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四章 天元公子

七盟 | 发布时间:2021-10-12 08:51:02 | 阅读次数:14374

青衣同齐朝谨兄妹循着脚印追城外岔路口,根据现场留下的的印记推断秋竹可能会被一辆马车接走,便追着左边车辙印而去。青衣穿行人间两千年,没见过太多生死惨案,她指出人各有天命,很少主动掺合尘世之事。她临凡只为了搜集天女碎魂,仅有在遇上和天女碎魂有青衣行走人间一千五百年,见过太多生死惨案,她认为人各有天命,极少主动掺和尘世之事。。...

青衣同齐朝谨兄妹循着脚印追到城外岔路口,根据现场留下的印记推测秋竹可能被一辆马车接走,于是追着左边车辙印而去。

青衣行走人间一千五百年,见过太多生死惨案,她认为人各有天命,极少主动掺和尘世之事。

她下凡只为了收集天女碎魂,只有在遇到和天女碎魂有关的事上,她会多留几分心思。

青衣在齐朝谨身上感受到天女碎魂的存在,不过这次的感觉很飘忽,若有若无。

她习惯弄清楚事情之后再行动,所以才会故意接近他们,跟着他们一起追踪秋竹。

青衣有的是时间,她可以慢慢观察齐朝谨,一点都不着急。

被青衣列为观察对象的齐朝谨现在专注于寻找失踪的少女。

他们一路追至十里亭,见道边柳树下拴着四匹马,茶棚外停着一辆精美马车,马车两旁站着四名玄衣护卫,各个手握长剑,一脸肃穆。

而茶棚里面,有个妙龄女子正在煮茶,看器具不是店家所有,应该是马车主人自带的。

对比车辙印,这应该是他们追踪的马车了。

齐朝谨下马走向茶棚,要了一壶茶,坐下打量不远处的马车。

齐朝云和青衣紧随其后在他两侧坐下。

“三哥。”齐朝云瞄了一眼马车,意有所指道:“这马车好气派啊。”

齐朝谨点点头,“看纹饰,是朝中贵人所有。”

齐朝云皱了皱眉,朝廷的贵人怎么会和浣衣坊的小姑娘扯上关系呢?难道追错了?

齐朝云站起身,笑嘻嘻走向煮茶的女子,一脸天真地问道:“这位姐姐,你煮的是什么茶?好香啊。”

“碧涧。”女子冷淡答了一声,并不抬头看她,继续手中的动作。

齐朝云不以为意,蹲下身,“你们的茶具也好漂亮,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女子抬眸扫了齐朝云一眼。

齐朝云咧嘴一笑,问:“姐姐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呀,要去哪里呢?如果合适我们可以搭个伴啊。”

女子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冷声拒绝:“不必了。”

马车的车帘微微掀起一角,一双暗沉沉的眸子盯着茶棚的红衣少女看了一会儿,他转眸看向茶桌旁的青衣女子,眸色又沉了几分。

青衣感受到目光,抬眼瞧去,只看到两根白皙精瘦的手指正放下车帘。

马车主人轻声吩咐几句,其中一名护卫领命后朝齐朝谨他们走过来。

齐朝云见有护卫过来,回齐朝谨身旁坐下。

只听护卫说:“这位公子,我家主子邀您三位一同品茶。”

煮茶的女子听到护卫如此说,双唇紧抿,又备了三个茶盏。

不一会儿,马车上下来一位三十来岁的锦衣公子,他身材瘦削,面色苍白,眉宇间带着病色。

锦衣公子双拳随意一握,“有礼了。相逢有缘,可否赏脸一同品茶?”

说完,锦衣公子在齐朝谨那桌剩余的空位坐下,从头至尾都是一副上位者姿态,根本不容他们置喙。

齐朝云本能地觉得这人讨厌,转头看向齐朝谨,却听他说:“多谢。”

齐朝云有些诧异,将目光投向一旁淡定喝茶的青衣,见她风轻云淡,一副从容的模样,自己也跟着淡定起来。

煮茶的女子烧好茶,恭敬地把茶水端过来,给在座四人依次满上。

“不知公子如何称呼?”齐朝谨抱拳施礼。

锦衣男子把玩茶盏,轻轻看了眼候在一旁的煮茶女子,煮茶女子立马答道:“我家主子乃平江侯义弟,名号‘天元公子’。”

“原来是天元公子。”齐朝谨淡淡应了一声。

锦衣男子见他的名号一出,对面男子依旧神情淡淡不卑不亢的模样,旁边两名美貌可人的姑娘更是无动于衷,心里顿时来了气。

他放下茶杯,“不知三位又是何人?”

“我们三人皆是普通江湖路人,天元公子不妨叫我齐三,这是小妹齐四,旁边这位……”齐朝谨沉吟了一下,似在斟酌称呼。

青衣接过话头,利落回道:“青衣。”

青衣的表现实在清冷,天元公子偏偏好这一口,露出一个会心微笑,重复道:“青衣,好名字啊。”

齐朝云看见天元公子的笑,心里升起恶寒,忍不住搓了搓手。

天元公子注意到齐朝云的动静,将笑脸转向齐朝云,说道:“齐四妹妹名虽简单,人却十分出色,你们都是被上天珍爱的人呐。”

“舍妹年幼,当不起天元公子夸奖。”齐朝谨沉下脸来。

天元公子轻哼一声,见三人都不喝茶,故作姿态地端起茶杯,幽幽叹道:“能在荒山野地品到御赐珍品,普通人怕是一辈子都没法做到。”

齐朝云听他这么一说,差点笑出声,他们药王庄什么样的好茶没有,也就这个装腔作势狐假虎威不知深浅的无赖敢在他们面前炫耀。

天元公子什么人?一个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和平江候搭上关系的小混混,之后打着平江侯的旗号游走权贵之间,宛若自己也成了人上人。

齐朝云还在药王庄的时候就听君山表哥说起过这人,现在见到真人,果真同君山表哥说的一样,实在倒人胃口。

青衣不太关注世间的事情,不知道这个天元公子有什么来历,不过她十分清楚,这个人命不久矣了。

没有人接天元公子的话,天元公子把茶一饮而尽,拂袖回了马车。

煮茶女子神色似乎松动了一些,不过她依旧冷着一张脸,把茶具收拾好后跟着上了马车驾座。

“起。”

只听天元公子一声令下,煮茶女子麻利地驾着马车离开茶棚。

四名护卫解开系绳,骑上马追去。

眼见马车走远,齐朝谨对青衣道:“青衣姑娘,此事非同一般,我这里有一些银两,可供姑娘作盘缠,姑娘可自寻去处。”

青衣看着齐朝谨递出的银两,没有接,回了一句:“知道了。”

齐朝谨没反应过来,她这是什么意思,知道了?知道什么了?

青衣见齐朝谨发愣,起身牵马,转头问:“他们走远了,不追吗?”

齐朝谨哑然失笑,看样子她不想退出。

不想退出的还有另一个,就是跟着青衣一起牵上马的“侠女”齐朝云,齐朝云粉唇一嘟,催促道:“三哥还在想什么呢?快追啊。”

自己妹妹什么性子,齐朝谨很是清楚,与其让她假意回去实则偷偷跟随,还不如就把她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有个照看。

至于青衣,齐朝谨言已经表明了意思,更多的他没有劝阻的资格了。

齐朝谨走到她们身边,小声嘱咐道:“此人来头不小,我们不能打草惊蛇,先跟上去,寻个机会查一查他的马车。”

三人驾马离去,前脚刚走,白瑜和魏子安二人后脚到了茶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