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2章 要时间给个答案

写文娱乐自己 | 发布时间:2021-10-14 07:16:41 | 阅读次数:22008

“只可惜了!”卫亭轻轻摇摇头,眼里却带着满满的激动,他放佛看见,角斗场所以多了这么一个战力强大人奴,灵石便犹如流水般,哗哗的涌进了角斗场。筑基前期修为境界与练气七层修为境界,差着十万八千里,满天雷落电的威力虽大,虽让卫亭的脚步在雷电中顿了顿,但带着玄冰筑基后期修为与炼气七层修为,差着十万八千里,满天雷落电的威力虽大,虽让卫亭的脚步在雷电中顿了顿,但带着玄冰手套的手还是直直的穿过惊雷,直接扣住了许恒乐的脖颈。。...

“可惜了!”卫亭微微摇头,眼里却带着满满的兴奋,他仿佛看到,斗兽场因为多了这么一个战力强悍人奴,灵石便如同流水般,哗哗的涌入了斗兽场。

筑基后期修为与炼气七层修为,差着十万八千里,满天雷落电的威力虽大,虽让卫亭的脚步在雷电中顿了顿,但带着玄冰手套的手还是直直的穿过惊雷,直接扣住了许恒乐的脖颈。

许恒乐顿觉得寒气从脖颈处直接蔓延至四肢百骸,就连流转在经脉内的灵气,也瞬间被冻结,眨眼间满天雷电烟消云散。

“好了。”卫亭收回手,拍了拍莫须有的灰尘,解下一只储物袋,扔给许永严道:“许老兄,五万下品灵石,一枚不少一枚不多,你数一下,银货两讫,这小丫头从此便归我仙都斗兽场了。”

然后又回头,冲着一动不能动的许恒乐笑道:“放心,我那斗兽场环境虽然没你这桃林漂亮,但我可以让你成名啊!仙都斗兽场斗王非你莫属。”

斗兽场,有个高大上的定义:弘扬人族不屈的战斗意志!而斗奴便是弘扬人族战意的标兵,他们的任务便是每个月与妖兽角斗一次。

其实说白了,什么狗屁都不是,斗兽场只不过是供星沉大陆上的大佬,世家子弟,有钱人赌博消遣的场所,斗奴们和妖兽们都是他们取乐的工具,而他们的命运都有着相似的悲惨结局。

斗奴和妖兽都来自五湖四海,大都是被修士贩子捕捉回来,贩卖于斗兽场,妖兽以一至三阶为主,斗奴大部分是毫无根据背景的低阶散修,少部分则如许恒乐一般,陡然失去靠山后,被家族出卖的家族子弟。

许恒乐三天前被关入斗兽场地牢,便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紧紧抱着紫晔,蜷曲在斗兽场地牢的其中一个囚笼内。

她的储物袋已被许永严拿走,而紫晔是许明轩为她亲手炼制的本命剑,也是他们唯一拿不走的东西。

阴暗的斗兽场的地牢内,不但灵气稀薄的等于无,还充斥着濒死的痛苦呻吟,以及绝望的痛哭。

濒死的是经过次角斗,杀死妖兽后回到地牢,却又被伤势折磨的即将死去的斗奴;痛哭的则如许恒乐一般,刚刚成为斗奴。

许恒乐眼里亦汪着一大泡泪水,但是她倔强的忍着,始终不肯让它落下来。

爹爹曾说过:修士修炼本就逆天改命,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遇到危险或困境时,别哭,因为眼泪在那种情况下最是无用,只能冷静分析,坚强面对,若无法一下子改变困境,那便努力的活着,等待机会。

所以她不哭,她捏着一颗有些腥臭辟谷丹,发狠的塞进嘴里,强忍着恶心干呕,用力的吞了下去。

阴暗的日子虽难熬,但总会一天天过去。

“十三号出来吃饭。”沉重的地牢大门被打开,随着破锣般的声音,斗兽场守卫走入地牢。

又是新的一天,血腥的斗兽又将开始。

刻着符文的囚笼门被打开,四五个斗兽场守卫凶神恶煞般盯着许恒乐。

三月,终于轮到了她!许恒乐眼中已没了泪光,嘴角多了抹嘲讽。

斗兽场关了她整整三个月,虽没让她上场角斗过一次,却让她在三个月里看到了斗兽场惩罚不听话斗奴的手段。

不愿意上场角斗,可以;但接下来一个月斗兽场将不会提供一颗辟谷丹给你,直到下一个月你愿意上场,杀死妖兽而回,斗兽场才会重新给你提供包括辟谷丹在内的,斗奴应该得到的所有物资,可炼气期修士还没有辟谷,如何能在什么食物都没有的斗兽场地牢中熬上一个月,所以三个月来,她看到了好几个倔强的斗奴被活活饿死。

至于不自量力,想要强闯出去的斗奴,别说地牢墙壁上的符文,轻易破不开,就是守卫中,也有好几个筑基修为,所以其后果只有一个,拉来妖兽,直接当着斗奴们的面,将试图逃跑者,生吞活剥,场面血腥残忍。

太多太多的血腥发生在眼前,许恒乐不得不强迫自己快速成长,所以三个月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嘴角那抹嘲讽,也成熟的超越了她这个年龄。

她站起身,向囚笼外走去,她不想死,所以饭一定要吃,因为饭里还有一线活着的生机。

“出来了出来了,快看快看。”人声鼎沸的斗兽场,因为她的出现,变得更加喧嚣。

“这就是许明轩的女儿!好像年纪还不大。”

“听说只有八岁,炼气七层修为。”

“真是造孽啊!许明轩干嘛想不开去抢家主之位,结果自己死了不算,还连累女儿被家族放弃。”

“话是这么说,七大世家家主之位,权力的代表,谁不稀罕。”

“稀罕是稀罕,但你们有没有觉得,那许明轩号称星沉大陆第一修士吗?怎么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许家给杀了呢?”

“……”

莫须有的罪名!议论传入许恒乐的耳朵里,她的心颤巍巍的痛,她的爹娘才不稀罕那些浮华,她只是想不明白,许家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才能留下爹爹和娘亲,所以如爹爹所言,活着,努力的活着,要时间给她个答案。

另一边,斗兽场的三层小楼上,分管仙都斗兽场的管事正在向卫亭汇报:“我按您的意思,已经将门票价格定在了三千下品灵石,不过因为许明轩的名声太大,听说是她女儿出战,所以门票还是供不应求。”管事边说边将一只鼓囊囊的储物袋递给卫亭,并接着禀报道:“赌坊那边有些不满意今日我们安排的斗兽,认为二阶的锦鸡修为太低,战力也实在太弱,致使买十三号胜成一边倒的形势,怕这一次会亏。”

“蠢!”卫亭撇撇嘴,打开靠着斗兽场的窗户,看到许恒乐正一步步的走入斗兽场中,小小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还没来得及学会收敛的倔强。

卫亭不由满意的笑道:“真不愧是许明轩的女儿,成长的真快!不用多久,小丫头该能学会如何收敛起倔强了吧。”

他关上窗吩咐道:“告诉赌坊的人,筹码要慢慢的加,才够精彩,顺便告诉他们,再开一局,赌十三号第几场,才会死。”

“是,我这就去说。”管事忙躬身应下,然后退了出去。

二阶的锦鸡真的不够许恒乐杀,的确没啥看头,但今天卖的就是许明轩的名号,至于以后,二阶锦鸡不行,还有其它战力彪悍的妖兽,二阶的妖兽不行,还有三阶妖兽,三阶妖兽不行还一群,奇迹总是会不断的创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