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2章 诊治

会飞的小锦鲤 | 发布时间:2021-10-13 | 阅读次数:14509

等吃饱后,洛月摸了摸鼓鼓的肚子,懒懒的斜靠在座椅上。望着桌上余下大半的饭菜,也真有些只可惜。对于向来倡导节俭是美德的洛月来说,这也太浪费了了。“下一次饭菜不需要准备好这么多,两个菜就够了。”洛月看向一旁的两个丫鬟,淡声盼咐。果不其然,看见两个丫鬟一脸看着桌上剩下大半的饭菜,着实有些可惜。对于一向提倡节俭是美德的洛月来说,这也太浪费了。。...

等吃饱后,洛月摸了摸鼓鼓的肚子,懒懒的斜靠在座椅上。

看着桌上剩下大半的饭菜,着实有些可惜。对于一向提倡节俭是美德的洛月来说,这也太浪费了。

“下次饭菜不用准备这么多,两个菜就够了。”

洛月看向一旁的两个丫鬟,淡声吩咐。

果不其然,看到两个丫鬟一脸惊愕的模样。

洛月内心叹了一声,看来她的变化惊到这两个小丫头了。

但是这具身体里毕竟换了灵魂,她们必须要慢慢适应才行。

其实她这次醒来也算是个契机,人逢大难,性情发生变化也不是太奇怪。

若是她装的和以前一样,万一不小心被人发现端倪,那就很难自圆其说了。

“母亲去了哪里?”洛月问两个丫鬟。

记忆力,她和母亲相依为命,一直生活在春风镇。

母亲对她很宠溺,不管她做了什么过分或出格的事,母亲从来没有说过她一句重话。

“夫人见小姐好几天都不醒,很着急。后来听说齐药师的徒弟来到了春风镇,所以想请他过来给小姐诊治。”小梅如实回答。

“嗯,知道了!”洛月点点头。

小梅看着一脸平静的小姐,有些欲言又止。

洛月注意到了小梅的表情:“有话就说。”

小梅吞吞吐吐的出口:“小姐,那个,那个齐药师可是咱们得罪不起的人物,他在东青国的地位可不一般,所以,所以……”

洛月轻轻挑眉,等着小梅接下来的话。

“所以,等齐药师的徒弟来了,就算他长得再好看,小姐你也不能对他下手,要不然后果很严重。”小梅一鼓作气,把话说完。

听闻齐药师的徒弟可是十大公子榜上的第三名,想来相貌必然不俗。

可是小姐的性子,看到长得俊美的男子,就走不动路,万一不小心把人得罪了……小梅不敢往下想了。

洛月有些无言,看来原主的黑历史太严重了,所以小梅这丫头才会有这些担心。

“知道了,我有些累,你们先出去吧!”

洛月不在意的回了句,她又不和原主一样是个花痴,小梅这小丫头的担心着实有些多余。

小梅还想说什么,被一旁的小果拉了一下,这才把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只是小梅心中满是担忧,一看小姐这模样就是没把她刚才的话听进去。

此时她突然想着,小姐要是现在还昏迷着就好了,她也不用操这闲心了。

不过她一个做奴婢的也不宜说太多,要是一不小心惹主子不高兴了,那她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小梅和小果将桌子上的碗筷收拾下去,便一起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洛月一个人,她看着布置精美奢华的房间,心中确是说不出的寂寥。

也许是刚穿越来的缘故,洛月总感觉大脑昏昏沉沉的。

她和衣躺在床上,思绪良多,不知过了多久渐入梦乡。

迷迷糊糊中,听到了门外传来的说话声。

“洛儿真的醒了?”

“是的夫人,小姐醒来吃完饭,才又睡下了。”

“好,好,醒来就好。白公子,既然你来了,麻烦你再给我儿诊治一番,看看她的身体还有没有其它问题。”

“好!”开口的是一个温润清朗的男声。

紧接着是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洛月猛地睁开眼,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一行人从门外走进来。

为首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长相美艳,身材婀娜。若是不细看她眼角上淡淡的皱纹,还真与二十来岁的少女无异,这位就是洛月的母亲刘玉华。

刘玉华的身后跟着一位身穿白袍的俊秀少年,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五官精致柔和,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只是少年看过来的眼神让洛月错愕了一瞬,戏谑?嘲弄?

难道这个少年认识她?

可是洛月搜刮了原主的所有记忆,都没有找到和这个少年有关的记忆。

后面的小梅注意到自家小姐盯着白公子出神,紧张的手心都冒出汗了。

完了,完了,小姐看了人家白公子好半天了,看来是真没把她的话听进去。

万一,一会小姐真的要对白公子下手,可怎么办才好?

是帮着还是拦着?小梅十分纠结。

然而在场的人都不懂小梅的心思,当然也没有人会注意一个小丫鬟。

一旁的小果就淡定多了,静静的站在后面,眉眼微垂。

“洛儿你真的醒了,太好了,这几天娘亲都担心坏了。”

刘玉华的话打破了满屋的沉静,她来到了洛月身边,坐在床边亲昵的拉起了洛月的手。

洛月有些不适,但是还是忍着想抽回手的冲动,干笑一声:“母亲,我没事了,你别担心。”

“没事就好!”刘玉华也笑了笑,笑容很是慈爱。

只是,洛月却总觉得那笑让她有些不自在。

这时,刘玉华突然想到什么,站起身,转头对着不远处的少年开口:“白公子,麻烦你再给我儿看一下,看有没有哪里不妥。”

少年温润一笑,点点头。

小果很有眼色的搬来了一个木凳放在床边,然后恭敬的退到后面。

白亦枫坐在木凳上,近看之下,少女的容貌让他惊艳了一番。

只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白亦枫眼中的惊艳退去,随之而来的是满眼的鄙夷。

不过只是一瞬,很快白亦枫又恢复了平时温润儒雅的模样。

“姑娘,麻烦把你的手伸出来,我为姑娘把下脉!”少年彬彬有礼的开口。

少年的眼神变化没有逃过洛月的眼睛,她在演艺圈混迹多年,经常会为了演好一个角色,仔细琢磨人物的每一个细微表情。

她看出来了,这个少年讨厌她,更准确来说是鄙夷和厌恶。

可是让洛月想不明白的是,既然那么厌恶她,又为什么过来给她看病?难不成是过来看看她死了没有?

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洛月的背脊有些发凉。

那她现在没有死,这个白公子该不会用别的方法把她害死吧?

她可是刚穿过来的,暂时还没有再死一回的打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