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一章送你一场美梦

舞夜夭 |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3:00 | 阅读次数:28969

夜深,威远伯爵府内宅女客院落,昏黄的灯光点亮并不大的屋舍。“姑娘,您……还得出门时?”婢女初晓忧虑再次询问了换了一袭伯爵府下等婢女服饰的少女。云薇重新整理好墨绿色比甲,迎光走过来,灯光放佛一下子很明亮几分,映着少女微带惨白却难掩魅色的脸庞。“小点声,仔细地“姑娘,您……还要出门?”。...

夜半,威远伯爵府内宅女客院落,昏黄的灯光照亮不大的屋舍。

“姑娘,您……还要出门?”

婢女初晓担忧询问已经换上一袭伯爵府下等婢女服饰的少女。

云薇整理好墨绿色比甲,迎光走来,灯光仿佛一下子明亮几分,映出少女略带苍白却难掩魅色的脸庞。

“小点声,仔细吵醒旁人。”

云薇声音又轻又柔,明明一句很简单的话,却让初晓担忧的心思放下不少。

“嗯,今儿是最后一次了。”

云薇唇角扬起,一扫过去几日的病态阴郁,“二姑娘的人今日又把香料取走了。”

初晓回道:“二姑娘明知您身子刚好,闻不得香料,还让您给她调香,我瞧着她就是见不得您好,偏说什么,只有您调得香,她才睡得稳,清晨醒来心情很好,她就是骗你……”

“不尽然是骗我。”

云薇将腕子上的白玉镯子退下来递给初晓保管,神秘兮兮笑言:

“她连着做美梦,醒来还记得梦里的一品诰命的尊贵风光,她怎能没有好心情呢。”

“一品诰命,她也配?她就是害人精,差点害得您一条命去,太太为您的事情,在老太太的门口跪求了整整半月。”

”你明儿去同母亲说,我愿意嫁过去。“

初晓大惊失色快步追上去,“姑娘,那样的男人怎能嫁?”

云薇回头,缓缓绽开一抹笑容,初晓愣在当场。

直到云薇消失在黑夜中,耳边回荡着云薇的轻笑:“开局退婚流,虽然有点俗,但招数不俗哦。”

威远伯爵府二姑娘院落修缮的最好,不仅她是正经八百的伯爵嫡女。

她在姐妹中容貌最好,才情最高,全家都指望着刚她能高嫁入名门,为逐渐式微的伯爵府挽回颓势。

云薇蹑手蹑脚熟门熟路来到院墙前,抬头看一眼一多人高的院墙,微微蹲下身慢慢蓄力,下一刻她翩然跃起,潇洒自如越过院墙,飘然而入。

小小院墙,拦不住云薇女侠……

事实上云薇身子慢慢越来越矮,熟练拨开遮掩,一处小小的洞口露出。

她灵巧穿过洞口,再次站直身体时,已经穿过墙壁,进了院落。

云薇淡定整了整袖口,仿佛她不是钻洞而入,依旧一副女侠高人派头。

穿越无法将武力值点满,她想象自己又美又飒。

熟门熟路来到二姑娘的闺房,云薇从袖口拿出竹管,吸入纸包中的药粉,将竹管探入半开的窗户。

噗,噗,噗。

云薇将药粉吹进屋中,默默数着一二三,屋子里传来打哈气的声音,为二姑娘值夜的婢女睡熟了。

云薇越过睡熟过去的两个婢女,蹑手蹑脚来到床前,撩起奢华的幔帐。

借着案上的烛光,云薇将床榻上酣睡的少女看得清楚。

少女眉不画而黛,鼻梁高挺,唇瓣粉嫩,肌肤粉白,是一位顶顶出色的美人坯子,宛若一朵人间富贵花。

威远伯爵府上下众人对她寄托家族再次崛起的希望不算是白日做梦。

熟睡中的二姑娘黛眉微拧,娇憨妩媚,看不出她日常的自私虚伪。

安放在床头的香囊荷包渗出淡淡的香味融合屋子里的熏香,有一种如梦似幻,如临仙境之感。

她调香从来就没失手过,入梦暗示听起来神奇,然而不过是云薇放大目标对象心中的欲望野心罢了。

她没有命令目标作出违背本身性格的能力。

云薇坐在床边,放下幔帐遮挡住光线,伏在二姑娘耳边重复一连半月的事:

“姜明熙,你还记得前世的事情吗?”

姜明熙蠕动嘴唇,无意识喃喃:

“我是首辅的夫人,同董郎恩爱,儿女双全,董郎虽出身微寒……他连中六元,被奉为天下第一才子,出仕三年就做到了侍郎,成了皇上最信任之人,随后官路顺达,短短五年成了首辅,最后……更是被证明是陛下的亲生骨肉,得重臣拥趸,成为新君,我……我先是一品夫人,后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尊贵一世。”

云薇对她一连半月的梦境改造没白费。

姜明熙在梦里相信了云薇帮她编造的前世,不过姜明熙真会给自己加戏。

她从来没暗示过二姑娘能做皇后。

董任六元及第,三年做侍郎,五年做首辅?

但凡有一颗花生米,姜明熙不至于醉成这副样子。

“果然,梦里啥都有啊。”

就云薇替二姑娘编的前世,她还是参考了看过的狗血言情小说中的情节,否则她哪里想得到啊。

没准二姑娘去到她的时代能成为优秀的作家。

云薇又掏出一个荷包,放在二姑娘的鼻下,带着魅惑的声音:

“姜明熙,你看到的是云薇的富贵一生。”

“不,不是,是我的,皇后是我,董郎的一心一意也是我的,我才是皇后!”

姜明熙眉头越皱越紧,挣扎着想要去掠夺,去抢占那华丽丽的凤冠。

那六宫无妃的深情帝王是她的良人。

“云薇那贱蹄子哪配做皇后?她配不上董郎!落水被董郎救起的人是我!是我!得太后赐婚的人是我!云薇是替我出嫁的,她强行占了我的荣华富贵。”

姜明熙恨不得抓花云薇的脸:

“一个生父不详,一个痴肥懦弱的寡妇生的小贱人,凭什么抢我的姻缘?”

“她在你同你的亲人逼迫下不得不同董任成亲,不是她抢了你的董郎,而是你有眼无珠,嫌弃董郎贫寒啊。”

云薇努力回忆着瞟过小说的情节:

“落水的人是你,你母亲非说是云薇,促成了同董任的婚事,成亲后董任一飞冲天,为妻报复你同威远伯爵夫人的轻视戏弄。

你母亲嫌贫爱富名声传遍京城,你有眼无珠,残害表妹的事让你身败名裂,最后不得不去给老头子做妾,一生凄苦,你娘被送去寺庙落发为尼赎罪。

你的两个兄长仕途被董任阻断,一辈子窝囊,你家的爵位被皇帝褫夺,你爹抑郁而终,你祖母受不住打击,中风瘫痪。”

“不,不是的,不是的,不是我有眼无珠,是云薇那个贱人骗了我,董郎,你要相信我!我是心仪你的,相信撞天婚,太后同太上皇因为落水成就姻缘,我同董郎也是。”

姜明熙眼珠滚动,迫切想要醒来,仿佛张开眼,一切都不一样了。

云薇轻轻抚摸姜明熙额头,声音透着安抚,”所以,你醒来后,因你落水而来的婚事……”

“董郎是我的,云薇休想靠近董郎一步!我要嫁给董郎,改变家族命运,改变亲人悲惨遭遇,上天让我……入梦,我不能辜负!”

姜明熙狠狠的发誓。

云薇笑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