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002章 带师弟们娱乐消遣

凌飞原创 | 发布时间:2021-10-13 | 阅读次数:20108

那少年闻言竟怔了半响,一双星眸澄澈死死地地盯着凌子岺,突然间猛然挣脱箝制他的白芨,扑通跪在地上,砰砰朝她磕了两个头。白芨和蓼蓝见怪不怪,他们跟着凌子岺多年,比这讨饶更剌激的场面都没见过不少,此刻绷着全身神经,只等凌子岺一声令下,手起刀落麻利地结果白芨和菘蓝见怪不怪,他们跟随凌子岺多年,比这求饶更刺激的场面都见过不少,此刻绷着全身神经,只等凌子岺一声令下,手起刀落利索地结果了这个漏网之鱼。。...

那少年闻言竟怔了半响,一双星眸澄澈死死地盯着凌子岺,忽然猛地挣开钳制他的白芨,扑通跪在地上,砰砰朝她磕了两个头。

白芨和菘蓝见怪不怪,他们跟随凌子岺多年,比这求饶更刺激的场面都见过不少,此刻绷着全身神经,只等凌子岺一声令下,手起刀落利索地结果了这个漏网之鱼。

凌子岺看着少年的发顶竟然有一刹那的心软,她自嘲地笑了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抬起手刚想下令,却听那半大少年绷着面皮牙关紧咬大声道:“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凌子岺有些啼笑皆非,她摇摇头竟后退半步,这样的求饶方式她平生还是第一次遇见。她才刚刚杀了这个少年的全家,而此刻这个少年却要拜她这个仇人为师。

凌子岺觉得今晚不止是她疯了,这个叫魏沐谦的小孩儿也疯了。

白芨急了,一剑抵在魏沐谦的脖颈侧面,“大师姐,跟他废话什么,杀了他简单。”

“师父,请你教我武功!”魏沐谦又砰砰磕了两个头,这次额头着地有些狠竟磕出淤青鲜血来。

一旁的菘蓝暗叫不好,眉头一皱想起了什么似得,俊俏的脸上浮起杀意。

“你今年几岁?”凌子岺又问了第二遍方才的问题。

魏沐谦抬起头,眨巴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我……十四。”

凌子岺微微弯下腰去,伸手抚上那少年的发顶,嘴角竟也勾出一个舒心的笑意,“好,蒙君信任,我必将此生所学武功,药理悉数传授于你……君不负我,我不负君!”

“师姐!”

“师姐!”

白芨和菘蓝几乎异口同声,白芨的剑更是抖着逼近一步,尤其是听到后面那句君不负我,凌子岺那眼神飘忽的根本就不是同那个跪地的少年讲的,分明,分明……

菘蓝早就注意到了这少年的眉眼几分像那人,眼下着急也无济于事,凌子岺虽是他们的师姐,可也是暗杀的首领,她若不肯,谁敢妄动。

凌子岺的手掌从少年的发顶移到他略显稚嫩的肩膀上,轻拍了两下:“记着,今夜过后,你的身份名字都将消逝于世。从今往后你叫苡仁,是我凌子岺的徒弟。听明白了就起来跟我走吧。”

魏沐谦抬头飞快地看了凌子岺一眼,又俯身磕了一头,才小声低低道:“苡仁谢师父赐名。”而后牙关紧咬,挺直腰板站起来,浑然不在意额头上的鲜血。

十四岁的少年站起来已经到了凌子岺的下巴处,身量挺拔倒有些身长玉立的书卷斯文气息。因他与那人相似的眉眼,凌子岺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白芨和菘蓝一致觉得他们的师姐疯的不轻,居然留这么个仇人在身边,就算她内力深厚,武功卓绝,但也抵不住明枪易躲暗箭怎么躲?

更让他们诧异的是,凌子岺前脚收了这么个漏网之鱼的便宜徒弟,后脚就带着他们两人换了衣服行头去逛青楼去了,美其名曰,任务完成,消遣消遣!

白芨和菘蓝觉得凌子岺已经疯了。

凌子岺虽为女子,身量又较一般女子高出不少,常年习武的身子从背后看更是颀长匀称,一双顾盼生辉的桃花眼雌雄莫辨,换上男装之后手持一把白玉折扇更显风流倜傥翩翩公子。

锦州城最大的青楼一莳花馆,只要你银子多,自然围过来的美人就多,尤其是像今夜忽然一下子来了四个俊美绝伦的小哥哥,立刻吸引了馆里半数女子的眼神。

魏沐谦还没有从刚刚的腥风血雨中抽离出来,他一双眼睛始终如小兽一般紧紧盯着凌子岺,仿佛下一刻就会扑上去像狼崽子一样咬断那人单薄的颈子。

直到有一好看的姑娘凑上来拉住那半大少年的手,调笑他年纪还小就跟哥哥们来这里玩,是不是个雏儿哦?一番浪词浪语说的魏沐谦低下头憋红了脸。

凌子岺笑的眉眼弯弯如鱼得水,在一众莺歌燕语里抬起头看过来,朝魏沐谦勾了勾手,吩咐道:“苡仁去外面守着,没有为师的命令不准进来。”

魏沐谦低低地应了,转身离去时一双手紧握成拳,垂在身体两侧。

呵,这个狼崽子!

白芨和菘蓝入药王谷多年,一直效力于暗杀组。男人们对于到这种风月场所消遣快活早就轻车熟路见怪不怪,只是这次……首领在旁,还是个女首领,谁心里不犯嘀咕。

就在两人虚与委蛇的应付身边的莺莺燕燕,内心实则在盘算着,要不要冒着被首领一掌劈死的风险,给首领找个温柔贴心的男倌时,桌子那头的凌子岺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凌子岺从未喝过酒,也不知酒是个什么滋味儿。当善解人意的姑娘们端着酒杯哄她喝下时,她险些被呛辣出眼泪来。只是这酒一杯下肚后,凌子岺觉得丹田一阵暖意融融,就连费力压制的内伤也似乎好受了些。

酒果然是个好东西,怪不得世人唤它叫做“忘忧”。

白芨和菘蓝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了一样的信息,凌子岺醉了。于是两人立刻推开身边的软玉温香,心照不宣地一左一右地走到凌子岺身边,将醉的脸颊酡红的人架起来,打算先离开再说。

谁知酒醉的凌子岺完全理智不在线,神志不清地扒拉开架着她手臂的两个男人,下意识的歪歪斜斜地又伸手去够桌上的酒杯。

白芨无奈,只得再次伸手去阻,没想到手还没碰到凌子岺,也未看清凌子岺如何动作,光影一闪,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响,随着白芨的一声闷哼,他的手臂就被凌子岺纤细白皙的手指卸了下来。

“白芨!”

一旁的菘蓝迅速扶住白芨摇晃的身体,见他咬牙强忍疼得脸上冷汗都下来了,一只手臂软榻榻地挂在肩上,应是……断了。

凌子岺这突然狠辣的出手果然震慑住了,姑娘们或拿帕子或拿侍女扇挡着自己的小嘴吓得不敢吱声,她们伺候过各种各样的恩客,自然心思活络知道眼前的俊雅公子看似温煦,实则不太好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