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2章 知错?

月下无美人 | 发布时间:2021-10-15 | 阅读次数:4720

谢老夫人怒气一遏,被她这一声祖母惊住。要明白苏阮入宣平侯府了三月不足,却从来不都不理睬府中任何人。不论是二房的三个儿女,但是其他人,就算是面对自己她时,苏阮都总是会挺着背脊瞪大了眼,一脸敌视的望着她,就像是和他们有着累世冤仇。谢老夫人当年是不喜欢苏要知道苏阮入宣平侯府已经一月有余,却从来都不搭理府中任何人。。...

谢老夫人怒气一遏,被她这一声祖母惊住。

要知道苏阮入宣平侯府已经一月有余,却从来都不搭理府中任何人。

无论是二房的三个儿女,还是其他人,哪怕是面对她时,苏阮都总是挺着背脊瞪大了眼,满脸仇视的看着她,就像是和他们有着累世冤仇。

谢老夫人当初是喜欢苏阮的,因为她的模样实在太过招人,有着她母亲陈氏一样的美貌,却少了她母亲的媚色。

圆圆的脸蛋,黑葡萄似的眼睛,让人见之生喜。

只可惜,苏阮有着最软绵的名字,面团似的乖巧模样,却生着一副比刺猬还扎人的脾气。

她怼天怼地,怼谢渊,怼陈氏,怼谢家的每一个人……

谢老夫人最初的那点喜欢,早就在她这段时间的胡闹里消磨了干净。

谢老夫人虽然惊愕苏阮口中那声祖母,可心中怒意还在,只以为苏阮是想要求饶,怒声道:“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声祖母!”

随即扭头看向旁边的人:“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她拿下!”

谢家的下人连忙上前,从苏阮手里夺下了柳妈妈,就见到柳妈妈的手腕上已经泛了青,上面肿起来一圈。

谢老夫人见状更气,咬牙道:

“苏阮,我念你年幼,次次纵容,却不想你不知收敛。”

“之前百般污蔑我侯府也就罢了,这次还敢大闹喜宴、出手伤人,我要是不好好教训你,他日你必惹出滔天大祸来。来人,取家法来!”

“老夫人!”

陈氏闻言顿时大急,用力挣脱身旁拉着她的王氏,扑到苏阮身前急声道:“老夫人,是妾身的错,是妾身没教好阮阮,求您饶了她,我求您…”

她说话间跪在苏阮身边,红着眼睛哀求出声:

“阮阮,娘求你,快跟老夫人磕头,说你知道错了。”

苏阮愣愣的看着身前明明焦急,可说话时却依旧声音细软像是撒娇的女人,有些走神。

谢老夫人见状只以为苏阮死不认错,心头更气,不由迁怒上了陈氏。

“你还有脸替她求情?”

“苏阮是你女儿不错,可你别忘了你如今的身份,你是我谢家妇,是我宣平侯府的夫人!”

“我谢家从未嫌弃你寡妇出身,让侯爷娶你过门,可不代表我宣平侯府能容你母女践踏。”

“你若再替她求情,我便连你一起上家法!”

陈氏闻言脸色苍白,紧紧咬着下唇,却依旧挡在苏阮身前不住磕头。

老夫人见她执迷不悟,气得胸口生疼,狠了心对着取了鞭子过来的人怒声道:“你要护着她,那好,那就一起打。柳妈妈,给我打!”

“老夫人…”

柳妈妈迟疑。

谢老夫人厉声道:“怎么,连我都使唤不动你了吗,我让你打,给我狠狠的打!!”

柳妈妈见谢老夫人气急了,也不敢再劝,只能取了鞭子就朝着两人打了过去。

苏阮原本脑子里还嗡嗡作响,想着时隔多年,怎么会突然梦到了陈氏和谢家人,可当看着甩过来的鞭子,听着那犹如实质的破空声时,原还有些茫然的眼睛瞬间清醒了过来。

不是做梦?!

苏阮脸色微变,连忙伸手一把抱住扑在她身上的陈氏,借力朝前一转身,就将陈氏压在了自己身下,背上“啪”的一声挨了一鞭子。

谢家的家法传了四代,那鞭子不是皮制而是铁鞭,上面更行了倒刺,落在身上时,哪怕穿着冬衣,上面的倒刺依旧划破了衣裳。

苏阮疼的闷哼出声。

旁边站着的王氏几人都是觉得背脊生疼,几个少男少女也都是变了脸色。

柳妈妈手里鞭子不停。

苏阮死死护着怀里的陈氏,背上很快就见了血。

“阮阮,阮阮你放开我……”

“你放开我……”

陈氏挣扎着想要推开苏阮,可是苏阮抱着她的手却是犹如铁钳,按的她动弹不得,她急的哭出声来:

“老夫人,别打了……我求求你们别打了……”

“我错了,是我没教好苏阮,是我没教好她。”

“我替她受罚,你们打我,我求求你们了……”

谢渊还没踏进锦堂院时,就听到陈氏的哭声,他脸色一变大步走了进来,掀开帘子时就见到柳妈妈手里高高扬起的鞭子,顿时断喝出声:“你在干什么?!”

“老二。”

“大哥。”

“侯爷。”

房中诸人连忙行礼,谢渊却是直接大步上前,一把推开了柳妈妈之后,低头看着地上的陈氏,见她哭得眼睛通红,身上却没有伤势,心中松了口气。

待转而看见苏阮背上渗出的血时,顿时寒了眼。

“谁让你动手的?!”

柳妈妈吓得差点丢了手里的鞭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没等他开口,上首的谢老夫人就气得脸色铁青。

“是我让她打的,怎么,你连我也要一并教训吗?”

谢渊回头:“母亲…”

“你别叫我,你到了现在还要护着她们母女?!”

谢老夫人怒声道:

“你知不知道苏阮今天闹出了多大的乱子,我不拦着你娶陈氏,我宣平侯府更不是看重门第之人,她们母女入府之后,我们可曾亏待过她们半点,我对苏阮更是视同府中所出,可是她呢?”

“她今日敢当众诋毁于你,抱着他生父的牌位闹了你的喜宴,明日是不是就要去闯宫禁?”

“你再这般护着她,等她惹出滔天大祸来,你以为你还能兜得住多久?”

谢渊想起之前苏阮抱着她爹的牌位,大闹婚宴的场景,眼底积聚着阴云。

陈氏脸色苍白,急声道:“侯爷……”

她想替苏阮求情,却被谢渊伸手拦住。

谢渊只是低头看着苏阮,沉声道:“苏阮,今天的事情,你知不知错?”

苏阮看着谢渊,再看着低声哭泣的陈氏,还有旁边所有的谢家人,心中复杂至极。

她记得当初的谢渊也是这般问过她的,在她大闹了喜宴,让宣平侯府丢尽颜面,让他成为满京城的笑话之后,问她知不知错。

她当时是怎么说的?

她满心怨恨说她没错,她骂陈氏贪图富贵,骂她虚荣无耻,骂她忘了杀夫之仇委身谢渊,骂谢家的人不得好死,然后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手的谢渊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罚她跪了一天一夜。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