我,少不得要跪下来给我磕几个头,温温柔柔地说上一句我错了,或许这样,我还能改变主意。”

“荒唐!”

宋怀安只觉得脑门充血,他恼的立刻抓过笔来,三两下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如此甚好!”白锦悦抚掌大笑,道:“来人啊!送宋公子出去!”

宋怀安面子上早已经挂不住了,哪里还能等到人来送,狠狠地瞪了白锦悦一眼,便拂袖离去了!

送走了宋怀安,白锦悦心情大好,伸了个拦腰,道,“夜深了,父亲母亲也赶快休息吧,想来明日还有要事需应付。”

言罢,也不管白展鹏和林氏是何反应,便大步离开了。

“疯了疯了!白锦悦定然是疯了!如今解除了婚约,岂不是要和国公府撕破脸皮吗?”

林氏又恼又怒,方才白锦悦的那句话说对了,她担心的是日后白锦芝若是入了国公府,日子不好过。

白展鹏斜她一眼,林氏立时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噤了声,不敢再说什么了。

这边,白锦悦循着记忆找到自己的院子,打发了那些丫鬟们,她张开双臂躺在床上,一时间失了神。

她才来此处,便这般凶险了,日后想必还要更多麻烦,少不得要她多留一个心眼了。

只是,眼下白锦悦更好奇的是,那封退婚书到底是谁送的?

瞧宋怀安的模样,似乎对这件事毫不知情。

可若不是宋怀安,还能是谁?

难不成是林氏母女?

白锦芝和宋怀安有情,想要借此机会让白锦悦二人解除婚约,倒不是不可能。更何况,除了白家的人,谁还能对白家事情了解的这般清楚,就连送退婚书的时机都拿捏的刚刚好!

白锦悦今日着实是累了,也无暇顾及那许多,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沉沉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恒亲王府内,灯火通明。

“王爷,退婚书已经送了过去。我们的人亲眼瞧见宋怀安捏着退婚书怒气冲冲地出了镇北将军府。”

说话的是南天,秦非绝的贴身侍卫。

至于秦非绝,则是天启国最年轻的王爷,当今太后的亲孙子,为人阴狠腹黑,手段颇为厉害,在百姓口中那就是活脱脱的鬼见愁。

秦非绝淡定地点了点头,“那白家大小姐倒是个有意思的,比京中那些贵女们有趣多了。”

他是调侃的语气,嘴角还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

南天心中咯噔一下,自家主子这是对白锦悦产生兴趣了?

可那白锦悦显然也不是好拿捏的主儿啊。

“王爷,您向来是不管这些闲事的,怎么今日却……”

秦非绝倒也光明磊落,毫不遮掩道:“只要是能让宋国公府不高兴的事情,本王都乐意插上一手。更何况,那白家小姐看着确实可怜,本王这也算是路见不平了。”

南天嘴角一抽,若说白锦悦可怜,他是第一个不答应的。

他讪讪一笑,“王爷或许不知,白大小姐从京兆尹那里带回去的丫鬟,今晚被她下令活活打死了。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这般狠辣,真是可怕。”

想到自己打听到的那些事情,南天便不由得一个激灵。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