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三章 对峙公堂

吐泡泡的懒猫 | 发布时间:2021-11-24 11:15:15 | 阅读次数:1519

白锦悦闻言斜眼看向她,粲然一笑。白锦芝刚得了自由的,回过头来去,便恶狠狠的瞪向白锦悦。“怎么着?么是我上次的力气还不够大,竟让你除了劲儿同我平起平坐?”她说着又扬了扬手,白锦芝登时吓得一抖,急忙缩到了林氏怀中,不敢再肆无忌惮。半个时辰后,衙门便派了人来白锦芝刚得了自由,回过头去,便恶狠狠的瞪向白锦悦。。...

白锦悦闻言斜眼看向她,粲然一笑。

白锦芝刚得了自由,回过头去,便恶狠狠的瞪向白锦悦。

“怎么着?难道是我刚才的力气不够大,竟让你还有劲儿同我叫板?”

她说着又扬了扬手,白锦芝顿时吓得一抖,连忙缩进了林氏怀中,不敢再放肆。

半个时辰后,衙门便派了人来,领着白家众人来到公堂。

这深更半夜的,京兆尹严明原本有要事在谈,若不是因为是白将军府的案子,他都不会接!

“白将军,今日之事本官有所耳闻,只是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将军府的私事,只怕本官也不好插手吧。”

事情的经过他已经听说了,由头就是白家这位嫡长女白锦悦。

说话的功夫,他不经意地撇了白锦悦一眼。

白锦悦倒也不躲闪,大大方方地看了回去。

她上前一步,笑道:“家奴偷盗,可大可小,严大人怎么好说这样的话呢?”

严明一愣,偷盗?

他下意识地看向刘福,方才刘福前来报官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白锦悦察觉到了,冷笑道:“将军府御下不严,家奴偷盗在先,管家污蔑主子在后,看来今晚要劳烦严大人好好的审审了。”

严明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了。

“人都到齐了,严大人开始吧。”她说着一脚踹在赵贵身上,道:“这是我白家的马夫,今晚我碰见他鬼鬼祟祟,跟踪之下才发现他偷了我们家不少银两首饰准备潜逃,我是人证,这是物证,严大人明察。”

她说完,将手中沉甸甸的包袱扔在地上,金银珠宝顿时洒落一地。

白锦芝见状正欲开口,却被林氏一把按住。

赵贵也得了林氏眼神,喊冤道:“大人明察啊!大小姐今晚要和小的私奔,所以才会带来这么多银两首饰,谁知道此事败露,大小姐为了保全自己,竟编出这样的瞎话来。”

听闻此言,严明眉角一挑,这就对了,方才刘福可不就是这么说的吗?

“什么东西,我堂堂将军府嫡女,能看得上你?”

白锦悦嘴上说着却还觉得不过瘾,上前去又是一脚。

“姐姐,若看不上,那这些情诗又该如何解释啊?”

白锦芝生怕不能借此机会扳倒白锦悦似的,迫不及待地拿出了那些所谓的情诗。

衙役见状从她手中接过情诗递交严明查看。

片刻后,严明这才问道:“白大小姐,这些情诗你如何解释?”

白锦悦倒也不急着解释,她上前去,伏身在书案上写着什么,随后递到赵贵面前。

“念出来我听听。”

赵贵有些畏惧地看了她一眼,随后连忙接过那张纸,上下打量了一番,不由得咽了口吐沫,急得满头直冒汗。

他哪里认得什么字啊!

白锦悦身子微微前倾,“不记得了?我提醒你一下,这第一句话是山有木兮木有枝。”

“哦哦哦!对对对!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望君知!这就是大小姐当初写给我的情诗,她说爱慕我,希望和我在一起。”

望着赵贵激动的模样,白锦悦忍不住又是一脚。

“蠢货!字数都对不上!你根本胸无点墨,还说什么与我互通情诗!你背后的人教你这么做的时候难道就没有给你恶补一下功课?“”

‘山有木兮木有枝’是七言诗,她写的却是‘床头明月光’五言诗。

便是严明听了都直皱眉。

一个不识字的,还如何书信传情?这不是胡扯么?

赵贵被踹翻在地,他自知露了馅,也不敢和白锦悦争执。

倒是站在一边的林氏和白锦芝满咬了咬牙,她们哪里想到白锦悦这个懦弱的性子,竟敢将事情闹到公堂上来!

“大姐,即便是他不认得字,也不足以说明你们是清白的啊,或许他是找人代笔呢?”

白锦芝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叹息着说道。

在场之人闻言心念一动,这倒也不是不可能啊?

白锦悦闻言转向她,随后她将方才写的那张纸扔到白锦芝面前,“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才是我的字迹!”

白锦芝捡起来一看,面色一白。

严明也亲自比对了一番,道:“这情诗和白大小姐的字迹确实不符。”

在白锦悦写下那诗的时候,刘福便将白锦悦与赵贵传情的书信带了过来。

若说字迹作假,总不能当场写下的字都能假吧?

这么说来,便是有人诬蔑白锦悦了。

“大人英明!”白锦悦立刻道:“女子清白比性命还重,如今有人故意陷害于我,还请大人还我一个公道!”

一字一句,落地有声。

霎时间,风向逆转,她白锦悦从百口莫辩变成了受害人。

与此同时,内堂,屏风后。

一男子轻摇折扇,将手中杯盏放下,低声问道:“那是何人?”

师爷忙道:“回王爷,是镇北将军白展鹏的嫡女白锦悦。方才他家管家来报官,说白大小姐和马夫私通。”

“白锦悦?”他轻敲了两下桌面,道:“倒不似传闻所言那般懦弱蠢笨。”

“王爷,想来我们大人今晚且有的审呢,不如下官先送您回去?”

“不用,只当是看戏消遣了。”

越过屏风,秦非绝的目光落在外面模糊不清的女子身上。

严明轻咳一声,道:“这桩案子复杂难辨,可还有其他的证据?”

“大人!”

白锦悦立马应道,“嫌疑人我已经带来了,或许她能告诉你,到底是谁陷害我。”

她说完,在众人的注视下,一个大跨步过去,将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小莲扯了出来。

小莲是被刘管家带来的,原本是来诬蔑白锦悦的。

却不曾想,竟还给她帮忙了!

白锦悦将她摔倒在地。

“小莲,这些情诗可是你拿出来的,如今你要是说不出这些情诗的来历,我绝不会轻饶了你。”

她话音一落下,小莲的一张脸顿时变得煞白,想到赵贵的惨样,小莲也不由得浑身颤了一下。

“大小姐,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这些情诗确实是奴婢从您的房间里找到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