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二章祸福相依

狼族酋长 | 发布时间:2021-10-15 | 阅读次数:29913

第二章祸福相偎相依第二天,上晨读时,钧作为班长,感觉不对劲儿,不但他们也也没在教室里,除了基本上一半的学生也他不在教室,怎么开学后还没几天,就就逃课,集体谋反了。他怎么能能容忍就这样的事突然发生,这对这位班长是明目张胆的挑衅与污辱。经过打探才明白,这些同学在围观群众钧一听这话好熟悉,乍一想,原来是他自己的至理名言。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学得挺快的,不过冲他们能说出这样的话,打心眼里佩服他们,是位少年好汉子。训回那些看热闹的同学,操场上只身下他们三人,只见钧陪同他们一起受罪。他们二人是输了,但心里还是不爽快。“你跑来干吗?是来看笑话吗?还是来监督的?那你想错了,2500米我们不会少跑一米的。”伟气愤的说。。...

第二章祸福相依

第二天,上早读时,钧作为班长,感觉不对劲,不仅他们也没有在教室里,还有几乎一半的学生也不在教室,怎么开学还没几天,就开始旷课,集体造反了。他怎能容忍就这样的事发生,这对这位班长是公然的挑衅与侮辱。经过打听才知道,这些同学在围观哲,伟二人操场上跑步10圈。有的为他们加油,有的是劝他只是一个无厘头的赌局,不必如此较真。谁知他们苦笑着说:“你们这群人呀知道饭好吃,粥好烫,麻雀生鹅蛋。是男人,吐口唾沫钉钉子,撒泡尿砸个坑,岂能抵赖。”

钧一听这话好熟悉,乍一想,原来是他自己的至理名言。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学得挺快的,不过冲他们能说出这样的话,打心眼里佩服他们,是位少年好汉子。训回那些看热闹的同学,操场上只身下他们三人,只见钧陪同他们一起受罪。他们二人是输了,但心里还是不爽快。“你跑来干吗?是来看笑话吗?还是来监督的?那你想错了,2500米我们不会少跑一米的。”伟气愤的说。

“乌鸦笑猪黑——不看自己是啥色,我们是输了,但我们输得起,输得有志气。”哲不屑的说。

“不要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再说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我们大家想为班级出绵薄之力,管理好班级,关系搞那么僵又何必呢?我来和你们一起来受罪,共苦难的。2500米我也会一米不少跑完”钧和气的说。

“谁是一家人。穷小子,别再这里攀关系,我们不来这套。”说完,他们就加速跑步。

钧为了2班,为了处理好与他们的关系,他不得不鞭打快牛——忍辱负重,抱着石头跳深渊——死不回头,跟上他们,不顾热脸贴冷屁股,只为他们能心平气和在一起共同管理2班。他们以为钧只是说说笑,一路上对他冷眼相对,不理不睬。然而他们家乡9月份,秋老虎迟迟未走,燥热的他们,挥汗成雨,衣服全部汗湿了,也顾不了那多,坚持跑完,可是累得他们气喘吁吁,浑身都散了架,休息片刻,不料早已学校早已下自习,操场上来看热闹的人很多,也能依稀听得见有些同学喊着他们的名字为他们呐喊,听到有人为钧呐喊,他们二人,才意识到钧不是在说说笑的,此刻的他们有那么一点点感动与敬佩。当然他们早已跑完,钧累得步履蹒跚依旧前进着。他们离开时想叫他一起离开,犹豫片刻,还是算了吧没有任何人强迫,他自找的,活受罪。

2500米终于完成了,休息片刻,肚子咕咕作响,声音也很大,再看看手表再不去食堂什么吃的也没有。拖着疲惫的身子,可是食堂只有馒头和稀饭,不过都已经冷了,不吃呀可是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饿得慌,在说家穷几乎没有零花钱。没有办法太饿了拿着馒头狼吞虎咽。在回教室的路上,低头沉思着:这样自找苦吃,活受罪不知道值不值,还是受一点小小挫折,就丧失了那份轻狂。不行不能征服他们二人,何以征服全班同学。

进教室远远看见月,在她的位置安安静静看着什么,她还是老习惯一点没有改。昨晚他们配合得很有默契,要不是她用眼神或肢体语言提示,钧也不如此会轻易赢哲,伟二人。他们之间那层薄纱似乎被掀开,再也不会有隔膜,再也不会欲言又止欲语又还尴尬局面,整整兴奋彻夜不眠。如今只有一线之隔,就看他怎样把握与表现。

趁月如痴如醉欣赏她手中的小说,抢过她手中的小说,“你在什么看什么小说,看你如此身临其境。”带着淘气的表情说:“让我看看吧。”

“快还给我,听见没有。”月边说边起身抢钧手中的书,调皮的钧,就是不给,一看书名就知道言情小说发出叹声:“咦.....你怎么看这种书呢,我记得你常看的书是作文,童话,寓言之类的书籍。”叹息中似乎有些惊讶。

“两年过去了,和尚带发卡,你还是老样子这么调皮,既然知道了,现在可以还给我吧?”钧还给她时,却发现她脸蛋绯红,羞答答地低垂着头微笑,好象一朵出水的芙蓉,沐雨的桃花。

突然听到狮子吼般的尖叫:“你们哪位败将干的好事?”原来是哲的前排张雨萱,她性格开朗,14岁半的她已经亭亭玉立,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美目流盼.桃腮带笑。是不少的男同学梦中人引来不少的狂蜂浪蝶,也引来不少的女同学嫉妒恨,为此也招惹不少的麻烦,这不麻烦已经在她身上了。原来她一打开她自己的课桌,突然跳出庞然大物,吓得魂儿快出窍了,惊魂未定的她看看跳出的庞然大物,拍拍自己的胸口自言自语:“还好,是只可爱的猫咪。”

“是我,你吼什么吼,别以为声音大,就是河东狮子吼。”哲说

“看我新来的,就好欺负吗?”

“你是新来的,那我得告诉你,我的专职就是欺负女生,你最好滚蛋吧”

“你是谁呀?别以为当了班长,就可以那着鸡毛当令箭,说滚就滚,我也告诉你,我不是好惹的,这个班级我待定了”

“哼...沸水锅里煮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

“走着瞧,我会让你失望的。”

他们两人的火药味渐渐褪去,突然同学们的目光又转向冯舒雅,14岁的她肌肤如雪,双颊晕红,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也许是她的内向,有一种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不过不喜欢张扬,性格孤僻,不会过多惹人耳目,当然自然少不了男生的热捧。看来2班热闹非凡,让同学们好戏连连看。知道同学们议论纷纷她是第二个倒霉的女孩,不然她也不会哭泣着。原来是这样的,当她打开自己的课桌,不料却发现里面有一只黑毛老鼠在那里不停吱吱的叫,生性胆怯的她被吓哭了,而伟她怎么这么爱哭了,在学校欺负那么多女孩,只有她第一个哭过,有点让他惊慌失措,不过猛然发现读出一的时候没觉得她漂亮,如今就连她的哭泣也很美美得胜过哭泣的林黛玉。她得想办法把令人恶心的老鼠怎样弄走而发愁时,却传来伟的声音:“真无趣,你连假的都很怕得哭,要是真的得把你吓得半死。”

“明知无趣,还来招惹我,我哪里得罪你了?”

“没有,真想不到你是掉下的树叶怕打破脑壳--胆小鬼。就近原则,谁叫你是我的前排。”

中午时分,2班教室里不见钧,哲,伟三人,否则教室里热闹非凡。原来被张主任叫到办公室,狠狠教训一顿:本以为好好管理班级,谁知好事不做专门欺压女同学把2班搞得乌烟瘴气,抄烂绿豆,都有你们,无人可及,2班有你们三位大活宝,就足以让‘天下大乱’。本来要在办公室罚站整整一下午,让所有老师认识这三位活宝,让他们颜面无存。上课之际张法外开恩,让他们三人回教室上课。其实张他什么都知道从昨天到今天的闹剧,他是又气又笑。人生谁无年少轻狂过?活在一个很好的时代,让张他们那一代羡慕不已,也勾起他儿时的美好记忆。望着他们三人朝气勃勃,难免斗志高昂,他相信钧是个好苗子,会带领那二位,走向为班级无私奉献的好班干部。

回到教室后,哲一直怀疑萱告密,还以为她多大本事,原来只会打小报告,而伟则认为是雅,看她很老实很胆小怕事,原来你也会来阴招,这弄她们两人一头雾水,比窦娥冤还要冤。他们根本不知道张为啥事批评他们三人,也许真的错怪了她们吗?下定决心揪出那个告密者,也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2班女生会如此团结,任何女生都是守口如瓶,也许她们为了教训那些男生而统一战线,只为证明她们女生也是不好惹的。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终究没有揪出那个告密者,而慢慢淡化了。

有一天自习课,萱开始慢慢对2班三大讨厌鬼有些转变,因她喜欢音乐,只要自习课没有老师的情况下,她都拿出她心爱的单机戴上耳机,尽情欣赏着音乐,一首新歌太好听了,也许太投入了,完全忘了现在是上课时间,随心所欲跟着唱,不料全班哄堂大笑,歌星唱歌要钱,她唱歌要人命。此时她才意识到同学们都在笑她,囧大了,令她无比尴尬,脸颊绯红,真想立刻消失。不知道什么时候伟开始关注萱,英雄救美的时刻来了,该他出场表现的时候了一声大吼:“有什么好笑的,没听过别人听歌吗?要你们去唱比她还不如。”话音一落,教室嘲笑声渐渐褪去,萱再也没有难么尴尬,此时的她从心底里有些感激他。

下课时分,有些同学依旧笑谈萱的囧事,也许她不在乎别人怎么嘲笑她自己,然而让她感到最恼火的是哲的一番话:“不会唱就不要乱现歌喉,好好的一首新歌被你那一唱,是真‘千古绝唱’,被你玷污成那样,无人能及。”生平第一次被哲如此贬得一无是处,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萱其实真的很讨厌哲怎么老是处处针对我,也不知道从什时候开始发愤图强勤练歌喉,只为哲的那一翻羞辱。然而她很少看到思哲,也有怜香惜玉的时候,就是因为她一句歌声,而成为2班头条新闻,几天下来在她背后议论纷纷,不得不引起别人的注意,甚至引起外班男生的注意,才发现她班花级别的人物,那些男生怎能错过如此漂亮的女生呢,蜂拥而至,个个要求做笔友与其交往,总有男同学无事献殷勤,有些霸道的同学强迫恐吓等卑劣手段于起交往,让萱烦不胜烦,也让无法安心学习。这个又来一个令她厌烦的霸道同学说:“你今天答应就罢了,反正你这个笔友我交定了。”

“你真是三斧头砍不入的脸,我见过厚颜无耻的,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今儿我就不答应,你能把我怎样?”

“你拽啥拽,你要是不答应,我让你难堪,以后就没有安宁的日子过。”

不知哲什么时候来到他们身边无意听到这番对话,在我的管理下还会有这样的事发生,顿时火帽三千丈:“这位同学,人家女生不同意,你再纠缠有意义吗?”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再说你算哪个葱”

“有种你再说一遍,小子你的皮痒起来吧,要人狠狠挠挠”哲还指着那位同学,不服气的他,甩开哲的手,却不料被哲死死捏住,那位同学看起来很强壮,却没有哲的力气大,弄痛他惨叫一声才放手,萱很害怕他们会打架,把事儿闹大,谁知那位同学好汉不亏眼前亏,黯然离开。哲的愤怒依旧未消在全班同学大吼道:“请某些同学自重点,不要再来骚扰张雨萱同学,今儿起,我就是她的护花使者,再敢骚扰她,先过我这一关。”也许哲的话有威慑作用,很少有本班男生再也没敢骚扰她。萱对他的举动很感激,本想好好感谢他,可是一想到老是斗嘴,敲竹杠,就来气,也不了了之。

然而,萱好不容易耳根安静几天,不料星期五下午放假时,又有不平凡的事情发生。那位男生如同过冬的大葱——皮焦根枯心不死,还叫来社会小青年过来助助威,对萱胡搅蛮缠着。有许多2班或她认识的同学路过,却冷漠的离开,这的确让萱有些心惊胆战。坚强倔强的她正心里最后一到防线被突破时,她的另一个救星来也,不是思哲,更不是伟,而是钧,她多么希望这位徐班长不要漠不关心离去。钧本想利用这个放假的机会与月一起回家,一起畅谈心事,回到昔日亲密无间的关系。碰到这种事血气方刚的男儿岂能坐视不理立即赶过去大吼道:“嘿,嘿,你们哪几位同学,只知道欺负女生,算什么男子汉,我看你们就是吃饱了的牛肚子--草包而已。”

“蝙蝠身上插鸡毛--你算什么鸟?”

“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再不滚,你们就是铁匠铺的料--挨打的货。”

一个不怕惹祸的社会小青年听到钧的话心里很不舒服便愤怒的说:“你就老肥猪上屠--挨刀的货,我们还怕你一个吗?”说吧准备动手揍人,却被他们其中一个比较了解钧的小青年拦住使其眼色才遏制那个人的冲动。

“茅房里打灯笼--找屎(死),你动手试试。”钧说完,也不知道月什么时候在他身边。一看月的脸色阴沉沉的,知道月肯定误会他与社会小混混没有什么两样。然而钧暂时无法顾及月的想法,只好待会儿在解释,便使眼色让她快离去,这里危险。月很气愤,欲走又停,但又担心他的安危,手心上捏一把冷汗,毕竟他们人多。那个愤怒的小子,被他的伙伴死死拦住并离去,无法靠近钧。他们其中有人知道钧的过往,是不好惹的人,要不是他两年年前家遭巨变,争强好胜的他,也许和他村中伙伴一样被学校开除,成为街头小混混,臭名远扬。难怪那小子口气这么狂,遇险不慌,有后台撑腰。只见他们离去,钧依然不依不饶大声嚷到:“你们个给我听好,如果被我再发现欺负她或欺负在校学生,有你们好看的!”

此时的萱犯花痴般的傻傻盯着钧这位英雄少年看着,她认为正真的护花使者是钧,在最危险时刻及时雨般出现。让钧觉得浑身不自在。少女心思如同大海般深,也不知道她在遐想些什么。钧的心思在月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三步并两步疾奔。

“干嘛急着走呀,等等我,我们聊聊吧。”

“单枪匹马上阵--好一个孤胆英雄,赢得美人归,还来找我干吗?”

“你不会是山西老乡--爱吃醋吧,而且醋海翻波。”

“你想歪了,我不明白都两年了,你老是头上安电风扇--大出风头。铳打出头鸟,总有一天你会吃亏的”

原来月会如此关心他,心里乐慈慈的,一点小误会,经过钧的解释,再也没误解,一路上终于如愿以偿,谈笑风生谈天说地谈古论今,唯独不敢谈情说爱,哪怕一个敏感的字也不敢提,害怕再次失去亲密无间的关系。当然他们也不懂爱情是什么,只知道好好维护他们的友情。

又到了收假的,在校读书的日子,班上事物繁多,钧作为班长肯定很忙,那两个家伙不给钧添堵就阿弥陀佛了。课余时间同学都尽情的玩耍,只有钧还在忙着做总结(每个星期都要做,让张主任能够一目了然知道全班学生情况),不知道月会如此悠闲,而且闲得慌。想找钧散散步,聊聊天,想看看还要多长时间可以忙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钧的字龙飞凤舞,看了让人甚是气愤,他的字怎么越写越差。看来她不得不再次做他的师姐,好好教他一翻。她还记此事,看来她心中还是有钧,这让他胡敲梆子乱击馨——欢喜若狂。此时钧陷入儿时记忆,钧的字的确很差,老师安排全班写字最漂亮的同学月和他同桌,并命她做师姐,有闲时间就得教教钧写字,那个时候的他怎能让一个女生任由摆布,不肯让她教,可是每次上交作业,尤其语文作业,不仅让被挨打批评,而且重写写好为止,像一头牛的他,就是不肯低头求她教。可是挨了不少的打,也不知道重写多少次了,弄得她无缘无故被老师批评几次,当初钧什么也不知道,直到最后一次钧的手掌被打了5次,血红血红的,也重写了5次。而月被老师批评最厉害一次,毕竟她是班长,哭泣的她却无处诉说心中的委屈。钧看着成泪人儿的她,动了则隐之心,追问下切因自己而受到牵连。钧肩膀上放烘笼---脑(恼)火,本要兴师动众找老师理论一般,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他人出气,却被月死死拉住,怒气也渐渐消去,最终同意做她的师弟,自此以后两人关系越来越好,字迹也有所进步,告别了挨打重写的黑暗时代。

在月的示范监督下,钧一丝不苟重写,大功告成。钧第一次觉得很近很近,近得连对方的心跳声都可以听清楚,近得双方瞳孔的你看得清楚,钧很享受近距离接触的那种感觉,并没有发觉此时的月相当的尴尬,毕竟她是女生,有着与生俱来的矜持。谁知道被横冲直撞的她打破了他梦幻般的感觉。看来雅有急事找钧,脸上比红苹果还要红的月离开了。原来雅家中有急事,要回家一趟,可当天正好值日,找卫生委换人扫地,可是他故意刁难雅,无赖之下只好求徐班长,没想到钧很豪爽答应帮雅替她值日。

在傍边的萱不知道什么装上顺风耳也来凑凑热闹:“三九天喝姜汤真是一副热心肠,既然你人这么好,过两天轮到我值日了,碰巧那天我也有事,你也帮我打扫教室吧。”

“好呀,小事一桩,这个挺乐意帮助你的”

“班长,你别听她的,她能有什么事呀,不就是和尚赶道士”

“喂,那个谁,你一天不和我斗嘴,你心里不舒服吗?不知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怎么会遇到你这样的人?“

“我是有名字的,不要喂来喂去的,你说的很对,你上辈子肯定做了不少的亏心事,所以老天派我来惩罚你,让你好好洗刷前世的冤孽。”

他们两人一斗嘴就来劲了,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又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让傍边的同学看得不亦乐乎,什么时候上课铃响起什么时候就消停。然而钧帮助雅打扫教室卫生被传开,已经同学们吹嘘到有求必应的程度,这不若曦有困难事就立即找钧帮忙,对钧而言来者不拒。原来收作业本给老师批阅,总有一些同学找各种理由不交作业本,被老师批评好几次了,现在满肚子都是苦水。

这次钧有得忙,对那些不交作业本的同学对症下药,对有些同学爱玩不想做作业,就站在他们身边强迫他们做完;有些好学而不会做的,就加以辅导直到他们明白原来答案是这样的来;有些同学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实属无奈只能给让他们抄写别人的,但是钧依旧讲解作业题,不管他听不听得懂,钧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在帮他们还是害他们,但庆幸的是像这样的同学不多。然而文科方面不是拿手好戏,只好求助月,又是一次和她合作的好机会这让钧乐不可支。因此钧在教室里来来回回穿梭着,虽然有点繁忙有点累但依旧乐此不疲。自此后再也没有未交作业的同学,因此若雪在班会上点名表扬。然而几乎所有同学开始接受这位班长认可这位班长,在2班的威望也越来越来大,钧享受着拥有这样的盛名,但同时发觉越来越多的女同学开始关注着他靠近他。许多男生羡慕不已,可是钧心中早就装着一个人,他只在乎月的目光,所以能尽量收敛自己的行为。钧在众星捧月的光环下荣耀无比,也许他并没有发觉她自认为相貌平平,平凡到不能平凡的灰姑娘若曦早已对钧犯花痴,同样的豆蔻年华,可若雪内心的卑微在作怪,只有能和就钧说上几句话,能看到他脸上灿烂的笑话,她就心满意足。毕竟多年来内心孤独与卑微,却被钧第一人闯入几天相处下,有说有笑,不开心的时候,他想法设法逗她开心,给她不少的美好记忆,也给了她不少的自信。然而钧只发觉若曦整个人怪怪的,眼神更怪。女人心海底针,也那时钧真的没有在意过若曦那些古怪的表情,对此也只能不闻不问,和往常一样对待她。

又到收作业本的时候,此时是休息时间,教室里喧哗无比,让没有做完的同学无法安心做作业。这不从某个角落传来声如洪钟。“这位同学你是千层底做腮帮——脸皮厚,人家不愿意给,你就不要在打扰她了。”伟实在看不过去才如此愤怒。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可以抄她的,就不准我抄她的吗?”

“你能和我比吗,那是人家自愿的。”

“是吗,你又不是庙里的佛爷需要往脸上贴金吗,都是半斤八两而已”

“想找茬吗?今儿我就做回张飞吃秤砣--铁了心管这破事儿”

被欺负的是雅,其实此时的雅,她的作业也没有做完,也没有想过给那个同学抄写作业,她只想早点做完,多想有个同学让他消失。谁知是伟,叹了一口气怎么这么倒霉,敢走一只狼,又来了一只虎。谁知那位同学看到情势不对,伟已经愤怒到极点,不想与他正面交锋,也不想与他斤斤计较就黯然离去。伟没有像往常一样催着她早点做完早点抄写完早点出去玩,而是安静的认真做自己的作业。雅也缓了一口气,难得他做一回好人班里传言哲,伟两人有着冷酷的外表,常常欺负女生为乐,目空一切,其实不然心中都一颗炙热的心,只是不善于变现出来。自这次后其实雅不再抗拒伟,觉得他是不错的女孩。然而还有一个女生萱有着与雅同样的感想。她们同病相怜,有着同时天涯沦落人的感慨,只恨她们的人生轨迹还有交集在一起。

刚说到萱,这不又听到她愤怒的声音:“思哲同学你是就扒了皮的癞蛤蟆--活着讨厌,死的还吓人,怎么老是和我胡搅蛮缠的。”

“狗嘴吐不出象牙,你自打娘胎起就没有洗个口吧,你的话太臭了吧。”

“和我斗嘴,你还是省点力气吧,留着在运动会使用吧,免得以后没有力气跑完男子长跑2000米,你要是再输一次,你真的成了狗熊了。”

他丈二的和尚摸不着脑袋,不明白萱的话是什么意思,只要钧参加的项目,他都参加了。突然心中一惊唯独长跑没有参加,难道钧参加了,这怎么行,仇未报就输一项。急忙找伟商量,为了一洗前辱,两人决定参加压轴戏,再次一比高低,绝不让那小子嚣张下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