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005章 小徒弟,中药泡浴美美哒!

凌飞原创 | 发布时间:2021-10-13 19:33:05 | 阅读次数:6459

良久,在顾赫言不解不可思议地目光注视下,凌子岺脱光衣服了上衣的五层衣料,只余下一件月白色的肚兜堪堪遮挡住胸前的风光。顾赫言万没想起凌子岺会如此,饶是见多了各种手段色诱他的妃嫔,也没没见过这么直接的当坦荡从容不迫的,放佛殿内空无一人,放佛当他不不存在像。凌子顾赫言万没想到凌子岺会如此,饶是见多了各种手段勾引他的妃嫔,也没见过这么直接了当坦然从容的,仿佛殿内空无一人,仿佛当他不存在一样。。...

良久,在顾赫言疑惑不可思议地注视下,凌子岺脱光了上衣的五层衣料,只剩下一件月白色的肚兜堪堪遮住胸前的风光。

顾赫言万没想到凌子岺会如此,饶是见多了各种手段勾引他的妃嫔,也没见过这么直接了当坦然从容的,仿佛殿内空无一人,仿佛当他不存在一样。

凌子岺缓缓转过身来将整个后背大片赤色的彼岸花以及遍布丑陋的疤痕,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呈现在顾赫言面前。

有些女人天生就有高人一等的气场,即便是狼狈的跌落尘埃,也让人生不出半分的轻视。那之后足足有半盏茶的时间,没人知道顾赫言这个年轻有为的君王脑子里在思索些什么,又或许他什么都没想,只是单纯的欣赏这不可多得的画面而已。

夜风薄凉,顾赫言缓缓上前,将凌子岺剥落下来的衣衫一层一层替她穿回去。不过尔尔,方才的妖冶彼岸花又恢复了清冷阴鸷的暗卫首领。

顾赫言闭上眼,摆摆手,有气无力道:“你走吧。”

凌子岺微微笑了笑,将腰间的入宫腰牌放在桌上,郑重跪下叩首,“谢皇上成全。”

临走一只脚要迈出奉天殿时,顾赫言的声音从里面幽幽传出来,“你留下那魏家小儿实在不妥,我也是为了你好。”

凌子岺直了直腰背,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回道:“子岺命不久矣,只想身后有人挖坑立碑,不教这幅病躯曝尸荒野就足矣了……”

说完,踏出殿门就迫不及待点着轻功从皇宫屋顶几个起落如燕蝶飞走,。

两个月后。

徽州。

城外竹林深处的独栋复式古典院落。

一大早,魏沐谦就被师父凌子岺挥着鞭子从床上叫起来,丢给他一包散碎银子和一张中药单子,派他去徽州城抓药。

自那日凌子岺辞别顾赫言离开皇宫后,就回到了徽州城外这所竹园。两个月了,每日就无所事事,脑袋空空地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发呆,白日里晒太阳,晚上看星星。

多少年了,凌子岺从未觉得如此舒心惬意过。

而那个从锦州带回来的狼崽子魏沐谦,在最初的几次下药,偷袭没成功之后,也渐渐变得老实了许多,安安分分地每日练功,伺候着凌子岺的一日三餐。

其实那晚的夜雨蒙蒙,凌子岺站在走廊多时,以她的内力耳力怎么可能觉察不出门房中藏着的少年。又观魏沐谦冲出来时与白芨过了几招,不似名门正派武功路数,根基薄弱,招数驳杂,一看就不知从哪里偷学来的一招半式自己再揣摩后形成的。

按说朝廷要臣节度使家的公子,怎么也得请个师父好好教吧,小孩子就算四五岁开蒙开始习武,到了魏沐谦这个年纪也不该如此不堪吧。再观他初次见面时身上的衣袍虽干净但也不是什么值钱的布料,凌子岺便推断出这应该是个不受宠的便宜公子。

果不其然,没多久菘蓝就飞鸽传书一封密信,将魏沐谦的身份调查的一清二楚。他是魏宗翰外出巡检时与外面一卖唱的姑娘所生,后来姑娘病死,村里保长才将年幼的魏沐谦送到魏宗翰府上。

可怜魏沐谦虽然顶着魏府公子的名头,实则过的连家生奴才都不如。他在善于伪装的姨娘屋里长大,战战兢兢不知吃了多少苦头,终于在十三岁时凭借过人的记忆力和诗词歌赋功底被皇帝恩典入宫做了皇子的伴读,谁知好日子还没过几天,魏宗翰就被皇帝拿了错处,派凌子岺领着暗杀组灭口全家。

凌子岺也是个口直心快,心胸坦荡之人。她将魏沐谦叫到跟前语重心长地说教一番,最后给了他两条路选择:一个是魏沐谦离开,凌子岺送他一笔银子保他下半辈子衣食无忧。另一个就是魏沐谦留下,安心跟着凌子岺练功,五年之后,准他与自己公平一战,死生不论。

魏沐谦选择了后者。

凌子岺欣慰地笑了笑,开心地像个小孩子拿着纸笔罗盘给自己找风水宝地去了。

其实魏沐谦年纪虽小,到底是存了心思的。他看的出来,凌子岺就是个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杀手头目,他之所以留下来,不单单是为了五年后的一战,更是为了留在她身边伺机查出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主凶。

等日落西山,魏沐谦才背着大包小包的药材回到竹林小院,而此时的凌子岺已经在躺椅上挺尸了一天,见到魏沐谦回来就立马换了一张可怜兮兮的模样连声抱怨。

“苡仁你怎么才回来,师父都快要饿死了!”

魏沐谦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白着一张脸忍不住回怼:“我不回来,你这么大的人了,就不知道自己煮个鸡蛋先对付一下?”

“不知道!你个小崽子敢跟师父顶撞是不是?今晚罚你练一百遍仙霞剑法!”

“昨天你就罚了一百遍。”

“那今天罚两百遍,练不完不准睡觉!”

“那你还吃饭不?”

“……算了,为师饿了,赶快给我弄饭去!”

“……”

魏沐谦无奈,摇摇头,一手提起一个大药包往屋里走去。

吃过晚饭,魏沐谦收拾干净厨房,才跟着凌子岺的身后出了小院,往后山的小溪边散步去。这是凌子岺定下的规矩,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

大半个时辰后,两人才慢慢散步回来。魏沐谦扎进厨房去烧热水,凌子岺则将白日里魏沐谦买回来的中药材挑拣,称重研磨处理。

烧好了水,魏沐谦便坐在凌子岺身旁,听着她一样一样将药材的药理讲给他听,大大小小十几种,川芎,独活,透骨草,伸筋草,千年健,海风藤,琥珀桃仁,藏红花,当归按照一定的比例配好后再倒进浴桶里配合热水泡浴,对梳理经络有奇效。魏沐谦泡了快两个月的中药浴,练起功来身子觉得越发轻盈灵巧,连之前凝滞的内息也完全好了。

不知是不是被中药的味道熏着了还是怎么地,凌子岺竟觉得有些头晕恶心,连忙跑出去在一棵竹子边呕吐不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