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四章付出代价

铜秋墨染 | 发布时间:2021-10-11 23:32:16 | 阅读次数:28233

宛童看了看对面的木槿,意外发现他也在望着自己,尬尴的笑了笑。想起刚他淡漠的脸,她就有点儿抵御。“那就大麻烦童童了”木槿望着一脸不不情愿的女孩。原本就不想跟她呆在两块的,可只要你是让她不很愉快的事情,他都不喜欢去做。“不大麻烦不大麻烦”宛童是也没想起他会征得的想到刚刚他冷漠的脸,她就有点抵抗。。...

宛童看了看对面的木槿,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尴尬的笑了笑。

想到刚刚他冷漠的脸,她就有点抵抗。

“那就麻烦童童了”木槿看着一脸不情愿的女孩。

本来就不想跟她呆在一块的,可只要是让她不愉快的事情,他都喜欢去做。

“不麻烦不麻烦”宛童是没有想到他会同意的,只能忍着心底的不愉快同意着。

还有他叫得那么亲密干嘛,搞得他们很熟的样子。

带木槿慢悠悠的走在走廊里,两人没有任何的语言,气氛尴尬得让宛童难受。

“那个,你干什么的?”为了寻找话题,宛童问了一个智障的问题。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果然下一秒就接收到他看着智障的目光,宛童再也不说了。

尬就尬吧,反正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中午原本热气腾腾的太阳悄悄得躲在了云层里,好像在偷偷看着底下辛苦劳动的人民们。

走廊的柱子上围着假红花,假紫藤蔓......

两个人走了一路后,木槿停下脚步。

想到这个恶毒的女人在听到他的名字后,没有任何反应的表情,就控制不住的想问问她。

问她记不记得那个在她手里世世轮回,没有一个好结局的人。

“你不觉得木槿这个名字很熟悉吗?”

“不觉得啊”看着烦躁的男人,宛童沉思了一会,认真的回答着。

“哼,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木槿冷哼,抬着大长腿快步的离开。

宛童看着他怒气冲冲的背影,一头雾水。

根本不知道木槿在想什么,也没有想到后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莫名其妙”

居然连尊称都用上了,看来事情的严重性不小啊,真是一位脾气古怪的人。

察觉到后面跟上来的人,木槿加快脚步,心底却想着怎么整蛊宛童。

总有一天,他会让宛童记住木槿这个名字,让她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你倒是慢着点走啊,到底是你带我观赏我家,还是我带你观赏我家?”宛童看着越走越快的男人,从走改为跑,嘴里的话一串串的往外面蹦出。

惹得前面的男人浓眉不禁皱起,他觉得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让她闭嘴,嘈杂。

“你能不能......”

“来人啊,有人落水了!”

就在木槿停下脚步,转身要开口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呼救声,幽暗深邃的眼睛看了过去。

鼻尖一道香味飘过,原本还在他身后的女孩已经跑过去。

很好闻,但是在她身上出现,他就觉得并不怎么好闻了。

宛童跑到泳池这边来,表情凝重的看着在水里挣扎的人,问道“怎么回事?”

泳池边围着几个佣人,紧张的叫着,已经有几个人跳了下去救人。

木槿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底冷笑。

不过就是一个佣人罢了,用得着救吗?

“快快”

“你干了什么,好端端的就掉下来了”

“没事吧”

看着被救上来的人,几个关系好的纷纷上前关心着,手里拿着毛巾帮忙擦水。

“你怎么回事?”宛童问着。

“大小姐,我刚刚在这里擦泳池,水太滑……”佣人难以启齿的道。

“下次小心点,还有其他人,下次注意安全再做事”宛童听着她的解释,点点头。

“谢谢大小姐”佣人脆弱的感谢着。

看着眼前这相亲相爱的画面,木槿觉得更讽刺了。

他很讨厌这样的画面出现在他的眼前,特别是里面的人有这个恶毒的女人。

看着站在泳池边的宛童,木槿乌黑的眼眸暗了暗,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

走,快到她身边的时候,因为地上的有水摊,明亮的皮鞋一脚踩上去,身体向泳池里倒去。

在关键时刻拉住了宛童的手臂,宛童重心不稳,两个人“噗通”一声掉进了泳池里。

泛起好看的水花。

“小姐!”

“快快,小姐和那位先生掉下去了”

水底下,宛童奋力的挣扎着,想要游上去,可是木槿好像不会游泳一样,紧紧的抓着她,将她往下面按。

只好伸手抓住他,想带他上去,可是这个人扒的更紧了。

对着他摇头,他就跟没有看见一样,宛童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就算如此,还是奋力的拉着他往上游。

随着“噗通”几声,宛童放开抓着木槿的手,让下来的人带他上去。

自己则气喘呼呼的趴在岸边,看着同样趴在岸边的人,脸色不是很好。

被扶上来的两个人狼狈的趴在地上吐着水,周围的人上前关心的给两个人递上毛巾,询问着两个人的情况。

木槿拿着白色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水珠,低着头,勾人的瑞凤眼闪过阴暗,好看的唇角勾起得意的笑。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不小心,走个路都能掉水里去”急急赶来的四个父母,李艳首先开口。

“没事,一场意外”宛童说完看向木槿,居然发现他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老妈,就跟自己欺负他一样。

“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童童”声音柔弱可怜

“……”

看着一朵大白莲即将在她的面前开启,宛童眼神危险的眯了起来。

“呵”宛童不屑冷呵。

“童童!木槿,你别怪童童,她对待别人不是这个样子的”宛岩不满的看着宛童,转而看向木槿道。

也不怪宛童的父亲会这么维护木槿,毕竟从外表看,他就是那种正直、正气的人。

哪像她,在老爸的眼里就是一个惹事精。

“宛大哥,你别这样说,肯定是木槿的错”木华是什么人,自然是察觉到了自己儿子的异常。

还有他什么时候不会游泳了,他这个亲爹怎么不知道,那摆在家里的冠军杯难道是假的不成。

看着略显得意的木槿,宛童知道她和他的纠葛算是结下了,他们从此没完!

......

偌大的客厅里,木槿一家回去后,李艳叫佣人们退下,看着慵懒的宛童。

“跪下!”声音凌厉

“妈……”宛童知道现在的事情才刚刚开始,背脊挺直从容的跪下。

“说,昨天你怎么就没有忍住自己的手了呢”李艳手里拿着材质很好的鞭子,看着跪在地下的人,质问道。

“妈,你不是知道的吗?”宛童看着自家老妈手里的东西,眼里闪过害怕。

“你还骄傲上了,是不是!”李艳拿着鞭子一把打在地上,吓得宛童缩了缩脖子。

“不要以为你身手不凡,就没有人打的过你,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遇到这种情况,第一时间报警,让警察来处理,知道没有?”李艳看着被吓到的人,忍着想要放过她的念头。

这一次一定要她知道什么叫危险,太有恃无恐了。

“妈,我知道了,下次不敢了”宛童乖乖投降“我那时候太着急了,根本没有想过那么多”

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弱,不敢看自己老妈能杀人的目光。

“小葵怎么样了”

“她没事”宛童低着头,闷声道。

“艳艳,来,吃我给你做的爱心水果盘”

宛岩英俊的脸上挤满笑容,却多了几道皱纹,手里抬着摆放好看的水果盘,像奴隶一样献媚的看着李艳。

“放桌子上吧”

“是”

宛童看着老妈如女王般指挥着老爸,表示已经习惯了。

“你知道错了没有?”李艳抬起染着红色贵气指甲的手,拿起一块西瓜,看着宛童问道。

“妈妈,我知道错了”宛童用力的点着头,小心翼翼嗯回着。

“行吧”李艳“施舍”一点点给宛童,毕竟是自己女儿,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她很有罪孽感。

在老爸老妈那里蹭吃蹭喝饱后,宛童又灰溜溜的滚回了家。

输入密码,打开门,已经不见落葵的身影,看样子早已经回家了。

可是昨天的事情她还没有弄清楚呢,她和白苏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跑去喝酒。

对面的别墅,木槿站着落地窗前看着宛童的身影,瞳孔急骤收缩,猛的转过身来。

“不知羞耻”闭着眼睛,嘴里说着这句话。

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是耳尖却红了起来。

对面的宛童根本不知道木槿在偷偷的看着自己,疲惫的她快速的换上衣服,向洗手间走了进去。

温热的水顺着头往下流,洗去了宛童的一身疲惫,仰着头,哼着曲儿。

快速的冲了一个澡,擦着头发赤着脚走出来。

在看见落地窗对面站的男人后,擦头发的手一顿。

打开窗户走了出去。

“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宛童迟疑一下问道。

“你说呢?”木槿高傲的挑着眉,嘴边带着勾人的笑。

可是红透的耳垂却不如他表面那样平静。

在看见她一身睡衣出来的时候,脑海里好不容易挥出去的画面又涌了进来。

“木!槿!你个登徒浪子”宛童气急,隔空大吼着。

“我......”

“你无耻、混蛋!”

打断木槿的话,转身离开并以最快的速度拉上窗帘的人,气的眼眶微微红了起来。

木槿的心情很不错,转身进了房间,坐在沙发上,想着宛童气急败坏的样子,眉眼的冰冷化开来,越想心情越好。

可是想到她刚刚带着哭腔的声音时,居然觉得有点愧疚。

再想到与自己的那些伤痛来说,根本不值得他产生同情心。

躲进房间的宛童越想越羞,她怎么就忘了拉上窗帘呢,现在好了,被看光了。

气愤的向书房走去,打开电脑,只有工作才能麻痹她。

夜晚,悄悄来临,宛童还在努力的赶着做策划案,休息了周末两天,她的工作就跟作业一样,堆成了山。

今天晚上可能又得熬夜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