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六章 焚尸现场

冷卡卡 | 发布时间:2021-10-13 | 阅读次数:11056

曹警官带着一队警员赶往城郊的仓库,这个仓库坐落于荒山脚下,所以是为了储存东西擅自搭起的。仓库大约二十多平米,空空空荡荡,也没堆积起来旧物,地面也没多少积尘。引人特别注意的是靠近了窗子的西北角用铁皮围起。铁皮和周边的墙被烟熏过,漆黑斑驳,地面上焚化的痕迹明引人注意的是靠近窗子的西北角用铁皮围起。铁皮和周边的墙被烟熏过,漆黑斑驳,地面上焚烧的痕迹明显,法医组采集了焚烧物灰烬。。...

曹警官带着一队警员赶到城郊的仓库,这个仓库位于荒山脚下,应该是为了存放东西私自搭建的。仓库大概三十多平米,空空荡荡,没有堆积旧物,地面也没多少积尘。

引人注意的是靠近窗子的西北角用铁皮围起。铁皮和周边的墙被烟熏过,漆黑斑驳,地面上焚烧的痕迹明显,法医组采集了焚烧物灰烬。

“联系上仓库主人了吗?”曹警官问

“已经过来了,姓王,65岁,徐冉在做笔录”小王回答。

“姓王?”曹警官朝透过仓库的窗子,朝外望了望。徐冉对面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点头哈腰的十分配合的样子。

警官快步出了仓库,朝他们走了过去。

“你好,王大爷,我是曹警官”

“哦,曹,曹,曹警官,好,好”这位王大爷,一着急还结巴上了,

“大爷,您别着急,慢慢说”徐冉在一旁宽慰道

“哦,谢,谢,谢谢,徐,徐,徐,警,警,警官”王大爷越急越说不上来。

曹警官转头问徐冉:“协议上明明是赵开付签的,怎么仓库主人是王大爷?”

“曹队,王大爷就没出租过仓库,也不认识这个赵开付。这个仓库闲置很久了,堆放了些旧家具,王大爷腿脚不好,住的也不近,多半年没过来看过了。”徐冉回答

“对,对,对啊,不,不认,认识,什么,赵,赵,赵开付。曹,曹警官,我,我,我,啥也,啥也,不,不,不知道啊”王大爷急切的辩解着。

仓库存放旧家具,半年没人经管了?旧家具呢,烧了还是转移了?痕检科在仓库地面同样没发现脚印!租赁协议是赵开付签的,协议后面连个身份证复印件都没有附上去,随便编的名字来伪造的租赁协议?那意图是什么呢?为了让我们查到这个仓库?曹警官神色慢慢凝重起来。

“曹警官,王大爷的笔录做完了,我去那边帮忙哈”徐冉看头的脸上阴云密布,一溜烟就跑仓库里去了。

“喂,跟你们说,今天头儿不太对啊,你们都小心点哈”徐冉低声说到。

“还用说啊,限七天破案呢,压力大呗”小王说

“这不是杀人焚尸地点都找到了,重大突破啊”小刘说。

“好了,抓紧干活吧”徐冉白了小刘一眼。

现场勘察结束,收队回到警局召开案情分析会。

“法医组对现场焚烧物灰烬进行了化验,证实其中含有人的组织物和衣物纤维焚烧残留。通过对仓库地面的血迹探测剂,发现仓库地面曾有大面积血迹。提取化验后证实为郑军的血迹。说明这个仓库就是杀人焚尸现场”曹警官率先发言。

“果然是啊,我一看那个仓库角落,就感觉找对地方了”小王一脸得意,小声的跟旁边的徐冉说。

“……”徐冉瞪了小王一眼,心里想着,你破案了啊,你抓到凶手了啊,看把你得意的。不由得回想起在仓库外曹队凝重的神情,看来,这案子没那么简单。

法医组刘警员说:郑军死因是头部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颅内出血而死,从颅骨骨折的情况以及撞击点提取物分析,凶器是带棱角的铁器。杀人焚尸现场被打扫过,地面上没有找到任何脚印。杀人焚尸现场没找到凶器,也没找到被拔除的指甲。”

郑军跑那么偏远的仓库去干嘛,跟谁会面呢?应该是熟悉的人,否则为什么要跟陌生人约在一个陌生地点会面呢?不考虑人身安全问题吗?除非这个会面对他非常重要。曹警官在心里琢磨着。

“这三个地点周边摄像头记录排查结果怎么样?”曹警官问

“仓库所在的村子很偏僻,没有设置摄像头,只有距离村子三公里的国道上有摄像头,正在排查最近一个月经过的车辆,没有发现郑军的车辆。丽都国际小区门口摄像头和抛尸地点周边的摄像头记录的影像资料,没有重复车辆”技术部李警官说

“丽都国际属于高档小区,除了小区门口有摄像头,在每个单元门口有监控,每个楼层也有监控。不过小区的监控只能存储七天的影像资料。单元门口和16层的两个摄像头影像记录来看,1602室最近一个星期只有一个快递公司的快递员来送快递,敲门后,打电话,之后离开。另外是大楼的保安带着一个人挨个楼层收垃圾袋。”李警官补充道。

“这个快递员叫王小顺,在该公司工作一年多,每天出入该小区送快递。收垃圾袋的是负责那栋大楼的保安姓王,也是他报的案,当时收垃圾是带着另一个保安一起,没有进房间。跟笔录对的上”小刘马上接过来。

“值得一提的是快递员王小顺当天派送的包裹,我们作为证物带到警局,拆开一看,是一盒hiv试纸,下单时间是死前三天,一周到货,派送时雯雯已死亡四天。”小刘补充道。

大家一听是hiv试纸,开始窃窃私语。

“私生活那么乱,怕是得了艾滋,杀人泄愤吧”

“所以说,漂亮女孩子更要懂得自我保护啊”小刘说着偷偷看了徐冉一眼。

“可是李雯雯的验尸报告并未检测出血液有感染艾滋病啊”徐冉不解的问。

“对,李雯雯并没有感染艾滋病”曹警官回答。

“曹队,会不会是李雯雯怀疑郑军传染艾滋病给自己,两人起冲突,失手杀了郑军,而后自杀?”小刘突然冒出来一句。

小刘刚说完,大家就哄笑起来,曹警官瞥了小刘一眼:“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柔弱纤细,如何杀的郑军,还跑那么远的仓库去杀?又如何抛尸而不留痕迹的?”

“也可能是因为郑军不想离……”小刘被一连串的问题噎住了,有点窘,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干脆把后面半句咽回肚子里。

“情杀倒还说得通,但杀死郑军即可,为何要费尽周折的焚尸,拔掉指甲?”小王不解的问,显然这个杀人动机也不成立。

“我们在物美超市查李到雯雯手机号关联的会员卡,购物记录上显示,死亡前十天李雯雯购买了足够一星期吃食物,消费六百二十三元。而李雯雯三天后就死了,这些食物不可能吃完了,应该剩下一多半,可是现场并没有发现那些食物,

另外,查到死者在一个半月前去我市**医院就诊,预约的神经科徐敏医师的号,徐敏医师擅长抑郁症的诊断,治疗。徐医生说当日是李雯雯一个人来就诊的,她说最近总是情绪低落,动不动就崩溃,大哭,睡眠也不好,徐医生根据她的情况判断,确实有抑郁症倾向,还不至于用药,所以交代了写情绪控制和注意事项,让她一个月复诊,她就没有再去复诊”小王说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