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四话 韶华叛逆

蛤蟆大仙人 | 发布时间:2021-10-12 17:35:22 | 阅读次数:14003

那小傲辛当初信誓旦旦的说着那句诺言后,头也不回的逃去,霎那间就消失了在我人生之中。到此他惊艳四座了我的时光,需知通常是那些你盼着能让你笑的人,最后却将你伤的体无完肤。而那时,我丝毫也没意识到。就在小傲辛离开的那天下午白天,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中乱糟至此他惊艳了我的时光,须知往往是那些你盼着能让你笑的人,最终却将你伤的体无完肤。而那时,我丝毫没有意识到。。...

那小傲辛当年信誓旦旦的说完那句诺言后,头也不回的逃去,刹那间就消失在我人生之中。

至此他惊艳了我的时光,须知往往是那些你盼着能让你笑的人,最终却将你伤的体无完肤。而那时,我丝毫没有意识到。

就在小傲辛离去的那天夜里,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中乱糟糟的一团,他的背影挥之不去,竟一夜不得寐。

那种感觉我此生此世怕是永难忘记,我不清楚他说的那句等我需要多久,心头至此就生不息的期盼,孤独时也徒增了伤情。

这段记忆,想起来就令人生羞生痴。初吻的滋味是那般甜蜜温滑,那种感觉成了我余生中挥之不去的阴影。却从来不敢与任何人说起过,日日等夜夜盼,原来,他慌乱我须臾的青涩年华。

这场圃园邂逅,已然成了我心头又甜又念的辛密,然而那小傲辛消失后,一直没有与我的世界有丝毫碰撞。

随着光阴流逝,憧憬而澎湃的心渐渐的谧然了。

纵然已经晓得,他当初的诺言半真半假,实乃无心之过,我却一直念念不忘,轻易就被他的鬼话感动,一度成了埋藏在骨子的殇。

时光转眼了几年,从当年的垂髫金钗之年,到了青丝长束的豆蔻年华,再到慧熟及笄的之年,我青涩的童少时光匆匆似水,倏忽如梭。

当我独居紫曦宫后,也成了一个韶年仙子独掌其身,放浪形骸了好些日子,才渐渐开始打开心扉,也结交了一些闺中密友,特别是那古灵精怪的花茉儿。

那无所不通的小蹄子乃是母后千挑万选,才为我挑来的贴身丫鬟。

我在她口中听到了一些以前从来不曾听过的新闻趣事。

譬如兜率宫的铁八卦之所以会在南山阁,那是因为老君他斗蟋蟀时败给了他的门侄,被那南极仙翁赚了彩头;还有什么恒虚天尊的孙女婵灵仙子,又是如何如何吓唬那些上门提亲几路诸神;亦或者什么低重天的小仙贿赂四大天王的勾当,谁谁谁爱慕自家主上的孽情,谁谁谁在那厢设了甚赌局又被谁谁谁赢了甚赌资,诸此繁多,不值得一一话下。

我与那花茉儿有种相逢恨完的感觉,用九哥桑棋的话,这叫浮萍一叶归大海,闺蜜处处都相逢。

间接的我也寥寥的提过儿时与傲辛相识的一些事来,数落过那些凡间蛮神一脉的不是,虽然说的不深,可那花茉儿番番一脸桃花湛湛的卖弄秋波,一个劲的点头说:“我晓得,我晓得!神女最烦那些毫无体统的野蛮人!”

他曾经还劝我恳请父君撤销我的婚旨,我还真稀里糊涂的去了。

那回我开始猜测颜华神的动机,大抵终究还是是那神君觊觎天帝之位,可木已成舟殊于无奈,不妨先赚那天帝老儿的幺女桑妭,来伺候起夜放茅熄熄肝火,吃不准等那老儿蹬了腿后,名正言顺的继承接班也大有可能。

父君那时听了愕然讶了半晌,瞠目咄声地骂我:“胡诌!如此厚重的司礼在汝口中竟成儿戏矣!朕那颜华爱卿功德高崇博学素著,汝与他能缔结良姻乃天作之合,再敢胡言乱语,惩戒司掌腚,掌腚!”

我自然也是有备而来,这之前刚刚跟授圣者之道的太白星君习了一个悬崖勒马典故,打算现煮现卖。

原以为将这劝人回头是岸的哲理细细注解,在稀成厉语妙词说与父君,他听后自然会晓悬崖勒马消了我的婚契。

可惜我猜对一半。当时我还做出悬梁上吊又拔刀自刎之态,还谎称羼了墨汁的苦茶是鸩酒,终还是被我那机敏的九哥识破天机。

父君忽地少见的换了笑脸,还反教我回头是岸,什么幡然悔悟浪子回头,显然典故这东西,他比我参的透彻。

我欲劝时反被劝,见事态挫败只能怄这气一股脑折回了紫曦宫,足足干嚎三宿,日日寡欢夜夜失寐。

恐往后,那里还有什么往后?

好在父君虽允了这门亲事,可并没定下时日,只说要等九哥成了婚,才轮到我这唯一的女儿出阁。

妙就妙在我那九哥一身桃花债,被韵情之事所缠身,婚事自然是一直搁置待议,我巴不得那桑棋讨不上老婆。

可回头一想,父君母后恩养多时,作儿女的怎能不思报答?有道是身在鼎族身不由己,更何况我的父君乃是统辖三界的天帝,自然有一定的道理,孰轻孰重我还能辨别。

后来母后来宽慰我,她对我说:“别看那颜华君整日闲爱发嗔,可大到星宿排位炼石补天,小至天河水道三界时运,那个不归他辖?你又从小被溺宠坏了,旁人对你厌大于喜,日后能与他结为夫妇,也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此良宿岂不逍遥矣?”

我说:“逍遥?那厮名声之臭万人皆知,每日被枕边人呼来喝去,反到还需揖礼扮笑,这便是所为的逍遥?”

母后说:“你这丫头甚不通礼!凡间有云,道是‘嫁乞随乞嫁叟随叟,嫁了鸡遂飞嫁了狗遂走’话虽混些可理儿不歪,这才是亘古永恒的妇人之道哩。”

这道理我却是头回听说,哂哂一笑:“这亘古之道好不偏袒,不往乎把我们这些个女流,跟鸡狗畜生混淆一谈哩!”

一语方了,母后朗眸怔怔愣在那里,竟被我弄得不能话下。

不一时我才回嗔作喜,岔开话题与她论起前几日,那北极星的少府君,月离仁兄闹出的一桩风月笑话去了。

母后听了反而颇为叹息的对我说了些告诫的话,教人半懂不懂。

她说:“月离小子却是个好孩子,不过他已心有所属,于你来说,无论是前生的姻还是来生的缘,终不在此生交织。小妭你也该放下了,在不放下也不过徒增一断伤情罢了。切莫只顾追逐一瞬的烟火,那黑夜里长明的青灯才是一生所依。”

闻说,我心生一惊,闹了半天母后竟然认为我心头中乃是思慕月离那厮,真是闹了个大乌龙那边惶急的解释一番,母后这才半信半疑的回金阙宫去了。

说起那月离君,他是桑棋的密友,初时他到是与我说过一些,教人琢磨不透的风趣话,可在我心中,他充其量不过是厮混过几回的狐朋狗友罢了。

至打他迷恋上那位,素未闻面的花仙子,近来一连几个月泯了踪迹,我虽然对他有些钦佩,却也是番番以此说笑。安知母后她,又为何误判月离君是我的情之所钟。

后来却也参悟了透彻,似情爱这种东西,它对我来说殊不过是一袅清风,拂过花梢携走烟云,纵然美过,谢落时也不过一地尘埃。至于我情钟是谁,如今还有那么重要吗?

九重天上仙岳琼阁云雾飘渺,或许是旁人眼中盛极之华,于我来说,却是无尽无穷的囚所。我看到了强颜欢笑的奢华,却没看到命运渡口的无常,将把我渡向另一个深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