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五章拿什么拯救

舞夜夭 |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3:30 | 阅读次数:15842

“姑太太……”威远伯爵夫人孟氏从来没有矮过姜氏一头,昨日她颇是不养成仰着头望着坐在马车上的姜氏。但是,她将对姜氏的轻蔑很好的掩藏,满怀满眼的不舍。又有几分无可奈何,犹如对待一个不知道分寸的孩子。争扎没用吗?云薇还也不是得乖乖的替代她的宝贝女儿嫁去破败户的不过,她将对姜氏的轻蔑很好的掩饰,满心满眼的不舍。。...

“姑太太……”

威远伯爵夫人孟氏从未矮过姜氏一头,今日她颇是不习惯仰着头望着坐在马车上的姜氏。

不过,她将对姜氏的轻蔑很好的掩饰,满心满眼的不舍。

又有几分无奈,如同看待一个不知分寸的孩子。

挣扎有用吗?

云薇还不是得乖乖代替她的宝贝女儿嫁去破落户的董家?

“怎么好端端搬去庄子上去?正赶上薇丫头的婚事,她在伯爵府省事多了,嫁妆等等都不用姑太太操心。”

姜氏紧紧握住马鞭,轻声说道:“按照夫人的意思,我无法操持薇薇的婚事?”

孟氏端庄娇美的脸庞浮现一抹轻笑:

“说句姑太太不爱听的话,母亲决定儿女将来的下限,姑太太这些年没个进向,手中的银钱怕是不多了。

况且薇丫头从伯爵府出阁,董家那边对她多几分尊重,将来日子也好过。

薇丫头年轻不懂事,姑太太是过来人,守寡后一直都在府邸里的,自然知晓这娘家地位高低的厉害。

你可不能同薇丫头一起胡闹啊。”

“母亲决定女儿幸福与否的下限吗?”姜氏胖胖的脸白了白。

云薇一把撩开车帘子,探出半张脸,“我姑且称您一声大舅母吧。”

孟氏仿佛第一次认识云薇一般,尴尬道:“你这丫头竟说傻话,我本就是你舅母,你舅舅一直叮嘱我好好照顾你。

姑表亲,打折骨头连着筋。我又是看着你长大的,在我这,你同明熙一般无二。

府里姐妹多,你们正是该亲亲热热一处相处,等你出阁后,就会怀念做姑娘时……”

“是怀念我拖着病体给二姑娘调制香料?闻见香料就咳嗽不停,还是怀念,我如同丫头一般伺候着府上的几个姑娘?

哦,对了,我记得两年前,我被贵府的三姑娘戏耍,迷路了许久,不是我娘来寻我,我怕是要在山上过夜了。”

云薇眨了眨眼睛,笑问:“难不成夫人还想知晓,二姑娘写给淮阳王世子的书信,都是我代劳的?

毕竟,你家姑娘那首字着实入不了淮阳王世子的眼儿。

诗词上更是……啧啧,我都替夫人心疼为请师傅花出去的银子。”

孟氏:“……”

姜明熙小跑冲过来,“你答应过我,不同任何人说这些事的。”

她捏在手中随意摆弄的小蚂蚁竟敢翻天了?

是谁给云薇的勇气?

以前她做得再过分,云薇都不敢吭声。

莫不是董郎让云薇看到了希望?

姜明熙对上云薇清亮眼眸,略有几分忐忑不安。

姜氏已经红了眼圈,这些事她这个做娘的竟然完全不知道!

“只要夫人肯花钱,不愁找不到写字好,诗词好的人代替二姑娘给淮阳王世子写书信,贵府用不上我了。

毕竟,我最大的用处不是嫁去董家吗?”

姜明熙说道:“我不许你……”

“住嘴!”

孟氏回头狠狠腕了一眼姜明熙,压低声音:“你还想好好做我女儿,就给我住嘴。”

姜明熙打了个寒颤。

“我都已答应嫁给董公子,过几日就定亲了,夫人让我从伯爵府出嫁?夫人不怕将来董公子攀附上贵府,整日来府上打秋风?

他那个娘,听说也是个有本事,最是擅长不咬人恶心人呐。”

云薇将董家贬低的一无是处,反而激起姜明熙的记忆。

董家如今越是落魄,将来就越是富贵。

她的心痛到站立不稳。

“你真决定嫁给董公子?”

孟氏想着若是云薇嫁过去,倒也不必强留她。

不仅以后少了麻烦,眼下还能省下一笔的嫁妆。

云薇在府上嫁去董家,她在一众勋贵夫人面前抬不起头去。

“这是我能决定吗?不是威远伯爵府的主人们一致决定的?”

云薇举起三根手指,“我对天发誓,董家下定,我一定嫁过去。”

孟氏喜笑颜开:“既然姑太太去意坚决,我就不做恶人了,姑太太可要记得常常回来,太夫人离不得你。”

仆从打开府上的侧门,按说开角门就成,孟氏不想,也不愿将事做绝。

以前不声不响的云薇让她刮目相看,甚至姜氏仿佛立起来。

“姑太太,姑太太。”

太夫人身边的妈妈一溜小跑,身后跟着捧着好几个盒子的小丫鬟。

李妈妈故作擦泪状,不舍道:“太夫人舍不的您,却又没道理拦着您出去为表姑娘操办同董家的婚事。

太夫人再疼你,疼表姑娘,她终究是姓云,婚姻大事还是要在云家商量才妥当。

不过,太夫人说,等表姑娘出阁后,再打发人去接姑太太回府常住。”

“同董家的婚事,哎,也是表姑娘命中注定的大喜事,要不怎么就偏偏让太后娘娘知晓了呢?”

丫鬟们将捧着的礼盒搬上马车。云薇并未阻止。

她凭本事得到的好处,凭啥不要?

姜氏的眼角泪珠滚落:“我很难再孝顺她。”

“不知夫人同二姑娘可否记得一句,宁欺白头翁,莫欺负少年郎?”

云薇目光掠过不以为然的孟氏,落在捂着胸口的姜明熙身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董公子没准就是一颗蒙尘的明珠。以后我说不得还要感谢二姑娘呢。”

姜明熙心脏剧痛,喃喃道:“莫不是她也知道董郎以后的尊贵?”

姜氏扬起马鞭,马车缓缓行出去。

孟氏冷笑连连,“这辈子,董家就在河东住着吧,小小年纪轻狂无比,同董家那个老太太正是一对好婆媳。”

“咱们就看笑话,可不能让董家缠上来,太夫人也是这个意思,否则不会放姑太太离开了。”李妈妈点头附和。

姜明熙听着母亲等人的奚落嘲笑,这个世界只有她是清醒的。

她该怎么拯救无知的亲人。

“找个人赶车。”云薇说道:“您跟我说说京城的风土人情,我很少能出府来的。”

她总不能眼看着姜氏一边哭,一边赶车,姜氏崩溃对云薇的计划没任何好处。

况且,小姑娘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姜氏了。

姜氏哽咽道:“……好。”

“我来,我来,我会赶车,就是没太太的力气。”

淘妈妈替换下姜氏,马车果然在速度上缓慢了一些。

姜氏肥胖的身子一下子占据半个马车,她尽力蜷缩,不愿意挤着透过车帘向外张望的云薇。

“神京城?”

云薇喃喃自话,“天穆王朝?神武大帝?”

当世的一些记忆被她从记忆角落中翻找出来。帝号,国号,京城的命名,满满的自恋风,透着一股二次元中二风。

怎么这些名称,她有几分耳熟呢?

“着火了,凝香楼起火了。”

“大清早的,妓院起火,也是奇了怪了。”

百姓蜂拥而至,提着水桶救火。

一人从凝香楼二楼跃下,挤开百姓,直奔马车而来。

“别让他跑了,千万不能让云爷逃了,美人们的画像都还指望着云爷。”

马车中,姜氏庞大的身躯挡在云薇身前,“你自己滚,还是我踹你下去。”

突然闯进马车的男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