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幼年趣事

成东山 | 发布时间:2021-11-24 04:30:35 | 阅读次数:21058

在我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借助于长辈的描述,我大约明白是怎么回来的,那个时候,实际上大家都像,当然襁褓中嘛,俗话说,七坐八爬,七个月的时候就自己坐出来,摇摇欲坠,东倒西歪,八个月的时候就爬着走,接着就就学说话的,学走路时。我在襁褓中的时候,实际上我就是在这样一个得大家宠爱于一身的环境中逐渐成长的。故事是不是觉得很枯燥,我也觉得,毕竟很平凡嘛。。...

在我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借助长辈的描述,我大概知道是怎么过来的,那个时候,其实大家都一样,毕竟襁褓中嘛,俗话说,七坐八爬,七个月的时候开始自己坐起来,摇摇欲坠,东倒西歪,八个月的时候开始爬着走,然后就开始学说话,学走路。我在襁褓中的时候,其实是无比幸福的。说实话,当时的农村还是有点老旧的重男轻女思想,我毕竟作为家里后辈中第一位出身的公子,待遇还是挺不错的。我爷爷有了6个孩子,3男3女,我父亲是他们最小的孩子,大伯父理所当然的最早结了婚,生了一个女儿,可世事难料,我无缘得见,算了,这件事儿大家都没怎么提过,他们也不愿意提及吧,我也不说了,后来又生了一个女儿,就是我姐姐,她人可好啦(嘻嘻)。二伯父当时不知为何还没结婚,我父亲抢先了一步,生下了我,所以我在爷爷奶奶眼里就是个小宝贝。据说我爷爷还专门为我编制了一个竹摇篮,下面加了四个轮子,我哭的时候,他们就把我放在里面,爷爷在一边,奶奶在另一边,你推过来我推过去的哄着我,我爷爷可心疼我啦(可是现在我连他的容貌都记不得了),其实奶奶也是,据父辈们说,当时他们在推摇篮的时候,如果奶奶把摇篮推歪了,或者用力大了,或者用力小了,爷爷就会骂她,那时候在农村,女人的地位真的要低很多。直到现在,地面被轮子划过的痕迹还在,我二伯父和二伯母还住在哪里。提起二伯父,就不得不说,我能这么顺顺利利的长大,除了父母的精心呵护,还有就是二伯父和伯父伯母以及姐姐等邻里亲里,他们也给了我很多帮助与温暖,二伯父把这些理解为理所当然,所以没有提,我是从我姐姐那里知晓的,就是小时候,我父亲脾气也不怎么好,毕竟是家里的小儿子,得父母宠爱,所以多了几分傲气,他们要去地里干活,有的时候就直接把我丢给二伯父还有姐姐他们照顾,在这里,真的要感谢你们,谢谢,有你们真好,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真幸福。

我就是在这样一个得大家宠爱于一身的环境中逐渐成长的。故事是不是觉得很枯燥,我也觉得,毕竟很平凡嘛。

接下来我们说点好玩的。很小的时候有两件事儿,直到现在父母他们谈起来还津津乐道。这可能也是我对自己幼儿时期唯一的认识了。

第一个事儿:那还是两三岁的时候吧,嘴里含着一颗糖,吮着吮着,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嘴里滑落掉了,也不知道掉那里去了,我就哇哇哇的大哭起来。父亲见我哭,扫一眼便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他也是聪明,不是找不到糖了吗?就顺手削了一颗萝卜丁塞我嘴里,让我误以为是糖,我也是个萌憨憨,就真的含吮了起来,那时候还小,那分得清这些嘛,我顿时就不哭了,但萝卜终究是萝卜,和糖还是有区别,过了一小会,本能反应让我吐掉了,又哇哇的哭了起来,这个哭,却给他们老一辈带来了一辈子的欢乐。

第二个事,也是在刚学会走路不久,还东倒西歪的,也是为了吃。在姐姐家玩耍,看见她在吃甘蔗,我还小所以吃不了,我就站在旁边,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哈喇子长流呀,讨厌,这不是美食诱惑吗?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好家伙,老天开了眼,姐姐十来岁,喜欢蹦蹦跳跳的,哦欧,突然就摔倒了,我哪管那个呀,眼里只有甘蔗,冲呀,走路又走不实在,还使出浑身解数的跑,那个画面被父母和伯父他们看在眼里,也是让他们笑出了天际,直到现在偶尔还会拿出来当笑话聊着。

这两件事儿,现成成了他们家庭聚餐后经常提及的了。我都听了不说10遍,5、6遍有了吧。不过看他们说得那么开心,其实我心里也挺高兴的,毕竟自己的事儿能带给他们欢乐,也是难能可贵的回忆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