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5章 孽种

月下无美人 | 发布时间:2021-10-15 07:04:37 | 阅读次数:10194

谢嬛被他叱责,受了委屈的捂着脸哭了出来。“连你也骂我,连你也护着她们是也不是?”“你说我胡来,可她苏阮要也不是父亲的私生女,父亲为什么要那么护着她,我但是是说她一句,他便恨严禁被打死我,可苏阮无论做什么他都把她护进了骨子里。”谢嬛孩子哭闹间,直接指指苏阮“连你也骂我,连你也护着她们是不是?”。...

谢嬛被他斥责,委屈的捂着脸哭了起来。

“连你也骂我,连你也护着她们是不是?”

“你说我胡闹,可她苏阮要不是父亲的私生女,父亲为什么要那么护着她,我不过是说她一句,他便恨不得打死我,可苏阮不管做什么他都把她护进了骨子里。”

谢嬛哭闹间,直接指着苏阮愤恨道:“我看她就是父亲和陈氏生的孽种!”

谢渊脸色黑沉的难看。

陈氏则是面色惨白,摇摇欲坠。

沈棠溪一直站在旁边,原是不想掺合谢家的家务事,想着找个借口告辞,可是正想转身时却是突然看到原本哭泣的苏阮微仰着头。

她脸颊白的有些透明,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就那么安静的看着大哭大闹的谢嬛时,眼里甚至连半点波澜都没有,那样子半点都不像是刚才抱着牌位哭泣的小可怜。

沈棠溪目光微深,刚想开口说话,就听到苏阮说道。

“我不是孽种。”

她声音很嫩,细细软软,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叫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我爹叫苏宣民,永成二十四年进士,原户部郎中,元启元年调任荆南,任荆南知州……”

“苏阮!”

谢渊厉喝出声。

苏阮却是半跪在地上,手中拿着碎裂的牌位,直直的看着谢嬛:“元启七年,荆南大旱,颗粒无收,朝廷下旨赈灾,运粮官船沉凿南河,荆南苦等两月,无一米一粮,一草一木,饿死三千余人……”

“你别说了!!”

谢渊大步上前,用力抓着苏阮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然而苏阮口中却是没停。

“时逢南魏派兵来袭,我爹镇守荆州至死不退,剩至八百人依旧不愿弃城,后被人生擒,宣平侯奉旨南下平叛,于阵前亲手射杀荆南知州,活葬八百人……”

“啪!!”

狠狠一个耳光,打断了苏阮嘴里所有的话。

陈氏脸色惨白,打过苏阮之后就一把抱住了她:“别说了,你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娘不嫁了,娘谁也不嫁了……”

苏阮被她抱在怀里,两人跌坐在地上。

她感觉到陈氏不住颤抖的身子,靠在陈氏肩头,黑沉沉的大眼就那么看着谢嬛等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是孽种,我爹叫苏宣民。”

谢嬛脸色惨白,猛的退了半步。

谢青珩眼更是震惊,苏阮的父亲,居然是荆南知州苏宣民?!

“父亲…”

谢青珩扭头看向谢渊,想要说话。

谢渊却是断喝出声:“够了!”

他看着面色各异,皆是震惊不已的谢家诸人,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冷厉。

“陈氏是我的妻子,苏阮是谢家的女儿,从今天起,谁也不准再质疑半个字。刚才的那些话,你们听过便忘,若是叫我知道你们谁与人提起她们母女身份,休怪我不留情面!!”

谢渊大步走到陈氏和苏阮身旁,伸手将陈氏拉了起来,然后伸手去拉苏阮。

却不想手才刚凑近,原本表情木然的苏阮却是发了疯一样,用力一把抓着谢渊的手就恶狠狠的咬了下去。

“老二!”

“父亲!”

谢老夫人和谢青珩都是同时出声。

可是谢渊却是挥手阻了他们上前,就那般不动弹的任由苏阮咬着。

直到她将他的手上咬的鲜血淋漓,牙齿碰到了骨头。

谢渊依旧面不改色,只是低头道:“闹够了吗?”

苏阮垂着眼帘时划过抹复杂,抬眼时却是一把抓着地上的碎片就朝着谢渊胸前扎去,那模样让得所有人都惊呼出声,可还没等靠近,谢渊就突然伸手朝着她后颈上一敲。

苏阮身子一软,直接晕了过去。

谢渊单手便将苏阮抱了起来,然后一手拉着陈氏的手对着谢老夫人说道:“母亲,今日礼数已成,儿子有些累了,先带她们母女回去休息。明日一早,我再与陈氏去给您奉茶。”

谢渊抱着苏阮,抓着挣扎不已的陈氏大步离开,身后谢家的人早已经乱成一团。

……

“母亲,二哥他,他怎么能娶苏贼的遗孀?!”

“是啊母亲,你劝劝二弟,他可是亲手射杀了苏宣民,如今又娶了陈氏,他们这是……要是让人知道了可怎么是好?”

谢老夫人听着耳边吵嚷,只觉得脑子乱成一团。

她一直都疑惑二儿子为什么会那般纵容苏阮,偏护陈氏,可却怎么都没想到,苏阮会是苏宣民的女儿。

苏宣民是什么人,当初京中最年轻的六部郎中。

先帝驾崩之后,新帝登基当年,苏宣民便调任荆南,任荆南知州。

两年前荆南大旱,南魏作乱,京中赈灾之事屡屡波折,后来荆南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只知道苏宣民是被谢渊亲手斩杀于阵前的。

荆南平叛之后,苏宣民因失职之罪落得个罪臣之名,但因其最后镇守荆南,谢渊为其求情,陛下才免了其株连之罪,赦免了其家人。

谢老夫人万万想不到,谢渊一个月前从荆南带回来的寡妇母女,竟然是苏宣民的妻女。

王氏见谢老夫人没反应,不由急声道:“母亲,您倒是说句话啊…”

“说什么说,有什么好说的!”

谢老夫人眉心紧皱。

王氏急声道:“可是陈氏……”

“那是你弟妹!”

王氏瞪大了眼睛,就连向来和王氏不怎么和睦的三房夫人吴氏也是满脸惊愕:“母亲,陈氏可是苏宣民的遗孀,您当真同意二哥将她娶进侯府?”

谢老夫人有些头疼,没好气的说道:“不叫娶又能如何?今日那般大的场面,礼也办了,亲也迎了,如今满京城都知道你二哥娶了陈氏为妻,难不成转眼便将人撵出去?”

那他们宣平侯府成什么了?

见吴氏还想开口,谢老夫人没好气的直接道:“陈氏是宣平侯夫人,你有什么不满,就自己去跟老二说!”

吴氏闻言顿时一哆嗦,她哪敢去找谢渊?

这宣平侯府之中,向来都是二房说了算。

谢渊身居侯位,说一不二,就是她丈夫谢三爷见了谢渊那都是怂的,更何况是她?

谢老夫人见她们面色惶惶,忍不住瞪了眼惹祸的谢嬛,沉声道:

“老二的脾气你们最是清楚,陈氏和苏阮既然已经进了我们宣平侯府的大门,那就是我们侯府的人,你们别想着在她们身上动心眼,不然惹得他动怒,连我也保不住你们。”

“还有,今天的事情都给我烂进肚子里,平日小打小闹我能容忍,可要是谁敢拿此事儿戏,别怪我要了他的命!”

谢老夫人说话间,眼中生出狠厉:

“听清楚了没有?!”

谢家诸人都是心生惧意,连忙道:“听清楚了。”

谢老夫人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外门管事,还有被砸碎在地上没名字的牌位,皱眉道:

“柳妈妈,让人把他们几个全部关起来,给我细细的审,不论死活,定要查清楚是谁指使他们砸了苏阮父亲的牌位。”

说完她扭头对着谢青珩说道:“珩儿,你去沈相府,把小六带回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