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1章 打!

月下无美人 | 发布时间:2021-10-15 07:04:26 | 阅读次数:18680

天启八年,冬。大雪纷飞,京中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惟独宣平侯府使用外挂着艳丽的红灯笼。门前贴着喜字,地上是鞭炮碎屑,本应是喜庆热闹模样,可这时宣平侯府外的大街上,却前前后后停了十数辆马车,时不时有人一脸霉气的从侯府中走出。宣平侯谢渊穿着还也没换下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天启九年,冬。

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门前贴着喜字,地上是鞭炮碎屑,本该是喜庆模样,可此时宣平侯府外的大街上,却是前前后后停了十数辆马车,不时有人满脸晦气的从侯府中走出来。

宣平侯谢渊穿着还没有换下的喜服,带着府中的下人守在门前,跟每一个出府之人致歉,而那些人神色各异。

偶有人出声安慰几句,说着小孩子不懂事情,可大部分却都是缄默不语。

隔街的酒楼之中,不时有人探头探脑的望着侯府门前。

“这宣平侯府是怎么了?不是说今儿个办喜事吗?”

“是啊,之前不是还敲锣打鼓热闹的不行,这个时辰应该办喜宴了吧,怎么就送客了?”

“我瞧着像是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这天子脚下,侯府之中的,还能出事?”

“那怎么不能,说不准是那新娘子跑了……”

“啪!”

那开口戏谑的人话没说完,胳膊上就猛的挨了一下,却是与他同桌之人瞪着他说道:“你不要命了,什么话都敢胡说?”

那人顿时脸上讪讪,也知道刚才的话逾矩了,连忙轻咳了声说道:

“我就是随口说说,也没别的意思,不过说真的,这宣平侯府这次的喜事办的这么大,听说娶的还是寡妇当继妻,这礼节都快赶上原配了,怎么就半途散场了?”

宣平侯府在京中是顶顶富贵的人家,而宣平侯谢渊更是以战功立足朝堂,深得皇帝信任。

这七弯巷往外,宣平侯府便占了小半,在京中这般寸土寸金的地方,足以见得宣平侯府煊赫。

宣平侯早年便已娶妻,取的是当朝丞相沈凤年的妹妹,两人恩爱非常,生下两子一女,只可惜天不假年,宣平侯夫人因病亡故,宣平侯便一直未曾再娶。

听说当年皇帝登基之时,曾有意替宣平侯再次赐婚,挑的是翰林院学士卢良志的女儿,只是宣平侯却是一口拒绝。

京中人人都道宣平侯对先夫人情深似海,却不想月余之前,宣平侯却突然从荆南带回一个寡妇,宣称要娶其为妻。

听闻那位新夫人姿容绰约,如仙姝下凡,迷得宣平侯半点不顾其寡妇的身份会被人嘲笑,直接请了旨将其娶为继室。

这次二人的大婚,宣平侯更是大肆操办,一向低调的宣平侯府几乎将帖子发遍了京中所有有身份的人家,意作替新夫人涨脸。

旁边有人探着脖子,就见到对面马车散尽之后,宣平侯府的人“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不由纳闷出声。

“这宣平侯这般看重那位新夫人,难不成还真有人敢在喜宴上闹事不成?”

“我瞧着悬,没见谢家火气那么大,指不准真出事了。”

“也不知谁这么大胆子。”

……

谢渊甩上府门,寒声道:“人呢?”

“啊?”

管家愣了一瞬,刚想问什么人,就撞上了谢渊扫过来的冷眼,他顿时醒过神来,连忙说道:“苏小姐在老夫人那里。”

他刚一说完,谢渊就直接大步朝着后院走去。

……

侯府后宅的锦堂院里,谢老夫人徐氏脸色铁青的坐在上首,而下方谢家其他人也都是面色难看。

堂前正中跪着个貌美惊人的妇人。

她身上穿着大红嫁衣,面容不似寻常女子那般娇瘦,反而两颊丰盈。

微微圆润的脸上,皮肤白的像是最嫩的豆腐,带着少女的娇色,偏偏眼尾上扬带着媚,纤细的腰肢更像是一折就断。

她身边的地上躺着个少女。

大概十三、四岁的年纪,面容与妇人有七分相似,此时像是晕过去了,闭着眼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陈氏跪在地上,挡在少女身前仰着头说道:“今天的事情,全因妾身一人而起,阮阮年幼不懂事,求老夫人饶了她这一回。”

“饶她?你自己说我饶了她多少回了?!”

谢老夫人脸上铁青,颤着手指着苏阮。

“这不是第一次了,三次!”

“从你们母女入府后开始,苏阮便各种闹腾。”

“第一次砸了碧荷苑的灯台,险些烧了整个宣平侯府。”

“第二次趁着与人外出时,在外跟人信口雌黄污蔑侯爷。”

“这一次更好,直接抱着她爹的牌位大闹喜堂,砸了我儿一头一脸,让我们整个宣平侯府在所有人面前丢人现眼。你让我饶她,我怎么饶?”

“我若是饶了她,我宣平侯府的脸面就由得她踩在地上践踏?!”

“老夫人……”

陈氏见谢老夫人震怒,顿时面露急色。

谢老夫人却不等她开口,就直接怒声道:“把她给我拉开,把苏阮给我泼醒,我倒是要问问她,她对我们侯府到底有什么不满?我宣平侯府又有哪一点亏待了她?!”

旁边大房的王氏,三房的吴氏,还有几个姨娘都是纷纷上前,左右拉着陈氏的手将她拉了开来。

“弟妹,这次苏阮真的错了,你就别护着她了。”

“是啊,她这次闹的真的太过。”

几人一边劝着,一边拉着陈氏,手中只敢架着她的胳膊拦着,却不敢动粗,毕竟府中谁都知晓谢渊对陈氏的看重。

片刻后,一盆冷水直接就泼在了苏阮身上。

十二月的天,已经冷的彻骨。

那一盆水泼在身上之后,地上的少女顿时打了个激灵,蓦的睁开了眼。

苏阮脑袋沉沉的,耳边好似还响着那些咆哮着骂她不得好死的声音,她迷迷瞪瞪还未彻底清醒过来,就突然察觉到有人靠近她身前,伸手朝着她脸上探了过来。

苏阮眼中一厉,条件反射的抓着那人的手,朝后用力一扭。

“啊!”

柳妈妈原只是想看看苏阮醒没醒,冷不防被袭,顿时疼的尖叫出声。

“放肆,反了天了你!”

谢老夫人猛一拍桌子,气得怒喝出声。

苏阮手中动作一顿,听到声音猛的扭头朝着上首之人看去,就见到险些气晕过去的谢老夫人。

她整个人愣在原地,半晌,才迟疑道:“祖母?”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