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五章离府

苏慕梨 | 发布时间:2021-11-22 19:19:57 | 阅读次数:25120

果真,张老太医立马便明白了了,因肃容对夏清语施了一礼,抱拳道:“小老儿教诲了,夫人是夏院正的女儿吧?这啊家学,唉!只可惜夏院正……”说起这里,却是也没反正,当然牵涉到太上皇的性命,张老太医可敢对这个发什么议论纷纷。夏清语急忙道:“什么教诲不夏清语连忙道:“什么受教不受教?老大人太言重了。”说完又看了看余老太君,见老太太面上甚至有了一丝红润之色,呼吸也基本上恢复了平顺,她便对叶夫人道:“这一次老太太总算是从鬼门关拖回来了。但是切记,那个雁肉不能再给老太太吃了,否则再有这么一回,说不定就没救了。”。...

果然,张老太医立刻便明白了,因正色对夏清语施了一礼,拱手道:“小老儿受教了,夫人是夏院正的女儿吧?这真是家学渊源,唉!可惜夏院正……”说到这里,却是没有再说,毕竟牵扯到太上皇的性命,张老太医可不敢对这个发什么议论。

夏清语连忙道:“什么受教不受教?老大人太言重了。”说完又看了看余老太君,见老太太面上甚至有了一丝红润之色,呼吸也基本上恢复了平顺,她便对叶夫人道:“这一次老太太总算是从鬼门关拖回来了。但是切记,那个雁肉不能再给老太太吃了,否则再有这么一回,说不定就没救了。”

叶夫人点头道:“我知道,以后不会再给老太太吃这雁肉了。”说完便对黄莺道:“去把那一盘子雁肉倒掉吧,还有其他从柏罗国进贡的食物,一概不要了。”

“啊?”夏清语想说别这样浪费啊,老太太过敏又不代表别人也会过敏。不过想一想这种闲事自己还是不要管得好,于是她耸耸肩,也就没再说什么。

张老太医还要去给甄姨娘诊脉,便先走了。这里夏清语看着余老太君没事儿,因瞅瞅屋中众人,只见大家似是都有些手足无措,大概是不知该怎么面对自己。她心里便忍不住好笑,暗道何必呢?姑娘我是被休的弃妇,这一回救了老太太也是因缘巧合,从今往后咱们便各走各的路,再也不会有交集了,拜拜了大家,拜拜了侯门的宅斗生活,姑娘我要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去了。

想到此处,便正色对叶夫人道:“老太太没事儿了,等她醒过来,给喝点温水,扶着靠坐一会儿,只要以后不吃那雁肉,就没关系。好了,我走了。”

她说完便要转身离去,却听身后传来叶夫人的声音,听她沉声道:“先不用急着走,你……咳咳,再在这里看着老太太一会儿吧。”

“不用了,我说没事儿就没事儿,走了走了。”夏清语头也不回,伸出手挥了挥,接着便脚步轻快地出了门。这里秦书盈皱着眉头,来到叶夫人面前,咬牙道:“太太,就……就让她这样走了?”

“那还能怎么着?留她在这里,你陪她说话?”叶夫人看了秦书盈一眼,然后叹了口气道:“先让她回房去吧,这会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若说她害了杏媛,可如今她又救了老太太,这一笔糊涂账,还是等侯爷和云逍回来再算吧。”

秦书盈小声道:“可昨儿大哥哥回来,知道了这事儿,气的很,说是要休妻呢。”

叶夫人叹了口气道:“这事儿我知道,本来我也赞成的,不过……出了这样的事,且先缓一缓再说,不然老太太这里也交代不过去。”

话音未落,忽然就听身后响起一声微弱的呻吟,接着黄莺惊喜的声音响起道:“老太太……老太太您醒了?阿弥陀佛,这真是老天保佑,太太,二太太,二奶奶,老太太醒过来了。”

叶夫人和秦书盈以及其他几个女眷连忙都凑了过来,果然就见余老太君慢慢睁开眼睛,看见她们一个个关切惊喜的面容,老太太张了张嘴,似是想要说话,然而只是哑哑的出了个声,这句话竟是没说出来。

黄莺连忙扶着余老太君坐起来,又把水杯凑到她嘴边,小心喂老太太喝了几口水,这才总算让老太君说出话来,她看着身边的叶夫人,第一句话便是:“我是怎么了?之前就觉着喘不上气,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叶夫人连忙坐到余老太君身边,哽咽着道:“老太太,您大概是吃了那个雁肉,不对付,刚才真是把我们给吓死了……”说到这里,用帕子擦擦眼泪,却是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余老太君道:“是,我也觉着那会儿我喘不上气了,那是雁肉还是毒药?怎么会这样厉害?那后来是谁救了我?”

叶夫人看看秦书盈,再看看别的姬妾,最后目光落在沈夫人的身上,沈夫人是侯府二老爷的妻子,只她的身份却不是很高,娘家没什么势力,所以沈夫人在余老太君和叶夫人面前也总是谨慎小心,轻易不说话。此时看见叶夫人的目光看过来,知道往后的话对方不好说,因这才上前小声道:“回老太太的话,是……是大奶奶救了您。”

“大奶奶?是清语救了我?”余老太君惊讶问着,见沈夫人点头,她便看向叶夫人道:“这是怎么说?那孩子进门五年,我竟不知道她还有这样本事。她现如今在哪里?怎么不在我身边?”

叶夫人脸色红了红,小声道:“老太太忘了?昨儿她把杏媛害的小产,所以逍儿让她在屋里禁足,不让她出来呢。这是听说老太太忽然得了急病,才跑过来。后来她扎针把老太太救过来,看见您喘气儿平复后,仍回屋去了。”

话音未落,就见余老太君沉下脸来,淡淡道:“撞了杏媛的事儿,我也知道。只是这事情还没有定论吧?当时只有她们两人和身边服侍的人在一起,各说各的理,谁能断的明白?清语这孩子素日里是孤高了些,只是我料着她未必有这样狠心,如今她又救了我,难道就因为逍儿一个命令,她就不敢在我身边服侍了?若是我这病再反复了呢?”

叶夫人一听这话,知道余老太君不高兴了。心知这位老祖宗心中最重名分,夏清语就算在府中所有人眼里都有一万个不好,在老太君眼里却都是可以原谅的。那甄姨娘在府中倒是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人人都夸赞她,偏偏在这老太君面前,虽不被嫌弃,却也得不到什么正眼相看。

因这时候万万不敢忤逆老太太,于是叶夫人连忙笑道:“好,儿媳这就让人去叫清语过来,老太太先躺着,这会儿觉着怎么样?张太医还没走呢,叫我说,还是再请他过来看看,也妥当些。”

余老太君点点头,没说什么,于是叶夫人立刻便让秦书盈去安排了。这位二奶奶虽然满心不愿意再找夏清语过来,却也不敢违逆老太君和叶夫人的命令,只好不甘不愿的出门吩咐人去请夏清语和张太医。

且说夏清语,治好了老太君,满院子的婆子丫头都往屋里凑,她好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因来到白蔻白薇面前,一面将小银盒子收回到包袱里,嘟囔着安顿下来后,要再用火把刚才扎过的两根银针消毒。一面听白蔻白薇问怎么样了,她便笑道:“还能怎么样?我办事儿你们放心。就往里挤的这些人,真是的,这是去看老太君还是抢馒头呢?好悬没把我挤倒了。”

白蔻白薇听说大奶奶救了老太君,脸上不由都堆起了笑容,白蔻眼见夏清语又把那大包袱背在身上,便雀跃道:“奶奶,这一回您救了老太君,爷回来知道了,定然感激您的,说不定就会收回休书,不如咱们再等一等吧。”

“什么?还有这份儿隐忧?那赶紧走吧。”夏清语闻言连忙加快动作,把包袱系好后,便语重心长对白蔻白薇道:“休书都给了,夫妻情分都断绝了,除了老太太,这府里大概也没一个人不恨我的。就算留下来,又有什么意思呢?难道还等着人家再想个别的法子来害咱们?罢罢罢,我宁可出去餐风露宿,也不等在这里,让人家说咱们是死皮赖脸不肯走。”

白蔻白薇想一想,夏清语说的也有道理。因两人面面相觑看了一眼,虽然也觉这样走有些可惜,然而奶奶说的没错,就算留下来,日后也未必有好日子过。于是也就没有再劝,两人跟在夏清语身后,指点着她往西角门而去。

刚到西角门,眼瞅着就要出门了,便见门外忽然一群人急匆匆拐进来,为首一人正是陆云逍。

曾经的夫妻险些撞在一处,幸亏陆云逍反应快速,忙退后了两步。夏清语本来也很敏捷的,此时却被背上大包袱连累,但是也稳住了身形,目光好奇的向前夫打量了两眼,一边紧紧背上包袱就要出门:嗯,反正已经恩断情绝,所以完全没有打招呼的必要了吧。

“你……你这是做什么?”

却没料到竟是陆云逍主动开口,夏清语扭头看着他,就见那张帅气俊逸的面孔上满是震惊,见她看过来,陆云逍的目光便挪到了她们主仆三人背后的包袱上。

“我的嫁妆。你虽然把我休了,总不至于让我净身出户吧?”夏清语微微一笑:“还是说?你怕我卷了你们府里的东西?要不要检查一下啊小侯爷?”再帅又如何?还不是个渣男,对渣男,夏清语是绝不会有半点客气的,哪怕他是潘安宋玉一样的美少年也不行。

***********************

嗷,看到小院子和小t她们都发现新书了,我在想依依什么时候能发现,上架前她能知道我发新书了不?

继续求推荐票和收藏冲新书榜,下面两章……嗯,我不剧透,什么也不说,吼吼吼!!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